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安心如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医生告诉安心如可以出院了。

    安心如办理好了出院手续,但并没有离开医院。

    她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忙于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已经沉睡许久了的父亲。

    安心如乘坐电梯,来到父亲的病房。安心如在门口站了许久,迟迟没有推开门进去。知道照顾安爸爸的护士过来时,才问道,

    “安小姐,怎么不进去啊?”

    安心如才恍然回过神来,神情落寞,有些哽咽地问道,

    “我父亲他身体怎么样了?”

    “安先生,身体状况并没有恶化,只是现在暂时还醒不过来。”

    “这样啊,谢谢你照顾他。”安心如眼里的泪水直直打转。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护士微微一笑道。

    安心如跟着护士推门进了病房,护士收拾一些东西,然后又查看了心电监护仪后,才离开。

    期间安心如看着病床上的父亲,早已是泪流满面,她想起,父亲曾经是一位军人,身体素质特别好,常常都是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何时这样虚弱不堪,朝不保夕过。

    安心如想起让父亲躺在这里的那一通电话,想到打电话的莹莹。

    安心如在心里狠狠地发誓道——

    莹莹,我安心如不会放过你的,这笔债无论如何我都要讨回来。

    安心如轻声走过去,替父亲捏好被角,看着安父苍白的脸,眼泪越发肆无忌惮地往外蹦。

    安心如在那坐了许久,说了很多心里话,又说了许多以前常和安父谈论的话题。只是,这一次,说话的人只有安心如,对面的父亲只是一片沉默,没法回答她。

    过了许久,安心如才走出了父亲的病房,又去了安妈妈所在的病房。

    在走过去的时候,安心如忍不住心里一顿悲凉——一家人都生病住在一家医院,怎么想怎么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却又无可奈何。

    安妈妈的病房在安爸爸楼下,为了随时能去照看安爸爸,特意找医院安排的。

    安心如敲了敲安妈妈病房的门。

    “进”里面传来安妈妈虚弱的声音。

    安心如被这声音刺激得好不容易忍住得眼泪差点又夺眶而出。

    安心如走进病房就看见安妈妈站在窗边的背影,安心如发现母亲比上次住院又瘦了一圈,原本健朗的身体,被疾病折磨成了弱不禁风的模样。

    安心如强忍泪水,垂在身体两侧的一双玉手,紧紧握成了拳。

    轻轻地走过去,站在安妈妈身后,问道,

    “妈,今天感觉怎么样?”

    “嗯,还好。”安妈妈转身看向安心如。

    两人聊了很久的话常,安心如看着安妈妈瘦骨嶙峋的身体,心脏狠狠地抽痛着,安心如心里想着,

    这一切,都是她所害。

    心里愧疚不已,对程旭一家子人的恨意也越发根深蒂固,仇恨的种子在慢慢发芽成长。

    安心如出了医院后,就打算去找顾城。

    安心如给顾城发了一条短信,

    ——有事想找你帮忙。

    安心如等了好一会儿,依旧没有收到顾城回复,没办法,安心如只好直接找去顾城公司。

    这边,顾城看到短信后,神色冷漠,直接叫助理陆靖进办公室,吩咐陆谨先去公司楼下等着安心如,然后把安心如直接带过来。

    安心如来到顾城公司后,被整个公司的氛围给吓了一跳,整个公司的人都是一丝不苟,争分夺秒地在工作。

    公司职员地表情也都是严肃刻板的安心如在心里忍不住感叹,

    还真是顾城的风格啊。

    安心如正准备去问前台,顾城在哪个办公室。便听到背后有人在叫自己,

    “安小姐!”

    安心如一回头,便看见陆靖从电梯那头走过来,安心如也礼貌地回道,

    “陆先生!”

    “安小姐,老板知道你要来,便让我下来等你,现在我带你过去吧。”

    安心如一听才知道,顾城原来已经看过她发的短信了,却并没有回复她,心里却隐隐有些失落。

    安心如跟着陆靖乘坐电梯,直接来到道。

    “安小姐,你在这稍微等一下,我去给你倒杯咖啡,顾总很快就会过来。”说罢便退出了门外。

    安心如有些紧张忐忑地坐在椅子上,一直在想要怎么和顾城开口提这件事,何况顾城会答应自己吗?可能又是要交易吧?

    安心如不停在心里想,要如何开口。

    过了一会儿,顾城推门进来后,便看见女人神色黯然地坐在那发呆。

    顾城迈着两条大长腿,举步生风,走到安心如对面的椅子坐下。

    安心如看着一脸冷酷的男人,心里更加忐忑紧张,开口道,

    “你来了。”

    顾城没有理会安心如有些愚蠢的打招呼放式,有些漫步尽心地坐在那。

    “那个,我有点事想让你帮忙。”安心如还是忐忑地说出了口。

    “说吧,什么事?”顾城直接了当,冷漠地问道。

    听顾城这么直接的问,安心如也不再拐弯抹角,坐正身体,捏了捏掌心,直言道,

    “我想让你帮我父母转院,最好能转去一家医学发达的私人医院。”

    顾城听了安心如提的要求,没有直接拒绝,挑了挑眉,说道,

    “转去发达的私人医院并不难,只要有钱就行。”

    安心如愣了愣,她现在根本拿不出那些钱,所以才来求顾城帮忙的。

    顾城见安心如一脸为难纠结的表情,也不再为难她,薄唇轻启,

    “凡事都讲究代价,我帮了你,你又能给我什么?”

    安心如听到顾城的话,心里腹诽道,

    ——还真是个吝啬的男人。

    可是,这本是她自己的事,没理由让顾城无条件的帮她,这样一想,安心如心里没了那股莫名的不爽。

    知道顾城要替要求,知道接下来又将会是一场交易,交易的话就该有交易的样子,得好好谈判。

    安心如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不要被对面的人的气场给吓着了,尽量提高音量说话,也不再那么小心翼翼。

    安心如直直地看着对面长相妖孽的男人,直截了当地问道,

    “好,你开条件吧。”

    顾城见安心如如此大胆直接,嘴角勾了勾,也不说话,拿出一份资料直接扔在安心如面前。

    安心如看着眼前的资料,有些迟疑,拿起资料打开,里面是箫市一家上市公司的资料,除此以外,还有另外大篇幅都是一位叫徐司昂的个人资料。

    安心如有些不明白顾城用意何为,轻皱着眉头,看着顾城,一脸疑惑,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你想要我做什么?”

    顾城冷冷开口,解释道。

    “我的公司目前在房地产投资上与这家公司有竞争,里面是这家公司的继承人,你要是能拿下这个项目,你说的我也会帮你。”

    安心如一听顾城这交易条件,顿时,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她觉得顾城一定是疯了,她虽然懂得做标书,做项目,但让她一个人去和一个上市公司抗争夺一个项目,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安心如把资料合起来,看着对面的男人,脸色郑重道,

    “这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安心如觉得顾城压根就是再揶揄自己,对于顾城对自己的态度,心里隐隐有些生气。

    “这是条件,你想想你的父母,再做决定。”顾城态度强硬,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安心如看着对面姿态慵懒地靠在椅子后背的男人。

    心里也十分清楚,顾城作为一个商人,追求利息利息是理所当然的事,这件事她若是拒绝了,那么顾城肯定也不会答应帮自己父母转院,可是父母待在那个医院身体一直不见好转,必须要转去医疗条件好一点的医院。

    安心如犹豫不觉,心里纠结得不行,她觉得自己肯定做不了顾城要求她做的事,可是为了父母,即便是做不到也一定要去试试。

    安心如咬咬牙,心里答道,

    “好!我答应你。”

    顾城听到安心如的答案,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是很满意安心如的答案,

    “那就这么定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的助理。”

    安心如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一想到那个合同,就觉得快要被生活的重量压垮了。

    “好,我知道了。”

    说罢拿起桌子上的资料放进自己的包里,然后,抬头看着顾城,

    “那我先走了。”

    说完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顾城的公司。

    陆靖站在门口,看到安心如走出来后,一脸疲惫的样子,想到自家老板估计是把那个房地产的合同给了安心如,心里疑惑重重。

    陆靖推门走进去后,站在一旁,不解地问道,

    “老板,为什么要让安小姐接这个合同呢,这个是不是有些过于难了?”

    顾城坐在沙发椅上,看着安心如刚刚坐的地方,如今已经是已经空空如也了的位置,淡淡地说道,

    “自己走出来的路才是自己的。”

    陆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