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没有回顾城的别墅,因为之前说过,再安排好她父母之前,她先不用去那边。

    安心如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家,一路上,安心如都在烦恼顾城所给她的资料,以及如何拿下那个项目。

    安心如越想越觉得不可能,越来越心灰意冷,不知该如何是好。

    回到家后,一家人也都已经回家了,安心如今天格外的累,我不想在客厅待着看到这群人的嘴脸,打算随意打个招呼,就直接回房休息。

    安心如走到客厅正中央时,看了一眼背对她坐着的丈夫和小姑子,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回来了。”

    安心如说完便准备直直地朝房间走去,没想到,刚走了两步,丈夫程旭便“腾”地站起来,冲到到安心如面前,拉了一把安心如,二话不说就开始吼道,

    “安心如,你还有脸回来,你们一家人都这样说话不算话嘛?”

    面对丈夫突如其来的怒骂,安心如有些不明所以,她抬头看向已经气得双眼通红的丈夫,不解地问道,

    “怎么了吗?”

    “哼,什么怎么了?房子合同的事你什么时候签字,这样考虑下去要到什么时候?!”程旭气急败坏地朝着安心如怒吼。

    安心如本来已经累了一天了,昨天才说好的,今天又开始嚷嚷个不停,到底想怎么样?

    安心如忍住自己的脾气,耐着性子又问了一句,

    “程旭,到底怎么了?房子的事不是说在给我点时间考虑吗?”

    “考虑?所以,我问你,还要考虑到什么时候?”

    安心如面对程旭的咄咄逼人,并没有接话,由着程旭整个跳梁小丑一样,吵闹个不停。

    “现在房产证还在你姑姑那,说好的每个月的抵押利息也还没有打到我账户上,怎么,你姑姑是想把房产证和利息都据为己有嘛?”

    一个大男人冲着一个女人,不依不饶地在那喊骂,着实是让人接受不了。

    安心如听到这,才知道程旭突然朝她发火的原因,原来就是为了那每个月的一万块利益。

    安心如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心里狠狠地鄙视了程旭一番。

    安心如表面上却柔声细语地安抚程旭道,

    “可能是姑姑忘了,你要不再等等吧,可能明天就打过来了。”

    “忘了,怎么了可能忘了,我看你姑姑八成是因为上次那件事,现在既不想把房产证交出来,也不愿把那一万块钱打给我。哼!”程旭依旧不依不饶,完全听不进安心如的话。

    安心如此时此刻就想回房间躺一会儿,可是拦在眼前的丈夫却不依不饶,对着她又吼又骂的,安心如真的是头疼的不行。

    她揉了揉太阳穴,抬头看着气急败坏的程旭,又开口道,

    “那我明天打给电话给姑姑,问问她把吧,”安心如现在只想把程旭打发走。

    可是程旭完全不满意安心如说的打电话给姑姑,恶狠狠地瞪着安心如,凶道,

    “打电话有用吗?我今天打电话过去,知道你那姑姑说了什么吗?她说,不打算把钱打给我了,因为我差点害她们夫妻离婚,吵了一架,她直接把电话挂了,后来也一直不接我电话。”

    安心如一听,头都大了,姑姑本来性子就急,程旭又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这两人凑一块,安心如真的是束手无策了。

    “安心如,我在这里给你提个醒,如果,她还不把钱打给我,我就直接去她家要,我要闹得她们家鸡犬不宁,我看她还跟不跟我吵。”

    安心如一听程旭又要跑去姑姑家闹,心里一急,忍不住了,火气“啪”地就上来了,

    “程旭,你不要太过分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不要再逼周围的人了。”安心如怒视着眼前没皮没脸的男人,心里也燃起了熊熊烈火。

    “我过分?!安心如,你再说一句!我做的不过是为了要回本该属于我的钱,过分的你是姑姑!”程旭一听安心如骂他,心里的更加火大,提高嗓子又开始吼。

    “可要不是你为了之前为了房产证的事,跑去姑姑家,又是威胁又是逼迫的,姑姑也不会这样,要怪就怪你自己,你没理由和我姑姑吵。”

    安心如也全然不顾什么撕不撕破脸皮的,一股脑就朝程旭吼道。

    “我不过是要回房产证,是她们不愿交出来,我不过说了几句,怎么?她们夫妻不和还要怪我?!”程旭一脸耍赖地说道。

    厨房里的刘慧玲一听到安心如骂自己儿子,立马冲出来,指着安心如的鼻子就开始骂,

    “安心如,你个贱女人,你吼谁呢?你再吼我儿子一句!!你再吼试试看!还真是无法无天了,一个下三滥的女人也敢吼我们家程旭?!”因为刚刚厨房做饭的缘故,手里拿着的锅铲也还没有放下,刘慧玲一手叉腰,拿着锅铲的手,冲在安心如面前,愤怒地在空中挥动了几下。

    安心如被逼的后退了几步,看着怒发冲冠的婆婆,

    “我说的都是实话,是程旭不讲理,你没理由指责我,也别再骂我‘贱女人’了,若不是程旭,姑姑现在的婚姻也不会变成这样。”

    “安心如,你真是不知好歹,我要回房产证是天经地义的事,你姑姑不给,我说了几句怎么了?”程旭站在刘慧玲后面,冷言冷语地说道。

    “当初,不也是你答应把房产证拿给姑姑抵押的吗,现在,合同还没到期,是你不守信用,为了利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怪不了任何人。”安心如句句戳中程旭的痛处。

    程旭一步跨过刘慧玲,走到安心如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安心如,眼里地不满和恨意快要淹没掉安心如。“所以说,安心如你是在骂我活该了,你想说什么?当初是你姑姑求我帮的忙,我给了她们,她们不知感恩,现在还倒打一耙。你竟然还有脸帮着他们说话。”

    “哼,还真是吃里扒外的东西,不要脸!你爸妈怎么养了你怎么个东西?!”

    “凡事积点口德,你若再骂我……”安心如话还没说完。

    一旁看电视的小姑子也坐不住了,扔下手中的遥控器,立马加入了这一场争吵中,来势汹汹,几步冲到安心如一旁,就破口大骂。

    “贱女人,就骂你怎么了,我哥和我妈也是你能吼的,你自家姑姑说话不算话,不给钱,那是她活该,你还有脸说我哥,在这顶嘴?!”

    安心如看着眼前的一家人,也是火冒三丈,真是颠三倒四得让人作呕。

    “到底谁过分了?明明是你们为了房产证跑去姑姑家大闹了一场,导致她们差点离婚,现在又要跑去闹,为什么就这么得理不饶人呢?!”

    “安心如,到底谁给你的胆子,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们闹怎么了,我们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程旭的未来,反倒是你,胳膊肘往外拐!!”婆婆刘慧玲又骂到。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骂个没完没了。安心如压根就不是她们的对手,只能憋着一肚子的气,听着她们的骂声。

    最后,程旭恶狠狠的严声警告道,

    “安心如,我懒得和你废话,我也不和你争什么了。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和你那姑姑好好说说,明天最好能让我看到钱到账上了,否则,我就算跑去你姑姑家闹,你也别在这指手画脚,哼!”程旭说罢一甩手又坐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大概是知道,现在倘若真把安心如逼急了,不仅要不到钱,连房子的合同也拿不到了。

    安心如听到程旭的警告,气得五脏六腑都快炸裂了,但,知道再怎么吵也没用了,只得答应程旭说的,

    “好,明天我会让姑姑把钱打到你卡上的。”

    说完,安心如便怒气冲冲得回到卧室。

    安心如坐在卧室沙发上,越想越气。过了很久,客厅里传来他们一家人吃饭的声音,安心如其实已经有些饿了,但她一点都不愿意看到那一家人的嘴脸,并没有出卧室吃饭。

    安心如拿出顾城给她的资料,看了许久,想要从中找到点思绪,可一想到对方是个上市公司,就越发觉得不可能。

    又烦躁地把资料合起来,扔进了包里。

    外面一家人吃得其乐融融,时不时能听到,刘慧玲说,

    “来,儿子,多吃点,你太辛苦了。”

    时不时又传来一句,

    “来,我的宝贝女儿也多吃点,你现在开始上班也辛苦了。”

    过了许久,安心如被肚子传来的一声声“轱辘轱辘”声,闹得不行,她实在太饿了,决定去冰箱里拿点吃的。

    一家人都已经睡下了,安心如轻声走到厨房冰箱,发现冰箱门已经被锁住了,而且是用一条铁链子,把冰箱门绑得严严实实的,最后用一把铁锁锁住了。

    安心如简直不敢相信,刘慧玲到底有多可笑,连冰箱门都能想尽办法锁上。

    安心如被气的实在无语,看了看冰箱门,有些佩服刘慧玲究竟是怎么把它锁住的?

    没办法,安心如打不开冰箱门,无奈之下,又只好饿肚子回到卧室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