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旭坐下来以后,目光凛冽地盯着安心如,冷冷地问道,

    “昨天说好的房产证的事怎么样了?”

    安心如看着程旭,心里了然,猜到丈夫与他就只剩下房产证这件事了,安心如也不急,吞吞吐吐地正欲开口。

    便被程旭打断,大概是不满安心如的支支吾吾的样子,程旭变得更加不耐烦,更加暴躁,严声警告,

    “我告诉你,安心如,你让你姑姑要么给钱,要么给证,否则这事也没得商量。”

    安心如一听程旭这么急切,心里也很不爽,听着这威胁的话语,更是怒火中烧,可是,安心如知道这事不能再这样和程旭周旋下去,得下个套,让程旭钻进去一次性解决这件事。

    想罢,安心如立即在表面上装作害怕的样子,低着头不敢直视程旭,手指也不直觉地握着自己的衣摆,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程旭一看安心如这个样子,知道安心如在害怕,内心更为得意,想到之前安心如跟他说的不想离婚,就要拿出这把杀手锏,威胁道,

    “如果不行,我们就离婚,你给我净身出!”

    安心如一听,对程旭的脸皮又有了新的认识,心里狠狠地鄙夷了一番,但依旧假装怯生生地说,

    “昨天和姑姑打电话,姑姑答应了提前两个月给房产证。”

    安心如说完之后,装出一副可伶巴巴的样子看了一眼程旭。

    程旭有些疑惑,昨天还吵着闹着说无论怎么不也会给出房产证的人,怎么会突然答应交出房产证?他面带疑惑地看着安心如。

    安心如立马解释道,

    “因为姑父一直闹着要离婚,姑姑实在受不了了,想尽快把这事给解决了。”

    程旭听到这才收起面带疑惑的脸,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又接着问道,

    “那这个月的利息呢?什么时候打过来?”

    安心如摇了摇头,说,

    “但这个月的那一万块钱就没有办法了。”

    “什么?!给不了了?!”程旭一听这个月拿不到利息钱了,整张脸顿时拉下来,黑着脸看着安心如,恶狠狠地吼道。

    “程旭,你也体谅一下姑姑,她现在生活也很不容易。你……”

    “我体谅她?我凭什么体谅她?我体谅她了,谁来体谅我?”程旭不想听安心如说的任何理由,直接打断安心的话,大发雷霆。

    安心如一脸委屈地看着程旭,眼里流露害怕可怜的情绪,弱弱地说道,

    “可是没办法,姑姑昨天说了,如果集继续闹下去,她只会继续拖着不给。当初没有签订任何协议,现在也不能拿姑姑怎么样。”

    安心如继续刺激着程旭,程旭被气得“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安心如就破口大骂,

    “怎么?就这样不给了是吧?我告诉你。安心如,就算没有签订任何协议,我也能让她活得生不如死!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善罢甘休?!”

    厨房里的刘慧玲一直听着客厅里的动静,现在一听到儿子怒吼的声音,立马跑出来,不管不顾,二话不说就加入了这场吵骂当中。

    “我就说你这个贱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都嫁过来这么久了,竟然还帮着娘家人,你给我滚回去啊!”

    “安心如,你要是继续这样帮着你姑姑,那就你替你姑姑把钱还上。”

    程旭直接让安心如拿出那一万块。

    安心如摇了摇头,

    “不可能,我没有办法拿出一万块。这几天,你妈天天逼着我拿钱,你也知道我父母现在在医院得花钱,我没钱拿给你。”

    安心如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直接拒绝程旭的要求。

    谁想婆婆刘慧玲还不依不饶,大声嚷嚷着,

    “安心如,既然你这么替娘家人着想,又何必在乎这一点点钱,就替她们给了,又能怎么样?快点,把钱拿出来。”

    说罢,刘慧玲还走上前去推了一把安心如,安心如被推得往沙发后面靠过去,倒在沙发垫背上。

    安心如也不再装可怜,沉下一张脸,恼怒地瞪着推了她后又站回原地的婆婆,心里极其不爽婆婆的动手动脚。

    “我说了我没有钱,你最近问我拿的钱还少吗?”

    “安心如,如果你姑姑给不了钱,那么你就替你姑姑给钱。”程旭也接着刘慧玲的话,威胁着安心如。

    “我凭什么?”安心如极其不愿意,也不管不顾从沙发上站起来,与两人对持。

    “你不是很爱管你姑姑的事吗?那就替她还钱!”

    程旭走近了一步,低着头看着安心如,一字一句地说道。

    “程旭,你也别和她客气了,直接从她那拿钱,也别去管她姑姑给不给,直接从她这拿就行了。”

    刘慧玲劝着自己儿子,想要从安心如这拿钱,大概其这几天从安心如这拿钱拿得太容易,让刘慧玲觉得安心如是个软柿子,怎么捏也无所谓。

    “安心如,你最好是劝你姑姑今天之内把钱给我,否则……”

    程旭眯着眼睛看着安心如,眼里全是狠意和威胁意味。

    安心如也不甘示弱,之前装可怜就是为了刺激程旭,如今,目的达到,安心如其实主导着这场争吵的全局。

    “无论如何,我也不会给钱的,你们想都不要想!”

    安心如态度也非常强硬,直截了当地拒绝。

    “既然不给钱,那么就离婚,你也给我净身出户好了。”

    程旭被安心如气得头顶都快要冒火,浑身颤抖,他从来都不知道安心如还有这么强硬顽固的一面。

    “儿子,你早就该和这个女人离婚的,这种烂女人,留着有什么用,结婚这么多年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看八成是被别的男人玩坏了。”

    刘慧玲的嘴向来毒辣,对于安心如也从来都不客气,早就想把安心如踹出家门,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她也开始使劲地开始刮妖风。

    一听刘慧玲说出来的话,安心如就难以接受,气得嘴唇发白,刘慧玲绝对是她见过说话最难听的女人,完全不对自己说的话感到一点点羞耻,泼妇骂街都没这么难听。

    安心如也懒得和刘慧玲计较,反正完全无法沟通,她直接越过刘慧玲的话,对着程旭肆无忌惮地吼道,

    “你想离婚也可以,离婚就离婚!”安心如干脆利落地应答着程旭。

    其实,安心如清楚,程旭现在根本不会和她离婚,房产证上写的是她的名字,即便是离婚了,她也不会真的落得个净身出户,大不了就是一人一半,她也不想再在这个家里受这种罪了。

    果然,程旭一听安心如答应离婚,气得浑身颤抖的身体,突然怔住了,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安心如。

    “安心如,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不是想离婚吗?那就如你所愿,离婚啊,反正即使离婚了,房子我也还能拿回一半,我不想再受这气了!”

    安心如知道丈夫怂了,根本不敢在现在和她离婚,更加肆无忌惮地说道要离婚。

    程旭一听安心如这态度,顿时也慌乱了,刚才在气头上,想着要离婚安心如不会答应的,没想到前几分钟还一脸委屈的模样,下一秒就变得强硬起来,直接顺着他的话,就嚷着要离婚。

    这可如何是好,程旭心里没有主意了,有些手足无措,在安心如面前不安地来回走动。

    看着程旭这幅样子,安心如心里有些许痛快,一切如她所料,只要房产证上写的是她的名字,程旭即使再愤怒,也不能真把她怎么样。

    刘慧玲开始也是以为依照安心如这软弱的性子,是不敢答应离婚的,所以才使劲地骂,不留余地。

    现在安心如突然同意离婚,还扬言要拿回一半的房子。刘慧玲虽然想把安心如弄出去,但房产证还没有到手,她不能拖了儿子后腿。

    刘慧玲走到安心如面前,“啪”地一巴掌直接扇在安心如的右脸颊,巴掌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客厅。

    安心如被打得后退了几步,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安心如一手扶着客厅的墙壁,一手敷在被打的脸上,心里顿时怒火中烧。

    刘慧玲不仅打了,嘴里还不停地骂着,

    “你个贱女人,你还敢威胁我儿子,我今天就打死你,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哪里去?!”刘慧玲的狠劲被激发,眼里冒着熊熊烈火,仿佛真的是想要把安心如打死算了。

    安心如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眼前发疯的老女人,三番五次被打,安心如是真的受够了,这一次她也不打算手下留情。

    刘慧玲朝安心如走过去,伸手就继续要打她,巴掌挥过去的时候,安心如伸手一把抓住刘慧玲的手腕,

    “你要是再动手,就别怪我不客气。”安心如警告了一句。

    “你干什么?你是想反了天了,我一个老人你也敢打。”刘慧玲丝毫不怕发怒的安心如,完全不把安心如放在眼里,讥笑道。

    说罢,用力挣脱开安心如的手,准备再次打向安心如,安心如也瞅准了时机,左手也用力地甩过去。

    “你干什么?”却被一旁的程旭截住,厉声质问她。

    说罢,抓住安心如的手腕,一路拖拽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