安心如再次回到宴会厅时,整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安心如随意走到宴会的一个角落,坐在那,默默地喝着红酒,看着周围的一切,眼神却总忍不住,时不时就又跑到顾城身上。

    安心如有心懊恼,明明宴会厅里有这么多人,明明自己不想去看顾城,为什么眼神总会不自觉就落到那个男人身上去了呢?

    安心如越想越不通,索性不再去想,开始一个人喝起了闷酒。

    顾城正在和一些商场上经常合作的人打招呼,寒暄。突然注意到,安心如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一个劲地喝酒,顾城的眼变了变,赶快随意结束掉那些无聊繁杂的聊天。

    便迈着一双大长腿,直直地朝安心如走过去。

    顾城一走过去,站在安心如眼前,取掉安心如手中正准备灌入的酒,冷声道,

    “我让你过来是做什么的?这么快就把我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

    安心如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顾城,愣了愣,又摇了摇头,以为是自己酒喝多了,出现了幻觉。

    又重新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个装满红酒的杯子,准备接着喝,排掉心里的那股慌乱和焦躁不安。

    顾城见安心如完全不理会自己,还又拿起另一个酒杯,准备接着喝,脸色一沉,心里升起一团怒火,一把又抢过安心如手里地杯子,“啪”地一声放在桌子上。

    “安心如,你在做什么?!”

    顾城稍稍提高了音量朝安心如质问道。

    安心如这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不是幻觉,是真真切切的人,顿时清醒,怔怔地看着顾城,解释道,

    “我以为已经聊完了,我可以自由活动了。”

    顾城看着一脸郁郁寡欢的安心如,猜想安心如大概是不喜欢继续待在这种地方,便把安心如一把从座位上拉起来,

    “走吧。”

    安心如不明白顾城怎么突然又要走了,可能因为酒精的缘故,安心如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任由顾城牵着自己的手,从大厅穿过,走出了酒店。

    出了酒店,安心如稍微有些清醒,看着顾城,不解地问道,

    “宴会不是还没有结束吗?就这样走了没有关系吗?”

    顾城停下来,转身看着安心如,面目表情地说道,

    “我不想等会带个醉鬼回去。”嫌弃了安心如一番后,便有转身走向车的方向。

    被顾城这样一说,安心如因为酒精本来就有些红的脸,一下子红得更为厉害,但又无力反驳顾城的话,只能是怒气冲冲地看着顾城的后脑勺。

    顾城考虑到要开车,宴会全程都没怎么喝酒。

    顾城坐上车后,安心如站在车窗外,还有些不知所措,因为顾城刚刚好像有些生气,所以安心如在犹豫到底坐哪?

    顾城看着窗外,一脸迷茫的女人,顿时又有些火大,直接打开副驾驶的门,安心如见门打开了,才有些忐忑地坐了进去。

    顾城一路疾驰把车开回了别墅。

    两人一回到家后,安心如便坐在客厅沙发上有些发呆,大概是坐车的缘故,酒精被激起来,安心如有些迷迷糊糊,头也晕乎乎的,顾城看也不看安心如一眼,便上楼去了。

    第二天,安心如起床便看见顾城从家里的健身房走出来,大概是运动了许久,顾城满脸挂着汗珠,看了一眼迎面而来的安心如什么也没有说,便回了房间。

    安心如有些忐忑,在心里埋怨自己,昨晚不该喝那么多酒的,没想到那些红酒的后劲那么大。

    为了安抚生气了的顾城,安心如特意做了一顿早餐,等顾城洗漱完后过来一起吃。

    顾城走到餐厅后,看着桌子上的早餐依旧什么都没有说,沉默地吃完早点便又回到自己书房。

    安心如在顾城吃早餐的时候,一直偷偷地观察顾城的动作和表情,直到顾城吃过早点后,安心如都没发现顾城的情绪有任何变化。

    安心如也无计可施了,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坐在沙发上,托着脑袋,冥思苦想。

    过了一会后,安心如收到一条短信,是丈夫程旭发过来,催自己回家的事,安心如猜到,丈夫估计又是为了房产证的事。

    有些心累,安心如揉了揉太阳穴,又在沙发上坐了许久。

    过了一会,安心如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从沙发上站起来,直直地朝顾城的书房走过去。

    安心如敲门进去以后,顾城并没有开口问安心如,书房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安心如看着安静严肃工作的顾城,有些不好打扰。

    便想等顾城工作完了以后才开口,正准备悄声离开,顾城却开口了,

    “什么事?”

    安心如停下脚步,转过来,看着顾城的脸,才鬼使神差地把自己接下来的复仇计划说给顾城听,便开口道,

    “这几天,我查到我丈夫在准备一个投资,最近一直在筹钱。”

    顾城没有说话,只是从安心如口中听到“我丈夫”几个字的时候,眼神稍稍暗下去,沉默不语地继续听着安心如说。

    安心如继续说道,

    “那个投资,其实我们单位最近也正准备调查这个投资项目,其实就是一个操纵国际原油的市场价格,一个操盘,为的就是集资骗钱,是丈夫一个堂哥介绍给他的。”

    安心如小心翼翼地看了顾城一眼,怕他其实并不想听自己说这些话,见顾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才继续说道,

    “他现在为了筹钱,一直在逼迫我交出房产证,所以,我想赶快把房子转出去。”说完这句话以后,安心如一脸认真地看向顾城。

    顾城了然,冷冷地开口问道,

    “然后呢?”

    安心如见顾城问自己了,立马说道,

    “我想把房子压给你的公司,可以吗?”安心如说得格外的认真。

    “那接下来呢,又怎么打算?”顾城耐心地听着安心如所谓的复仇计划,脸色却越来越不好。

    安心如似乎是没有察觉到,大概是陷入了即将要复仇的快-感当中,安心如就连说话都比刚才要走精力。

    “然后,然后我会在公司很跟进调查这个投资项目的工作,到时候收集这个项目的犯罪证据,等到丈夫投资以后,再逼着丈夫堂哥把这笔钱吐出来,到时候,无论是谁捞不着好处。”

    安心如有些得意地说着,说完后,笑着转头看向了顾城。

    却没想到,顾城沉着一张脸,眼里带着怒气,看着安心如就斥声道,

    “你是不是没有脑子?”

    面对顾城的怒火,安心如有些不明所以,不懂自己的计划哪里出了问题,面带疑惑地问道,

    “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顾城冷冷地看了安心如一眼后,便又转头看向车的前方,解释道。

    “你觉得真的会是你那所谓的堂哥在操盘吗?”

    安心如听到顾城的话,更加不理解了,追问道,

    “不是吗?我和他聊天的时候,他还一直作为股东方邀请我投资呢。”

    顾城冷哼一声,解释道,

    “凭我的了解,他也就是一个下家。”

    “怎么会?”安心如有些不敢相信,如果丈夫堂哥不是这个投资的策划人又怎么会找她丈夫投资呢?

    她越来越搞不明白这个所谓的投资,水到底有多深。

    “如果是操纵一个其它的东西也就罢了,要是国际原油价格,他还不够格。”

    顾城毫不掩饰地表达出自己的鄙夷,嘲讽道。

    “那背后主谋到底是谁?”安心如听着顾城的话,也有些不相信自己丈夫那堂哥会有那么大的本事,操纵一个国际原油价格。

    她想听听顾城的分析,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看着顾城,等着顾城的回答。

    “肯定是一些狠角色,这些投资的钱,到最后也都是送到他们手上。”

    顾城漫不经心地解释道,看见安心如越发沉重的脸,也不再多说什么。

    听完顾城的分析,安心如有些灰心了,刚开始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到现在才明白,一切原来都那么难,光是这样一个投资事件牵扯的水都那么深,复仇计划真是一点都不简单。

    安心如在心里灰心地想,可是一想到丈夫程旭和婆婆一家人,做了这么多恶事,到头来还要过上好日子,继续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安心如心里就愤愤不平。

    安心如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没事,万事总是开头难,如果可以,那就把整个投资项目的人全部扳倒。

    这样一想,安心如眼里刚灭下去的火,又重新燃起来了。

    顾城看着眼前天真的女人,冷冷笑了一声,出声打击嘲讽道,

    “你连自己丈夫一家人都对付不了,还妄想对付那些凶狠的操盘者?”

    顾城这话,就像一盆冷水,狠狠地泼在了安心如头上,给了安心如当头一棒。安心如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连她们我都对付不了,谈何去扳倒那么大一个团伙,我果真还是太天真了。

    安心如在心里自嘲道。

    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又被彻底浇灭,而且这一次一点复苏的迹象和可能都没有了。

    安心如坐在副驾驶上,沉默不语,表情落寞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