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从咖啡厅出来以后,便打算联系了程旭堂哥——程浩。

    安心如想知道丈夫究竟在和这个堂哥在搞什么投资,但知道丈夫又不可能告诉她,所以只能是从这个堂哥身上调查看看了。

    安心如提前回了家一趟,去丈夫程旭房里,在抽屉里翻到了,程浩名片,安心如把号码记在手机上后,便又离开了家。

    安心如按着刚存上的号码,拨过去。

    电话那头很快就接听了,传来一个嘶哑难听的声音,一听便知道是烟抽多了的那种。

    “喂,哪位?”

    “你好,请问是程浩先生吗?”安心如客气地问了一句。

    那边似乎有些不耐烦,语气透着烦躁,又问了一遍安心如,

    “是,你又是?”

    “我是程旭的妻子,安心如,你还记得吗?”

    那边似乎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来,

    “啊!弟妹啊!怎么了?怎么想起来联系我了?”

    程浩听到是安心如,态度立马变了,开始殷情地搭讪。

    “堂哥好,听程旭说你最近过来萧市了,就想着找个机会见个面,刚好有些事想问问堂哥。”

    安心如努力忍着内心的恶心感,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量温和有礼,如若不是为了调查程旭的投资,安心如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和这个堂哥程浩有半点联系,更别说见面了。

    电话那头一听安心如要约自己,顿时脸上堆满了令人作呕的笑容,连忙回答道,

    “那好啊,那弟媳你说个时间和地点,到时候我尽量赶过去。”

    在商场混久了,该摆的谱,程浩也一点都不少,嘴上说尽量赶过去,心里却早就已经迫不及待。

    “那好,到时候挑好了地方我会发短信给你,请记得一定要要来。”

    安心如打着电话,笑了笑,眼神却没有一点温度。

    第二天早上十点,考虑到程浩财大气粗的身份,安心如挑了商业街一家叫“盛世美颜”的咖啡厅,是附近比较好的一家咖啡厅。

    然后发短信告诉程浩地点位置,程浩如约而至。

    安心如提前半个小时便在这等着了,程浩远远就看见了安心如,没办法,安心如实在是太吸引人的眼球,他一脸贼笑地朝着安心如走过去,

    “嘿,弟媳,好久不见,越发漂亮了。”

    安心如听到声音,抬头看过去,原本面目表情地脸,立马伪装成开心的样子,笑道,

    “堂哥来了,坐。”

    程浩坐下后,两人点了咖啡厅里的招牌咖啡。

    安心如不好直接开口去问有关那个项目投资的事,便僵硬着聊了好几句,才开口问道,

    “堂哥,我想问你点事?”安心如一脸难为地问。

    “好啊,你问。”程浩一脸色眯眯地看着安心如,心情大好,以前从亲戚那听到,自己堂弟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妻子,本来不想应堂弟的约的,听到弟媳长得漂亮,想去一睹芳容最后才答应的。

    自从那次见过安心如以后,每次参加聚会挑选女伴时,都会不自觉想到安心如。

    “是这样的,我程旭说最近你们在弄一个投资项目,我想了解一下这个项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为了不让程浩起疑心,安心如撒谎是程旭告诉自己的。

    程浩一听,点了点头,喝了一口咖啡,就开始夸夸其谈。

    “我和你说啊,这个项目真的特别赚钱,我也是看程旭是我堂弟,我才介绍给他的,你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着和我要这个项目,我都没给。”

    安心如配合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对程浩的牛皮鄙夷得很。

    “那还真是谢谢堂哥了。”

    “这个项目啊,稳赚不赔,只需要投资,便可坐等收钱。我们通过调节国际市场的原油价格,收取中间的差价,给给为投资的股东分红,是不是很轻松就能赚大钱。”

    程浩说得颇为得意,把项目吹得天花乱坠。

    听到程浩说,是通过国际市场原油,安心如突然想起来,她们单位最近正在在调查一个有关国际市场原油价格的事件。

    安心如知道堂哥程浩所说的“调节市场原油价格”,就猜想到,估计就是她们单位最近要负责的案件。

    程浩依旧不管不顾地在那头吹嘘这个项目有多好多好,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像极了一个传销组织的头目。

    安心如在心里冷哼一声,

    ——什么投资项目,只不过就是一个操盘,一个炒国际原油的操盘,说得那么好听,这个操盘实际上就是一个集资机构,专门骗那些整天做着发大财的白日梦的人。

    安心如心里了然,但什么也都没有说,反而,笑了笑,

    “这么好啊,感觉真的可以坐等收钱的样子。”

    安心如表现出一副对着项目非常有兴趣的样子。

    程浩一听安心如对此有这么大的兴趣,也大受鼓舞,说得更加天花乱坠,还大力邀请安心如投资,

    “对啊,弟媳也加入这个投资吧,保准你可以赚钱赚到手软。而且,这个投资特别简单,只需要你投入资金,什么都不用做,全部交给我们,我们到时候年底分红,就可以翻几倍。”

    安心如听着程浩的话,心里觉得有些可笑,真是够不要脸的,可是表面上,安心如还是得装出一副,自己是有心想要投资的样子。

    安心如看了看程浩,一脸为难,欲言又止。程浩看出了安心如的为难,不解地问道,

    “怎么了?有什么难处吗?”

    “是这样的,虽然我很想投资,但是,我们家的钱一直都是程旭在管着,我手上其实没什么钱,没有能力来投资这个项目。”安心如说着还摆出一副很舍不得的样子。

    程浩皱了皱脸,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咖啡,什么也没有说。

    安心如又立马接着说,

    “其实,堂哥呀,不瞒你说,我们家其实手头上还是有些资金的,但是迟迟没有投资,是因为程旭对这个项目还有疑问。貌似对堂哥也没什么信心,堂哥前几年的生意一直不怎么赚钱,他有些担心,所以一直拖着堂哥没有投资。”

    安心如睁大一双眼睛观察着对面人的表情和情绪变化,心里步步为营,说话的时候也装作唯唯诺诺的样子,说得一脸小心翼翼。

    程浩一听安心如这话,脸色的表情顿时有些难看。他早就知道这个堂弟一直看不起他,觉得他没读过大学,不如他。听了安心如的话心里越发的不舒服,黑着一张脸就像是被人当面打了几巴掌一眼,冷冷地说道,

    “是吗?难怪我说他嘴上一直推脱的呢。”

    心里却早已怒火中烧,对于程旭的行为极度不满,但又不好当着安心如的面子发火,只是说话的温度都寒了几分。

    安心如很满意程浩的反应,低头装做喝咖啡的时候,忍不住笑了笑,心里有一丝愉悦。

    安心如离间程旭和程浩两人之间的关,让程浩对程旭产生不满以后,便又紧接着下一步计划。

    “其实,程旭的担忧我也能够明白,程旭其实也很想加入,但每个人在想赚大钱的时候,要是人愿意带着我们,怎么肯定是好事一件,可,往往在这个时候,大家反而特别敏感,心思变得更容易起疑。”

    安心如一本正经的在胡说八道,程浩听得有些不明所以,面露疑惑地问道,

    “什么意思?”

    “其实,就是,你想啊,当我们在被人带领去赚钱的时候,能让我们最信服的点是什么?就好比说,你要学艺,肯定得找一个技艺高超的师傅,想要说服这个徒弟,就必须择其所好,用对方感兴趣的东西吸引人,对不对。”

    安心如说完以后,不由自主地擦了擦其实是干净的额头,已经解释得够委婉了,再听不懂,她也不知道再比喻句也用的很到位,安心如觉得自己快把自己毕生的语文基础实力给用尽了。

    程浩听完安心如的话后,在心里琢磨了好一会儿,才突然领悟安心如的意思,

    原来自己那个堂弟迟迟不愿投资,是因为自己在他面前表现不够像有钱人,他觉得自己没钱,所以才这样一直没有答应。

    两人,一个安静地琢磨下一步动作,另一个则苦思冥想自己哪里表现得不够豪气。

    安心如见差不多了,又说道,

    “堂哥这个项目是真的很诱人啊…我要是也有钱该多好,我肯定会投资的。”安心如艳羡地感叹道。

    程浩听到安心如这么相信,这么想要投资,心里越发得意,嘴上接话道,

    “是啊,多可惜啊…”

    “堂哥,要不你和程旭说说,他应该比较信你的话,只要你好好和他说,我觉得我们家也可以投资这个项目。”

    安心如摆出一副极其认真的模样,一双眼睛水波潋滟,看着程浩。

    程浩对上安心如的眼睛,笑吟吟地答应,

    “改天找个机会,我和程旭好好说说。”

    “那就谢谢堂哥了。”

    “哈哈,不用不用,弟媳你如此为程旭着想,如此为这个家着想,真是个贤惠的妻子。程旭真是幸福啊!”程浩大肆夸奖着安心如,一脸羡慕地说着。

    “没有,只是觉得有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不想让它白白溜走了。主要还是谢谢堂哥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

    安心如装作一副感激的模样,把话说得极其漂亮。程浩被安心如逗得一乐一乐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被骗了。

    商量完事情以后,安心如实在是戴不动那个虚伪的面具,以工作为由便离开了咖啡厅。

    走回公司路上的时候,安心如手机响了,安心如拿起手机一看,是顾城打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