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下定决心要开始反击了,安心如拖着疲惫的身体早早从医院出来,准备回家。

    一路上都在想关于如何反击,想到丈夫和婆婆一家三口人,而且各个阴险狡诈,厚颜无耻,单凭她一个人就连应付都很困难更何况三人加在一起,那根本就是鬼怪合体,安心如一点胜算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安心如一想到三人就头疼,揉着这断时间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的大脑,看着出租车掠过的都市风景,表情抑郁,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许久,安心如记得当兵的父亲曾经常常和她聊过“作战计策”,父亲说过当敌人比自己人数多时,要想以小胜多,就应该把敌人全部肢解开来,逐个击破。

    安心如一咬牙,心里顿时知道该怎么做了。

    现在最好是能把婆婆和丈夫一家三口分开,然后逐一击破,否则,就会像上次一样,但凡和其中任何一个人吵起来,另外两个都会像“疯狗”一样,扑上来,又咬又吼的,那样,她只能处于弱势,压根毫无胜算。

    安心如想了一路,究竟要从哪里开始下手。她想起,丈夫程旭最近一直神神秘秘的,一天打好几个电话,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打电话,不知道在和谁聊些什么,但安心如敢肯定丈夫一定是在暗中密谋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安心如想着一定要打听到丈夫到底在做什么,只要查到些什么东西,说不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安心如在心里这样想着,便不知不觉走到自家小区门口。

    小区门口今天有些热闹,一堆大妈大爷挤在一团,在争抢着买东西,这些事安心如已经是司空见惯了,所以安心如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越过一行人离开回了自己家。

    安心如回到家后,丈夫和婆婆都已经在家了,婆婆在厨房做饭,丈夫则坐在客厅沙发上,一直在看着桌子上的手机,时不时皱皱眉头,时不时又伸过头看一眼,像是在等谁的电话。

    安心如狐疑地走过去,在程旭另一边的沙发坐下,心里虽然排斥,但表面功夫还是得做足了,忍着心里的不爽,安心如硬着头皮打了一声招呼,

    “我回来了。”

    对于安心如回到家,程旭也只是抬头淡淡瞥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机,安心如心里有些狐疑,平常安心如回到家为了不面对这虚伪的丈夫一家人,一直都是回自己房间待到吃饭时间,吃完饭便又回到房间。

    今天,看着丈夫这鬼鬼祟祟,紧张兮兮的模样,安心如难得选择在客厅里坐下,打开电视,假装在看电视,但又一直斜着眼角观看丈夫的一举一动。

    过了一会儿,丈夫的手机响了,丈夫立马拿起手机,一看,眼里的喜悦藏都藏不住,接通电话,便从沙发上站起来快步回到自己房间。

    程旭回到自己房间后,便把房门紧闭。

    安心如打算偷听一下丈夫究竟走在密谋着什么,可是一想到婆婆在,她根本没有办法偷听,只能先想办法把婆婆支开。

    安心如在客厅里靠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一动不动地盯着桌子的一角发呆,苦思冥想要怎么把婆婆暂时支开,怎么才能找一个合理的理由让婆婆离开家,先不要回来。

    安心如突然想起刚刚进小区的时候,在门口看见有一个促销活动,安心如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她走到厨房,极为热情的说道,

    “婆婆,我刚才在楼下看到有一个促销活动,好像是有什么免费试吃,而且,买一送一,看着挺好的,你要不要下去看看。”

    刘慧玲是一个世井小民,在乡下待着的时候,就常常因为贪图小便宜,惹得周围的左邻右舍都对她退避三舍。

    此时,刘慧玲一听又是“买一送一”又是“免费试吃”,顿时两眼放光,开始蠢蠢欲动。

    安心如看出刘慧玲已经动心了,又加足马力,投其所好地说道,

    “婆婆,你要是想去,我这里有两百块,你拿去买一些自己喜欢的吧。”说着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诚意十足地递过去。

    刘慧玲一看递到自己面前的两张“红鲤鱼”,心里一喜,也不顾及今天才把安心如和安妈妈一顿好骂,二话不说就从安心如手里把钱抢过来,揣进自己的兜里。

    刘慧玲也无心做饭,放下手里的瓶瓶罐罐,急急忙忙地从厨房冲出去,一路到了楼下,加入了大妈大爷们的疯抢活动。

    安心如见婆婆一走,也跟着走出了厨房,放轻了脚步,慢慢地走到了丈夫程旭房门口,把头轻轻贴在房间门上,一脸认真地听着里面传来的打电话的声音。

    里面丈夫来来回回地走动,一边对着电话那头说,

    “非常感谢你给我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只是我现在手头上有点紧,需要一点点时间,还希望你能不要把这个股份让给别人了。”

    电话那头好像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听见丈夫程旭又立马焦急地开口,承诺道,

    “你放心,我会尽快筹到钱的。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让它白白跑掉呢。”

    电话那头好像答应了丈夫的要求,丈夫程旭停下来来回走动,嘴里不断地对对方表示感谢,殷切地说道,

    “真的非常感谢你,我会尽快的。哈哈……”

    安心如听到房间里传来丈夫非常愉悦的笑声,听电话内容,大概是在和什么人谈生意,在做什么投资,而丈夫现在非常缺钱。

    安心如一直站在门口弯着腰,躬着身子听,身体有些发僵,正准备换一个动作继续听,突然听到,里面丈夫在里面说着,

    “程浩哥,这一次真的是非常感谢你,我一定尽快办妥这件事,谢谢,改天有机会,一定请你吃饭。”

    电话那头,不知道有说了些什么,程旭不管不顾地就答应道,

    “好好好,我一定带着她一块过去,到时候,好好感谢一下你对我的照顾和帮忙。”

    听到程浩这个名字,安心如僵住了身体,愣了一下。

    程浩是程旭的一个堂哥,是程旭家族里发展得最好的一个,听说生意做得特别大,自己开了一个公司,做了老板。

    但,安心如对丈夫这个堂哥,特别没好感,可以说是厌恶。

    安心如记得有一次,丈夫这个堂哥过来萧市做生意时,丈夫程旭听到这个消息,想要巴结巴结这个堂哥,便主动联系,说好久没见,想和堂哥见个面。

    刚开始,这个堂哥程浩是拒绝的,一点都不屑于和自己这个所谓的堂弟有什么往来。

    安心如至今都记得当时程旭被拒绝时,那难看阴沉的脸色,当时,安心如还特别心疼程旭,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帮助丈夫发展,不能被别人小瞧。

    现在想到这件事,安心如也只觉得自己可笑又愚蠢。

    过了几天后,后来不知道又因为什么原因,程旭堂哥主动打电话过来,说要请程旭吃饭,程旭觉得有些疑惑,但还是很愉快地答应下来。

    两兄弟破天荒聊了许久,扯了些对方最近的发生的事,快要挂电话的时候,那个堂哥很隐晦地说了一句,

    “你可以把弟媳带上,你们结婚以来一直没见过,可以借这个机会认识认识。”

    程旭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了,第二天就带着安心如去了萧市一家比较大的饭店。

    安心如本来因为之前程旭被拒绝就有些反感这个堂哥,去到饭店吃饭的时候,安心如和程旭堂哥寒暄了几句,便一直没有再开口说话。

    安心如一直听着程旭和程浩两人谈话,可是,席间坐在安心如对面地程浩一直盯着安心如看,色眯眯地不怀好意,安心如被他盯得全身发毛,但碍于程旭的面子,一直没有戳穿,选择了隐忍。

    房间里程旭又继续聊了几句,才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程旭朝房门走过来。

    安心如听到程旭走过来的脚步声,立马,轻步离开,转身走到客厅里坐下,装作一直在看电视的样子。

    刚才为了防止程旭怀疑,安心如一直没有把电视关掉,甚至放大了几声,程旭出来以后看了一眼客厅里端坐的安心如,便又朝冰箱走过去,喝了一口冰水,就又回到了房间里。

    安心如眼睛看着电视,可耳朵一直在注意程旭的一举一动,程旭一进房门,安心如坐了一会儿,才又起身,蹑手蹑脚走到程旭房间门口。

    程旭回到房间后,便一直阴沉着一张脸,再想着要如何筹集拿笔巨大的投资资金,拿着手机在房间里烦躁不安地来回走动了一会儿,又坐回到床上,打开手机输入一个号码,便拨过去。

    “喂,莹莹啊!”

    安心如一听莹莹这个名字,立马竖起耳朵来,为了听得更清楚,还把头紧紧地贴在了门上。

    安心如在心里有些好奇,程旭和这个小三莹莹又想整什么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