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心里有些疑惑,顾城鲜少主动联系自己,不知道这此联系自己是为了什么。

    安心如有些忐忑地接过电话,但顾城并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安心如才主动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才开始说话,语气冰冷地问道,

    “安心如,你还记得自己的职责吗?”

    安心如一愣,听出了对方不满的声音,才想起来与顾城的约定,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顾城,也许久没有去过顾城的别墅。

    “今天晚上给我回来。”顾城又极其不耐烦,强硬地命令道。

    安心如知道顾城不高兴了,听顾城要自己晚上回去,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但还是不得不答应,安心如正准备说话。

    便听见对方那传来一阵忙音。

    安心如心里汗颜,对着已经挂掉的电话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挂电话挂得真够快的。”

    安心如回到公司,一下午都在想晚上要去顾城那的事,心里有些紧张害怕,不知道顾城要做什么?担心了一个下午,终于熬到了下班。

    安心如在公司楼下,直接打的赶过去,快马加鞭,生怕又惹那个男人不高兴。

    虽然安心如已经很快地赶过来,站在门口,掏出许久没用的钥匙卡,深吸了几口气,鼓足勇气才打开门,不想门却直接从里面打开了。

    安心如抬头一看,顾城一脸不满地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自己,心里更为紧张,

    “我来了。”

    安心如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打招呼,更何况对着顾城那一张千年不化的冰山脸,只能是僵硬地说了一句。

    顾城看了看安心如,便转身回到客厅,全程没有说话。

    安心如跟在后面进了门,看着顾城修长的身影被影子拉得长长的,自己站在影子中,好像这段时间以来的疲惫,不知不觉消散了许多。

    “安心如,你还记得自己的职责吗?”顾城坐在沙发上,一张薄唇轻启,声音清冷地问道。

    安心如有些不敢看顾城,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和婆婆丈夫周旋,真的已经快要忘了和顾城的交易。

    “对不起。”

    “哼,一点做情妇的样子都没有,怎么这还需要我教你吗?”顾城完全不买账,依旧厉声斥责道。

    安心如有些惊讶,她还是第一次看见顾城发脾气,虽然以前说话也都不客气,但像现在这么明显的把情绪暴露出来还是第一次。

    安心如怔怔地抬头看着顾城,发对面的男人,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看,眼神虽然没凌厉但总感觉有些迷离。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最近真的太忙了,不是说好等我父母安顿好的吗?再过段时间我就会好好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安心如安抚地说道。

    顾城一听安心如这话,眼色一沉,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安心如旁边,弯下腰,一把捏住安心如的下巴,眯了眯眼睛,

    “安心如,几天不见,你胆子变大了。”

    安心如被迫近距离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温热的气息扑在鼻尖,有一股淡淡的酒香传过来,安心如才发现原来顾城有些喝醉了。

    察觉到顾城是喝醉了,安心如心里反倒没有那么害怕了,轻声安抚道,

    “你喝醉了,我扶你上楼吧。”

    顾城大概是真的有些醉了,什么也没有说,任由安心如把自己扶上二楼。

    安心如费了九牛二虎之劲终于把好自己一个头的顾城扶上了二楼,推开-房间门,把顾城放在床上,让他坐在床边。

    又去了浴室,拿了一条毛巾弄湿,准备给顾城擦脸。

    顾城坐在床边依旧有些不满,眉头紧紧皱着,等安心如出来以后,顾城已经倒在床上了,安心如走过去,有些无奈,把毛巾展开,敷到顾城的脸上,轻轻地给他擦洗。

    顾城的皮肤非常好,明明是个男人,皮肤却细腻光滑,但有一点都不娘气,反而给人一种这样就该是这样的感觉,安心如心里腹诽道,她自己皮肤其实也特别好,比顾城更白皙光滑,但除了天生以外,安心如自己也很注意保养,看到顾城的皮肤,安心如心里有点小小的嫉妒。

    顾城闭着眼睛,享受安心如贴心的服务,感受到有些温热的毛巾轻轻地敷在自己脸上,好几天以来的不满和烦躁也淡了许多。

    安心如将顾城的脸仔仔细细地擦洗了一遍,正准备起身离开时,顾城却一把拉住安心如拿住毛巾的手,猛地起身,把安心如按在床上。

    顾城眯着眼睛,眼神迷离,看着安心如那张白皙的小脸,慢慢靠近,轻轻咬住了安心如的薄唇。

    安心如一震,想推开身上的男人,但一想到两人之间的约定,安心如已经伸出去的手,还是慢慢收回来了。

    顾城轻轻地摩挲着安心如的嘴唇好一会儿,才开始慢慢地舔弄,安心如虽然有些不自然,但还是感觉到了顾城的变化,这个吻格外的温柔,没有一贯的霸道和粗暴。

    顾城一手抓住安心如的手腕,一手微微撑起身子,大概是怕压着安心如太重了。

    在嘴唇上摩挲了好一会儿后,顾城才慢慢进攻,撬开安心如的牙关,用自己的舌头逮住安心如的舌头,一圈一圈地绕着,安心如觉得有些太暧昧了,有点接受不来,正想推开顾城,男人便自己离开了,把头放在安心如的肩头。

    安心如甚至能感觉到顾城的鼻息,顾城却像是真的醉了,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感受到安心如的气息才慢慢安静下来,伏在安心如耳边,用他那声音低沉而又充满磁性地声音,轻轻地叫了一句,

    “安安。”

    安心如听到“安安”两个字,顿时征住了,安心如震惊地转过头来,看着顾城的侧脸,两人离得格外的近。

    安心如有些意外,“安安”是她的小名,已经好久好久没人这样叫过她了,顾城怎么会叫她的小名呢?安心如一想,大概是顾城今晚喝多了,发酒疯,胡乱叫出口的。

    这样一想,安心如也不再好奇,没有再多想。

    安心如看了看顾城,拿食指指着顾城的鼻子,说道,

    “已经十年没人这样叫过我了,今天倒是让你占了便宜。”

    说罢,安心如打算挣脱顾城的怀抱起身,刚坐起身来,顾城察觉到安心如的意图,一用力气,便又把安心如按到在床上,安心如偏头看着已因为酒精的缘故已经闭上眼睛了的顾城。

    再次尝试起身,没想到顾城更用力环住了安心如的腰身,安心如见挣脱不开,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作罢。

    安心如躺着没有再动,静静的睡在顾城身旁,顾城把手楼得更紧,嘴角微微上扬。

    第二日,顾城早早就醒来了,一睁开眼,看见安心如就静静地躺在一旁,心情大好。

    顾城扭头静静地注视着安心如的睡颜,过了好一会儿,忍不住轻轻凑过去在安心如的嘴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安心如大概是真的累了,并没有丝毫反应,依旧沉沉地睡着,顾城偷吻过后,便一手撑着脑袋,静静地注视着安心如的睡颜。

    过了许久,安心如动了动身子,眼睛轻轻一皱,顾城见状,知道安心如马上就要苏醒,立马又转身,躺下,装作睡着了的模样。

    安心如睁开眼睛后,看了看背对着她的顾城,揉了揉眼睛,便轻声起床下了楼。

    安心如洗漱一番后,便进了厨房,打算做个早餐,想着顾城昨晚喝醉了,安心如还特意煮了一碗醒酒汤,又在厨房忙了好一会。

    安心如把饭菜端出房门后,顾城已经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

    安心如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对着顾城,

    “过来吃早饭吧!”

    顾城抬头看了一样,放下报纸,走过来坐下,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微微蹙了蹙眉,一脸嫌弃的模样,

    “这卖相真不怎么样。”

    安心如见顾城一脸嫌弃的样子也很不爽,瞪了一眼顾城又走进厨房,把醒酒汤端出来,摆在顾城面前,

    “这是醒酒汤,你喝点吧。”

    说完走到顾城对面坐下,顾城看着眼前的碗,迟疑了一会儿,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才不满地说道,

    “你熬汤的时候,是想借机对我下狠手吧?这么难喝。”

    安心如吃着饭菜,听到顾城突然来这么一句,抬头看了顾城一眼,心里愤然,安慰自己道,

    ——不要和这个人计较,认真你就输了。

    安心如没有说话,继续吃着自己的。

    顾城过了好一会,动手夹了一筷子饭菜,皱了皱眉,又把每一个碗里的饭菜都尝了一遍,安心如看着顾城的一举一动,等所有的菜都试了一遍,顾城放下筷子,看向安心如,

    “这个菜太淡,这个菜太腻,这个菜却又太咸,每一个菜不仅卖相不好,味道也差远了,不是煮过了,就是味道不够。”

    顾城难得说了一大段话,声音依旧清冷,但说的全是嫌弃吐槽安心如饭菜的话,安心如听着,怒穆而视,三下五除二便吃掉自己饭菜,去客厅沙发坐下。

    顾城也不再心,他今天心情特别好,虽然面无表情,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嘴角即便在说着拿着恶毒的话时,也是微微上扬的。

    顾城吃过早餐后,便起身离开了,回书房工作,安心如见顾城走了以后,起身收拾桌子。

    安心如走到桌子一旁时才发现,所有的碟子碗都空掉了,安心如有些狐疑,看了看桌子上的空盘子又看了看顾城刚刚离开时的方向,吐槽了一句,

    “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