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旭把安心如一把拽进房间,打上房间的锁,松开安心如的时候,因为力气太大,安心如也险些没站住,。

    程旭看着安心如,脸上全是不耐烦和怒气。

    “你和我妈计较什么?她都已经那个岁数了?怎么?你还真想打她呀?”

    面对程旭接二连三的抱怨和质问,安心如气得吐了几口气,不然没法交流,她直视着程旭,

    “你没看见是她先动手打我的吗?她步步紧逼,我有什么办法?”

    “我妈动手先打你,是她不对,可她一个老人家,你就让着点啊。”

    程旭不满安心如的态度,但说来说去,的确是自己母亲先动手打人,态度也不好太强硬。

    “我难道没有让吗?是不是她打我的时候,我不能还手才叫让着点她老人家了?”

    安心如一直是个有礼貌的人,从小到大,无论对待什么人,都礼貌大方,可是,要不是自家婆婆做的事太让人无法忍受,安心如可能也会选择对婆婆的坏脾气一度忍让。

    “我知道,我妈就是脾气有点大,你要是不顶嘴,她也不至于打你。”

    “合着我就该忍着她骂我,忍着她打我?”

    安心如对于程旭提出这种不可理喻地要求,极度不满,虽然刚刚差点动手,这件事她的确是有些激动,但实在是无法再一度的忍让了。

    “我知道了,这事我以后会和我妈说的。”

    毕竟没道理的是自家妈妈,程旭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听罢,安心如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也不再去计较,走到床边坐下,一言不发。

    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安心如生气归生气,但起码目的达到了,对于今天这一场争吵,安心如心里多多少少有些高兴,至少,没有再被婆婆和丈夫一直牵着鼻子走,这次也掌握住了主动权。

    安心如沉默地坐在床上,脑海里一直在想,下一步要如何反击。

    安心如清楚的知道,程旭和婆婆刘慧玲现在都在家里,程旭这么帮着婆婆,必须得想点办法,离间一下两人。

    安心如想到,刘慧玲刚刚一直嚷着自己没有为程家生个孩子,打算就借这个理由,给婆婆下一个套,陷害一下婆婆。

    安心如站起来,主动开口说话,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程旭,我知道我这几年来的确是没有为你生个孩子,没有为婆婆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子,婆婆对我我有这么大的意见,我也能理解,可是,关于生孩子这件事,你也清楚,问题所在对不对。”

    安心如看着程旭,话说得十分有技巧,程旭听着安心如的话,面露尴尬之色,用手挠了挠后脑勺,有些无措地走到房间里的沙发上坐下,缄默不言。

    安心如知道程旭肯定是心虚了,继续一副楚楚可怜地诉说自己的苦衷和难处,

    “婆婆一直骂我是和不会下蛋的母鸡,天天想着要把我赶出去,我心里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有时候面对婆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概是在婆婆刘慧玲和丈夫一家人的熏陶和逼迫下,安心如的演技也越来越好了,说话也越来越溜,句句在理,让人无法反驳。

    程旭听着安心如说的这些话,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视而不见地过了三年。

    “心如,这件事,是我妈不对。我替她向你道歉,你也别和她老人家一般计较了。”

    程旭也心虚,不敢抬头看安心如,敷衍了几句。

    “我知道,所以这三年来,我一直都在忍受,可是,婆婆现在变本加厉了,不仅骂的话越来越难听了,还时不时和我提一下莹莹,婆婆好像非常惦记莹莹是吗?”

    安心如摆出一副小心谨慎的模样,一脸担忧地问出这个问题。

    其实,安心如只是想知道,程旭和莹莹,以及他们口中的那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开始一点点地套程旭的话。

    在这件事上,程旭本来就是不占理的一方,面对安心如的问题,心里更加心虚,他也知道自己母亲的确是非常惦记莹莹。

    程旭抬头看了一眼安心如,见安心如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好像非常-想要知道答案,非常-委屈的样子,立马撇开视线,嘴上敷衍道,

    “心如,你想多了,没那回事,你别多想,哪来的孩子啊,是我妈太想抱孙子了才这样的,你理解一下她老人家的心思。”

    程旭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腿一直不安地抖动着。

    安心如把程旭的神态动作都看在眼,想着必须要加把劲,套出程旭的话题。便想着借机和丈夫大吵一架,可能,会在激动中把话题激出来。

    安心如正欲对着程旭发火,话都到嗓子眼了,可是还没来得及出来,便听见客厅里传来了争吵声,是婆婆和小姑子的声音。

    安心如有些好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面的程旭倒是一听见声音便起身了,大概是无法再面对安心如,程旭急急忙忙地站起来,

    “怎么回事,我出去看看。”

    说罢便出去了,安心如也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便也跟着出了房门。

    “你一天到晚的都在干什么?连个饭到现在都没有做好,烦死了。”小姑子一脸不爽地便朝刘慧玲吼道。

    刘慧玲强势惯了,哪里受得了这气啊。她把手上的端着的汤放在桌子上,擦了擦手,对着小姑子就开始骂,

    “你最近长本事了,还敢嫌弃我,我一天到晚的伺候着你,你哪来的脸给我在这嫌七嫌八?!”

    原来是因为,小姑子进门的时候,婆婆并没有注意,端着刚熬好的汤从厨房里走出来,两人不小心撞了一下,洒出来的汤溅到了小姑子身上。

    小姑子顿时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怒气冲冲地就朝婆婆吼。

    “你一天到晚也就做了一点家务,你有什么好吼吼的,做家务你要是做好了也就算了,偏偏还什么都做不好。”

    小姑子完全不把自己母亲放在眼睛,语气轻佻地嘲讽着刘慧玲。

    “你在说一句,我看你是最近有点皮痒,想挨打就说,真当你大了我打不动你是不是?”

    刘慧玲被气得浑身颤抖,眉毛上扬,伸着手就打过去,小姑子快速躲开了,退了几步,看着刘慧玲要打自己,更加生气,说话的声音也顿时提高了几倍,

    “你还想打我,我这么大了你还打我?!”

    “哼,你再在这挑三拣四,无法无天地胡闹,我打你又怎么了?真以为自己长大了翅膀硬了?!”刘慧玲咬着发抖的下嘴唇,严声警告道。

    安心如看着这场景,面露疑惑,觉得小姑子行为有些异常,从来不敢和家里吵架,无论发生什么都会站在刘慧玲那一边,对刘慧玲和程旭的话,向来是言听计从的。

    因为一直都要靠家里养活,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在家里一直都很老实,不会这么嚣张。

    今天居然主动挑起和婆婆的矛盾,敢在家里和婆婆这么放肆地争吵,发泄自己的不满,态度也极其嚣张恶劣。

    安心如站在一旁,心想着,小姑子有问题,改天找个机会得好好查查到底发生的什么,让小姑子发生这么大的态度转变。

    两人的争吵还在继续,且向着越来越恶劣的趋势发展,安心如也顾不得刚才与婆婆的争吵,反正都习惯了,一家人态度对她的也是说变就变,安心如暂时放下心里的芥蒂,打算要出面劝和。

    她走到两人一旁,对着小姑子说道,

    “别吵了,小姑子,婆婆也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这么生气,和婆婆道个歉,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没想到小姑子完全不领情,朝着安心如就吼道,

    “关你什么事,闭上你的臭嘴滚一边去,贱人。”小姑子正在气头上,骂不过母亲,看着安心如送上门来,逮着就开骂。

    安心如听到这话,脸色也顿时冷下来,但还是咬了咬牙,什么也没说,任由小姑子骂自己。

    这是一个好机会,她知道小姑子是个暴脾气的人,肯定不会听自己的,但依旧上前劝和,就是为了挑起两人争吵,让两人关系恶劣。

    “干什么呢?像什么样子?真以为自己有几斤几两了?”一旁的程旭也听不下去了,见安心如劝不动,便对着妹妹高声吼道。

    小姑子在家里一向最怕的就是自家哥哥,听到哥哥的质问声,立马噤声,心有不甘地看着安心如。

    刘慧玲被气得站不住,坐在椅子上,不停地为自己顺气,安心如看她那样子气的不轻,心里觉得可笑,在心里感叹道,

    ——自己种的因自己就要吃下这果,平常一个劲地惯着自己的子女,虽说惯着,但对程旭和小姑子的态度也有差,小姑子恐怕心里也有不满,所以今天吵架的时候,才越发的理直气壮。

    程旭走到刘慧玲一旁,安慰道,

    “妈,你也别生气了,还不快过来和妈道个歉。”说着又朝另一边的小姑子,吼道。

    小姑子怔了怔身体,鼓着一嘴的气,心有不甘地朝刘慧玲走过去,

    “妈,对不起,是我错了。”

    刘慧玲把脸一撇,也不理会。

    虽然没有再争吵,但家里气氛还是很压抑,四个人也都没在说话,各自吃了饭便回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