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中午时,安心如接到张-健的电话。

    “心如,你让我查的事情有些眉目了。”

    “真的,太感谢你了。”这算是这段时间里,安心如接到的唯一一个好事的电话,安心如阴沉了几天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不用不用,我现在手上收集了许多资料,你什么有时间?我拿过去给你。”

    “今天中午可以吗?找个咖啡馆坐坐。”安心如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那些资料,现在但凡手上多一点筹码,局势也不会再那么被动。

    安心现在正在一步一步加紧对丈夫和婆婆一家人的报复,只要拿到丈夫和莹莹的出轨证据,必要的时候,会是她手里一张重要的王牌。

    最后,两人约好中午一起在商业街的一家咖啡馆坐坐。

    安心如打完电话后,从茶水间回到办公桌的时候正巧碰上了秦主任,这段时间秦主任虽然没有给她好脸色看,但也没怎么刁难她。

    安心如生硬礼貌地打了了一声招呼,

    “秦主任好。”

    秦主任冷冷地瞥了一眼安心如,眼里的恨意依旧明显,冷哼了一声,淡淡地回应道,

    “嗯。”

    安心如也不以为意,拿着手机回到座位上,坐等下班。

    中午一下班,安心如连午饭也没吃便赶去了和张-健约好了的那个咖啡厅。

    张-健走过来时,一眼便看见了长相气质都出众的安心如,走过去打招呼道,

    “嘿,心如,女神依旧这么漂亮,大老远就看见你了。”

    面对好友如此直接的夸赞,安心如笑了笑,调侃道,

    “干这个行业是不是会让人嘴倒是越来越甜?”

    “心如你都会调侃我了。”

    “喝点什么?”安心如把菜单递过去给张-健。

    两人点好咖啡后,便回到正题。

    “心如,关于那个莹莹,我能查到的都在这里了。”

    说罢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过去给安心如。

    “辛苦你了,张-健,有机会一定要请你吃饭。”安心如觉得自己真的麻烦了张-健太多了,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安心如接过信封后,打开,里面放有厚厚一踏照片。

    安心如把照片全部拿出来,一张一张地翻看,全是丈夫和莹莹的照片,两人去酒店的,去商场的,去饭店的,每张照片上,两人都是动作亲密,一直紧紧地黏在一起。

    安心如懒得看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快速翻过去。

    翻到了最后几张时,安心如的动作慢下来了,在其中有一张是丈夫陪莹莹去医院做产检的照片,丈夫全程小心翼翼地护在一旁。

    翻到最后一张的时候,是丈夫在莹莹的产检手册上,父亲那一栏的亲笔签名照,安心如越发觉得奇怪,丈夫到底是无能还是真的为了莹莹,对她守身如玉?

    安心如怔怔地看着照片上程旭的签名照。

    张-健见状,知道安心如心里不好受,便告诉安心如,

    “这张照片是最重要的,加上其他各种照片,足以构成婚内出轨的证据材料。”

    安心如点了点头,把照片放在一旁,又偏头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些照片。

    张-健看着自己女神,遭受这么大的伤害,一顿心疼,有些打抱不平地建议道,

    “心如,你拿着这些照片去法院起诉你的丈夫,一定可以赢的,而且,说不定可以拿到更多的赔偿。”

    赔偿?

    安心如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冷笑,赔偿怎么够?丈夫和莹莹害得自己的父亲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她怎么可能会只满足于赔偿呢。

    她要的是两人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为父亲报仇,否则她心里的恨意难平。

    张-健并不知晓安心如的心思,只是一心想着要替女神讨回公道,又好心地建议道,

    “心如啊,你还记得当年的李毅吗?”

    安心如一边蹙眉看着照片,一边听着张-健的话,漫不经心地答道,

    “嗯,怎么了?”

    “他现在可是有名的大律师,专门负责诉讼这一块的,你去找他,这场诉讼不仅稳赢,而且绝对赢得漂亮,到时候你就能甩掉这个丈夫,出一口恶气。”

    张-健义坐在对面,愤填膺地说道。

    安心如并不打算去起诉丈夫,她现在手上拿着这些资料,是为以后对丈夫和莹莹更大的“回礼”做准备。

    所以,对于好友张-健的建议,安心如只是听着,并没有回答。

    大概是看出了安心如有些心不在焉,张-健不再提这件事,喝了几口快要冷掉地咖啡,轻声安慰道,

    “心如啊,你也不用这么难过,天下好男人多得是,这种男人不值得你为他难过伤心。”

    安心如听了好友的话,知道好友误会了,抬头笑了笑,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没有难过。

    “啊!对了,你上次让我查的关于莹莹的资料,这一次有了些结果。”

    张-健突然想到这件事,这段时间除了调查安心如丈夫和莹莹两人之间的关系和出轨照片外,他在跟踪莹莹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些问题。

    “真的,怎么样了?”安心如一听有了结果,立马把自己的思绪从丈夫与莹莹,还有她们之间的孩子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这个莹莹还真是不简单呐!”张-健一边说一边摇头,撇嘴,似乎很嫌弃小三莹莹。

    安心如有些好奇,这个莹莹到底做了什么,看好友的反应,心里猜测道——接下来的话题,大概非常有趣。

    “怎么了?有什么收获?”安心如把双手撑到桌子上,对张-健接下来的话题非常有兴趣,有些急切地追问道。

    “你知道吗?我拿着你上次给我那资料,顺着那资料去查,发现了许多有意思的事,这个莹莹原来不止你丈夫一个情人,原来她同时还被另一个人包养了。”

    张-健神神秘秘地告诉安心如,丢出这样一个重磅消息。

    听到莹莹与丈夫在一起的同时原来还和另一个也勾搭在一起了,安心如有些惊讶,她一直以为莹莹非常爱自己丈夫,两人也是情投意合,没想到原来还脚踏两只船。

    安心如觉得事情越发的奇怪,也越发的有意思,心里顿时又产生了许多疑问,不知丈夫是否也知道这件事?

    好友张-健又忍不住感叹道,

    “你看看,还真是出轨的人也在被出轨,自己在出轨的时候,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头顶上是否也有一个绿帽子。”

    张-健的话还真是总结得非常到位,听到这话,安心如也深有同感,在心里感叹道,

    还真是啊,丈夫出轨了莹莹,自己现在是不是也算出轨了顾城呢?想到顾城,安心如突然发现自从住院以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而且啊,这个莹莹所勾搭上的另一个人,还是一个老板,姓王,在萧市还有一定的地位。”

    安心如点了点头,心里越发好奇这个莹莹和丈夫之间的感情和关系,莹莹为什么傍上这么个大老板,为什么又要和丈夫在一起呢?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内幕和阴谋?

    “这个王老板啊,对这个莹莹啊,还非常好,经常送她一些名牌衣服,收拾,还把私下的一栋别墅让给莹莹住下,两人一有空就会去那别墅私会。”

    安心如听得很认真,心里也在不停地思考,一张精致的小脸上堆满了疑问。

    张-健看着对面安心如满脸疑问的样子,笑了笑,

    “你怎么一副这么苦恼的样子?现在手上的证据该走的都有了,也不用再焦虑了,只要你起诉,就能拿到一大笔赔偿。”

    “没有,我只是有点疑惑这个莹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想不通……”安心如撇了撇嘴,摇摇头,表示完全不理解莹莹的做法。

    张-健听得大笑了几声,又说道,

    “你要是能理解这事了,那还得了,你管这个女人是为了什么,如此心狠手辣的女人,还是躲远一点好!”

    安心如笑了笑,没有说话,拿起已经冷掉了的咖啡,小小地喝了一口。

    “想到心狠手辣,我才想起来,心如,这段时间你要小心一点。”

    张-健突然一本正经地提醒安心如要小心。

    安心如抬头看了看对面张-健突然变得严肃的脸,有些疑惑,不解地问道,

    “啊?怎么了吗?”

    “前天,我跟这个女人去了一个餐厅,无意间听到,她和一堆打扮得成蛊惑仔样子的人,说,要找个机会对付你。看来,是要整什么幺蛾子。”

    “嗯,我知道了。”安心如心里燃起愤怒,想到之前,三番两次被莹莹带人打她,这一次又想要对付她,咬了咬牙,手不自觉抓紧。

    安心如在心里冷哼道——还真当我好欺负是吧?!这一次,一定要我也不会再让步,任由你欺负了。

    “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一旦不对劲就记得报警,这些人就应被抓进警局里好好教育一顿。”张-健再次提醒道。

    “嗯嗯,我知道了,谢谢你,我会小心的。”

    安心如点头,对着张-健笑了笑,

    “好了,女神,我目前查到的就这些了,要是还有什么事需要我的话,你尽管说。”

    “嗯,好的,真的非常谢谢你。”

    张-健走后,安心如还独自一个人在咖啡厅里坐了好一会。

    既然你们这么步步紧逼,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安心如在心里这样想着,似乎已经有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