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一番诊断之后,告诉安心如,

    “安小姐,你现在胃里还有一点残留物,需要服用一些清除药物。”

    安心如怔怔地听着医生的话,有些紧张。

    医生看出安心如地紧张,安慰道,

    “安小姐,不用这么紧张,虽然还有一点残留物,但服用清除药物后,几个疗程后就能彻底清除了。”

    安心如听到医生的话,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那就麻烦医生给我开药了。”

    婆婆刘慧玲一直黑着脸坐在一旁,看着安心如和医生一行人。

    医生紧接又开口道,

    “这药物分进口的和国产的两种,国产的便宜一点,进口的要贵十倍,不过从疗效来看,当然还是进口的要好,国产的虽然便宜,但对胃有一定程度上的损伤。”

    一旁的刘慧玲一听到要贵十倍,双眼顿时撑圆。

    安心如则一脸认真地听着医生说的话。

    “不过,安小姐还这么年轻,而且你的胃本身就有一些问题,我建议安小姐使用进口的好。”

    安心如听到医生的话,想起当年父亲因为胃溃疡,做胃镜时痛苦的模样,安心如决定使用进口药。

    “那麻烦医生给我开进口药吧。”

    一旁的婆婆一听安心如要用进口药,立马就坐不住了,冲过去就大声嚷嚷,

    “哪有什么进口药和国产药的分别啊,都是医生骗人钱的手段。”

    安心如听着婆婆又开始闹,皱了皱眉,看着已经开始张牙舞爪的人,异常烦躁。无奈地看着刘慧玲,说道,

    “婆婆?!”

    “心如,你听妈的,哪有什么进口药要贵那么多,别听这些医生的。”刘慧玲说着把还指了指一旁的医生。

    医生看着这突然爆发的争吵,听着刘慧玲对他的责骂,面露尴尬,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旁的一位护士却忍不住了,嗓门洪亮就说道,

    “这位是患者家属吧,你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医生都是为了患者着想,才给出建议,你可以不采纳,但不能这样胡说。”护士有些胖,说完这几句话,就气喘吁吁了。

    “我和你说了吗,小丫头片子,你们医生可不就是骗钱吗,哪有那么贵的药啊,心如,你可不能听信这些人的话。”刘慧玲完全不把医生放在眼里,一边有回头劝说着安心如。

    安心如气得脸都红了,她实在不想和婆婆闹起来,看着无辜遭罪的医生,安心如觉得非常内疚,

    “医生,不好意思,我婆婆太激动了,有些口不择言。”

    医生是个性子温和的人,虽然不满刘慧玲的话,但并没有生气,和安心如说道,

    “没关系,你们好好商量再做决定吧。”

    “好的,谢谢医生。”

    刘慧玲见安心如完全不听自己的,顿时有些狗急跳墙,弄得花的是她的钱一样,不依不饶地接着骂,

    “安心如,你不会真打算用进口药吧,你这么一点点小病,又是住院又是要用进口药的,你这是在浪费钱,我刚给你说的话都白说了是吧?!”

    安心如转过头来,怒目而视,语气也不再客气,

    “这是我的身体,我有权做主。”

    刘慧玲一听安心如这话,知道安心如坚持用进口药,更是撒泼吼道,

    “你刚刚还说没钱,这会又要用进口药,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整天吃我的,不给家里一毛钱,问你拿个钱给家里买菜,你也拒绝,现在却要用钱去买什么进口药,你这一点点小病,用什么进口药,小题大做。”刘慧玲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安心如看着婆婆在这撒泼耍赖,心里也是怒火中烧,吃她的?这话也说得出口,安心如被气得无话可说。

    医生查房时,基本不会关门,加上刘慧玲的大嗓门,陆陆续续有些人走过来看热闹,在门外开始议论纷纷。

    安心如不想闹得太难看,却又和婆婆说不清楚,只得决定打电话给丈夫程旭让他来解决这件事,

    “喂,程旭吗?你现在能来医院一趟吗?”

    “怎么了?我很忙。”电话那头明显很不耐烦。

    “婆婆在医院里闹开了,我劝不住,你过来吧。”安心如也不愿都和程旭说,但实在能收住婆婆刘慧玲的就只有丈夫程旭。

    “我妈怎么了?”程旭一听到自己妈妈的事,有些疑惑。

    “医生建议我用进口药,妈听了嫌贵,不让我用。”安心如耐着性子说道。

    “哦,这样啊,你等着啊,我马上来。”程旭嘴上这样应答着,便快速地挂断了电话。

    安心如看着依旧骂骂咧咧的婆婆,也不说话了,任由婆婆骂。

    “你这个败家女人,这么奢侈浪费,一点点小事你就进口药进口药的,我问你拿个菜钱,还威胁拒绝我。”

    安心如也不理会,等着程旭过来解决。

    医生看病人家属情绪这么激动外面又有病人开始围观,也不愿在这多待,和安心如说道,

    “安小姐,那等你决定好了,再告诉我们吧。”说罢就走了。

    医生们走后,刘慧玲还继续骂骂咧咧了很久,安心如实在听不下去了,

    “你不累吗?歇会吧。”

    刘慧玲被安心如这样一嘲弄,顿时面红耳赤,但她确实是累了,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狠狠地盯着安心如。

    过了许久,安心如已经不知道是几次看向门外了,可就是迟迟不见那个说好会立马赶来的男人。

    安心如无奈,只好又拿起电话拨给程旭,电话那头却只有一片忙音,安心如听着忙音,心里的火“蹭蹭”地往上涨,安心如估摸着程旭压根就不打算过来,嘴上答应得好好的,挂掉电话后却又关机。

    安心如心里愤然不已,想着程旭那副嘴脸,心里一阵恶心。

    一边是婆婆的步步逼人,一边是丈夫的置之不理。一个倚老卖老,一个口腹蜜剑。

    安心如想到自己和这样的人竟然一起生活了三年,忍不住自嘲道——安心如啊,你可真有能耐,这三年里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正巧,医生已经查完房了,经过安心如病房时,又进来询问,

    “安小姐,决定好了吗?”

    安心如听到声音,回过神来,略抱歉意地看着医生,正欲开口,一旁的婆婆却抢先开口了,

    “安心如,你还是要用了这进口药吗?你对得起你的良心吗?你宁愿浪费这钱也不愿给家里生活用是吧?你真是够狠心的。”刘慧玲恶狠狠地威胁。

    安心如看着为了阻止她的婆婆,一边颠三倒四。一边言辞威胁,给她扣上一的,她所有的痛苦都源于自身的软弱。

    安心如在心里忍不住感叹,

    顾城,你的嘲讽还真是一针见血啊!

    安心如最终苦涩地笑了笑,看着医生无奈地说道,

    “医生,我用国产的就好了。”

    医生听安心如这样说,面对这种场面,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那好,那就开国产的药。”

    医生走后,安心如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她无力地靠在床头,双眼失神。

    刘慧玲见安心如最后放弃了进口药后,心里得意了一番,走过去,得意洋洋地说道,

    “心如,你就该听妈的话,那医生啊,一看就是为了骗你的钱,要不是妈,你可能就要被他骗了。”

    安心如连头都不愿转动一下去看一眼又开始自说自话的婆婆,心里却想怒吼——不要脸!!!

    刘慧玲走到安心如床边坐下,安心如被子里的腿忍不住朝外挪了挪,不想靠近刘慧玲一点。

    刘慧玲浑然不觉,又开始“苦口婆心”地说,

    “心如啊,你别怪妈,妈这都是为了你好,我也不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你难看,只是,如果我不那样做,那些医生肯定会缠着你,变着法子套你的钱。”

    安心如不理会,刘慧玲又继续说,

    “心如,妈也是一片苦心,你现在还年轻,不知世间险恶,这些个医生啊,虽然一个个长得慈眉善目,但心里一肚子坏水。妈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人没见过,你听妈的准没错。”

    安心如听到婆婆说的这些话,一阵恶寒,心里忍不住“呵呵哒”——这里最坏的就是你,别把锅扔给医生,比起你说的,我更相信相由心生,哼。

    “心如啊,你还年轻,好多东西看不透,你今天差点就被骗了一大笔钱,你把钱交给妈保管,免得你不懂事,乱花钱,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安心如听到这,冷冷地瞥了一眼,滔滔不绝的婆婆。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保管。”

    刘慧玲一听安心如拒绝了自己,又不紧不慢地说道,

    “心如,妈只是帮你保管,钱啊,还是你的钱,你需要花钱的时候,和妈说一声,妈会拿给你的。”

    安心如紧紧捏住双手,微微颤抖,压着声音重复道,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保管。”

    “你可以保管什么呀?你今天差点就被骗了,你还是把钱啊,存折什么的交给妈替你保管,听话,给妈替你保管。”刘慧玲见安心如还是拒绝,语气变得强硬,开始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