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晚上没吃东西,安心如饿得压根睡不着,到了凌晨三四点才撑不住迷迷糊糊睡着,可是一会儿,又早早的就被饿醒了。

    安心如索性不睡了,为了不看到那一家人的嘴脸,很快地把自己收拾清楚,便出门去上班。

    来到公司后,安心如刚坐下,就看见秦主任也过来,从她办公桌前走过去,进了自己办公室。

    安心如看着秦主任,气就不打一处来,对于秦主任,安心如已经不打算再客气,也不打算再忍下去。

    为了巴结那些人,一会儿一个局长,一会儿一个这个老总,三番两次把安心如当鱼饵,利用她去达到自己的目的,还不惜给她下药,把她送给那些人。

    凡事有一有二,但不再能有三。

    安心如无法再忍下去了,否则还会有各种类似的事情发生。

    安心如下定决心一定要给秦主任一点教训,她从座位上站起来,高更鞋踩得“噔噔”响,走去秦主任办公室。走到门口时也没有打招呼,一把推开门,便走进去。

    秦主任刚把公文包放下,便听进有人进来了,抬起头来一看,发现安心如一脸怒气地站在那里,心里有点忐忑,那天的事,已经把顾城得罪了。

    因为顾城的缘故,现在对安心如也多了一份忌惮。

    但表面上还是要摆出领导的架子,佯装不满地,皱着眉看着安心如,

    “安心如,你像什么样子?连基本的礼仪都没了吗?谁教你进领导办公室的时候不敲门的?!”

    秦主任门面上这话说得一本正经,义正言辞,可额头却不时有汗冒出来,一句话说完抬手擦了好几次汗。

    安心如浅浅一笑,眼里的寒光却丝毫不减,表情冷酷地说,

    “秦主任,你连基本的道德都没有了,还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对你礼貌?你不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可笑吗?”安心如说着,慢慢走进秦主任的办公桌,居高临下地蔑视着秦主任。

    秦主任一听安心如的话,顿时气得头顶冒烟,语气凶狠地道,

    “安心如,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和谁说话呢?立马给我道歉!!”

    “秦主任,你不觉得现在摆出领导的架子有些晚了吗?”安心如从昨天吵过一架后,也没了什么顾虑,现在是她一点一点还回去的时候了。

    秦主任一听安心如的话,知道她是要提前几天的事,心里有些慌乱,但都已经做了,已经于事无补,硬着头皮,威胁道

    “安心如,你在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也不用在公司待了,立马给我卷铺盖走人。”

    秦主任浑身颤抖,一半是气的,一半是怕的,他用肥胖的手指指着门口,让安心如滚出去。

    安心如笑着看到秦主任,眯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冷冷地问道,

    “秦主任,你确定你要把我赶出去?我要是出了这家公司,那么我手里的这段视频也会流出去,恐怕到时候你秦主任也会跟着我卷铺盖走人了吧?!”

    安心如一想到视频的事,就更是怒火中烧,那是她从饭店监控里调出来的视频,视屏里,把秦主任给她下药的全过程都录下来了。

    一旦,视屏流出,秦主任不当是被公司赶出去,还会身败名裂,甚至蹲监狱。

    秦主任一听,安心如那有视频,顿时脸色被吓得铁青,不敢再摆架子,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你说视屏?什么视屏?”

    “哼,当然是能让秦主任你身败名裂的视频。”安心如冷冷地提示道。

    秦主任其实已经猜到安心如手机的视屏到底是关于什么的,只是有些不死心自己就这样被安心如拿捏住,仍然心有不甘地问,

    “少唬我了,我在这个位置上混了这么久,还能让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威胁了?”

    安心如心里是真的服了秦主任,到这个时候了,还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安心如勾了勾嘴角,也不急,漫不经心地从手机里翻出那一段视频,打开放给秦主任看。

    秦主任盯着手机屏幕,一段视频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是他和杨总一起大吃大喝的视频,他的脸在视屏里清晰无比,他深知现在一直在严打胡吃海喝的不良作风习惯,这个的视屏一旦流出后果不可设想。

    秦主任看了短短几分钟视频,背后已经湿了一大片,浑身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双目失神,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安心如看着秦主任好笑的模样,心里特别痛快淋漓,终于扳回了一城。

    “秦主任,你也知道现在国家都对吃吃喝喝都管制得特别严,这段视频一旦流出去,你说你还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吗?”

    安心如继续刺激着秦主任,在秦主任眼前晃了晃手机。

    秦主任顿时明白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栽了,不停地扯着桌上的纸巾擦脸上的汗,手不停地颤抖,一个没稳住,把纸巾盒撞到了,“啪”地一声摔在地上。

    “秦主任,你不用这么紧张。”安心如笑了笑,弯下身,把纸巾盒从地上捡起来,拍了拍纸巾盒上的尘土,轻轻地又放回原来的位置。

    秦主任被安心如看出自己的紧张,有些尴尬,努力装作镇定的样子,

    “没有没有,就是刚来还没有开空调,办公室有些热。”

    说罢,站起身走到空调下方的桌子旁,拿起桌子上的空调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安心如一脸镇定地看着秦主任,也配合道,

    “哦,这样啊。”

    秦主任慢悠悠地走回椅子上坐下,看着安心如,

    “心如,咋有话好好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事也不能太冲动,不然到头来对谁都不好,你说是不是?”秦主任态度一转,一脸殷切地看着安心如,讨好地说道。

    “放心,秦主任,我也有我的打算,我现在还打算把视频发出去。”

    “那就好,那就好。年轻人就应该稳重点,凡事都要先考虑清楚。”

    “不过……”安心如打算用这段视频绑住秦主任,让他以后再也不敢胡作非为,所以,拿出这段视频也只是为了威胁警告一下秦主任。

    “不过,不过什么,心如,有什么话有什么要求就直接提,不用顾虑。”秦主任现在一心就是要先稳住安心如,一旦视屏曝光了,那么他真的可能会身败名裂。

    “如果,以后,秦主任还有什么其他企图的话,我可不敢保证,这段视频会怎么样?”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好了。”秦主任心里特别不满,虽然害怕,可是被一个晚辈威胁,还是让他很不爽。

    “我希望以后这种事不要再发生了。”安心如若有所指,秦主任也是聪明人,知道

    安心如说的是关于给她下药的事。

    其实,就算现在没有这段视频,他也不会再给安心如再做那事了,顾城都那样警告过他了,他没有胆量和顾城去对着干。

    秦主任咬了咬牙,面上挤出一个僵硬难看的笑脸,点了点头,表示不会再做了。

    安心如知道,这样以后秦主任可能以后不会再威胁她去参加什么饭局,然后坑害她。

    “那么,秦主任,打扰了,我现在出去工作了。”说罢安心如礼貌性地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安心如,知道,这一次肯定是彻底把秦主任得罪了,以后在这个公司即便有视频在手,秦主任也会想着法子折磨她,找她的茬,刁难她。

    可是,顾城不允许她辞职,所以她也不能辞职。就算以后工作上再怎么困难,她也必须坚持下来,不能辞职,要保住这份工作。

    安心如无形之中,感觉压力又大了许多,有点喘不过气来,她深呼吸几口气,安慰自己——坚持住,安心如!

    安心如甩掉脑海里于事无补的烦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刚看了几份文件,手机便响起来了,是安妈妈打过来的。

    安心如拿起手机,对一旁的同事欠了欠身,表示抱歉,便走出去,准备去茶水间接通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妈妈”两个字,安心如隐隐有些不安,安妈妈从来不会在她工作的时间,打电话过来打扰她的。

    安心如心里有些小小地忐忑,不安地接通了电话,

    “喂,妈妈,怎么了?”

    “安心如,你现在立马过来医院一趟!”电话那头,传来安妈妈生气愤怒的声音,甚至有些微微颤抖,对着安心如就严声命令道。

    安心如听着妈妈生气,朝她发火有些不明所以,

    “妈妈,怎么了吗?”

    “我知道你现在在上班,我也不想打扰你,但是你尽快赶过来吧。”安妈妈有些冷漠,像是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一般。

    安心如有些伤心,知道安妈妈被气的不轻,所以连语气都变得冰冷。

    “好的,我马上赶过去。”安心如挂掉电话后,靠在墙壁上,心烦意乱。

    刚巧,好友李莎过来接茶水,朝拜托她道,

    “李莎,麻烦帮我请个假,我现在需要去医院一趟。”

    “诶,又怎么了嘛?”李莎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事,记得帮我请假。”说完安心如回到座位上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