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紧紧抿着毫无血色的嘴唇,寻思着要如何不动声色地拒绝刘慧玲提出的无理要求。

    她是绝对不会把钱交给婆婆的。可是该怎么办呢?

    之前为了小姑子的事又加上现在她住院,花费了一大笔的钱,安心如现在手头上已经没剩下多少钱了。

    何况安心如知道,刘慧玲就是个无底洞,根本填不满,把钱交给她,那就等于打了水漂。

    刘慧玲见安心如没有开口,心下又是一急,嘴上却装作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

    “心如啊,妈就是替你保管,你把钱交给妈,才能存的住钱啊,不然,早晚有一天会被人骗光的。”

    安心如久久看着纯白色的床单,也无心再和婆婆计较谁才是真正的骗子。

    她知道,就算这次把钱给了刘慧玲,那么肯定还会有下次,下下次,然后是无数个下次不断循环。

    安心如非常清楚,不能让婆婆养成这样的惯性,不然……以后的日子怕是会更难熬。

    安心如抬头看了看刘慧玲,面露难色,示弱地说道,

    “我不会再被骗了,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看住自己的钱。”说完还勾了勾嘴角笑了笑,眼里坚定不移。

    安心如这话,与其说是在说给婆婆,让她放心,不如说是在提醒自己,提防眼前的人。

    刘慧玲听到安心如完全不上当受骗,有些不耐烦,突然,心生一计,立马想到安心如父母也在这家医院,而且,她深知安心如的死穴就是她的父母,立马搬出杀手锏,

    “心如啊,你看你爸妈不也在这家医院吗,你把钱给我以后,我跟你爸妈说一声,以后想吃什么让她们直接跟我说,我通通做过来送给她们吃。”

    刘慧玲说的一脸豪气冲天,一手叉腰,一手在空中乱挥动,仿佛自己真的是在做什么了不得的事。

    安心如特烦刘慧玲提她父母,一是,刘慧玲不配提,二是,担心刘慧玲又整什么幺蛾子伤害到父母。

    刘慧玲见安心如还是不答应,顿时有些坐不住了,来回在床边走动,过了一会儿,又站定,指着安心如就问,

    “心如,你不会连自己父母都不想照顾了吧,诶呦喂,我真心疼亲家。”

    安心如听着婆婆阴阳怪气的说话声,心里有烦躁又无可奈何,安心如挠了挠后脑勺,突然想到婆婆不就心疼儿子和孙子嘛。

    既然,刘慧玲拿她父母威胁她,那她也可以拿她的孙子来唬她,想到这,她就想起了莹莹。

    “诶呀,我想起了一件事。”安心如假装懊恼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头。

    刘慧玲正苦于不知如何从安心如手上拿钱,一听安心如突然发声,吓了一跳,急忙问道,

    “咋了?”

    “我今天在医院好像看到那个上次带人打我的女人了。”

    刘慧玲一听安心如说的话,愣了一下,猜到是莹莹,心里有些疑惑,不解地开口,

    “怎么了吗?”

    安心如一听,婆婆已经中招,继续撒网,

    “我看她好像挂了妇科,婆婆,她是不是怀孕了呀?”说着,摆出一副惊恐,担心失措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问刘慧玲。

    刘慧玲是个典型的农村老太太,为了孙子那真的是可以拼命的主,顿时注意力就吸引过来了。

    一听莹莹去了妇科,心里顿时慌了,指着安心如就破口大骂,

    “你别瞎说,你肯定是看错了,好端端地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别在这胡说八道。”

    “应该没有看错吧,我觉得就是那个女人啊。而且,她脸色苍白如画,看上去像是生病了的样子。”安心如为了尽快转移话题,更是下了一记猛药,给其中添油加醋,完了,还绘声绘色地表现出来。

    刘慧玲一听莹莹去了妇科,还生病了,心里“咯噔”一下,

    生病?还挂的是妇科,这到底怎么回事?

    刘慧玲焦急地再次和安心如确认,

    “你确定你看清楚了?是莹莹?”

    安心如装作没看错的样子,支支吾吾地继续道,

    “应该没看错吧。”

    看着婆婆的反应,安心如心里有一丝痛快。

    “那真的是莹莹?你到底看清楚了没有,别支支吾吾的行不行。”

    刘慧玲心里现在已经乱成一团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担心莹莹和自家那未出世的孙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刘慧玲弯腰,一双粗糙的手用力地抓住安心如的肩膀,激动地晃动安心如,双眼狠狠地盯着安心如,一遍遍地问道,

    “你确定是她吗?确定吗?”

    安心如见婆婆这么激动,心里冷笑一声,见目的已经达到,也不好再继续撒谎,不然圆不回来了,便又含含糊糊地又接着说,

    “啊,婆婆,你别晃,我难受,可能是我胃不舒服,疼得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可能也没看清楚。”

    刘慧玲见安心如一会儿肯定一会儿否认的态度,心里更加起疑,担心莹莹那边的情况,她必须亲眼看见才能放心。

    刘慧玲松开安心如的肩头,心不在焉地又坐回椅子上,安心如见状,假意担心地问道,

    “您没事吧?您这么激动干嘛呀?莹莹会不会真的怀孕了吧?”安心如忧心忡忡地继续追问。

    刘慧玲心想不能让安心如知道莹莹怀孕的事,房子和钱还没到手,还得继续装着。

    她摇了摇头,安抚道,

    “没有的事,妈就是奇怪莹莹怎么会出现在医院里而已,你不用担心她会怀孕的事,程旭不会那样做的。”

    安心如假装明白了的样子,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刘慧玲突然叫道。

    “诶呀,遭了,心如,我想起家里还有点事,我得回去收拾收拾。”刘慧玲用力一拍大腿,一脸焦急得说道。

    “嗯,没事,您去吧。”安心如巴不得刘慧玲早点离开,嘴上客气道。

    “那妈就不陪你了,你好好养病,妈先走了。”

    安心如也表现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点了点头,冲刘慧玲笑了笑。

    “嗯,那妈就先走了,记得别听那些医生胡说八道,用什么进口药。”走之前还不忘重新嘱咐一句。

    “我知道了,您去忙您的吧。”

    “那行,我就走了。”说罢拎起饭盒,跨着一个八字步便离开了病房。

    安心如见刘慧玲离开了,看着重新被关上了的病房门,顿时卸下脸上的微笑,脸若冰霜地坐着发呆。

    刘慧玲走了许久后,安心如实在是无所事事,而且,胃里还依旧很不舒服,她决定先睡会觉。

    刚准备躺下,门外的敲门声又响起来了,安心如无奈地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有气无力地对这门口,

    “进。”

    说罢门便被推开,来的是刚刚一直说尽快赶来的丈夫程旭。

    安心如看了程旭一眼,心里冷嘲道——来得真是够早的,你家蜗牛没事吧?

    程旭一进病房,又挂上虚伪的笑,假惺惺地关心安心如,着急地问道,

    “心如,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一边说着一边走进来坐下。

    安心如对程旭内心的小九九时心知肚明,但现在还不能扯破脸皮。

    也跟着假意地笑着,

    “嗯,好多了。”安心如点点头答道。

    “那就好,诶,对了,妈呢?”程旭环顾了病房一周,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问道。

    其实,他来之前和刘慧玲通过电话了,知道自己妈妈离开了以后,才赶过来的。

    安心如一点都不相信程旭说的话,知道两人适才肯定是通过电话,算计好了才逐一登场,跑来她面前演戏。

    “她老人家离开有好一会儿了。”

    “哦,这样啊?我是不是来晚了,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程旭又虚以为蛇地又开口道。

    安心如看着程旭日益精进的演技,心里忍不住冷笑一声——可惜观众就只有我一个,太浪费你精湛的演技。

    “没事了,都已经解决了。”

    “那就好,那现在用的是什么药啊?”

    “国产药。”

    安心如心里忍不住想——多亏了你那个母亲,我只能用国产的药了。

    “其实,国产的也挺好的。”程旭假模假样地安抚。

    “嗯”安心如无话可说。

    “既然都解决了,那也没什么事了,我公司还有点事没完成,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养身体。”程旭着急着要离开,似乎是多一秒的时间都不愿浪费在安心如身上。

    “嗯,你去忙吧。”安心如也不愿程旭留下,对着那张虚情假意的脸,安心如也没心思养病。

    程旭离开以后,病房终于彻底安静下来。可,安心如的内心却不安躁动起来了。

    一大早,两人轮番过来欺负她,逼迫她,威胁她。安心如真的是头都大了,再这样下去,她过不了多久,估计就会被这两人玩死。

    安心如不愿再这样被动下去,决定要好好开始反击了。

    坐在病床上,安心如冷冷得看着窗外一片晴朗,心里的寒意却丝毫未减,眼神坚定,笑了笑,

    “是时候要还回去,被动久了也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