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靖走后,安心如安静地靠在病床上。

    胃里时不时传来一阵痛感,安心如额头微微有些冒汗,想到自己的胃,安心如就想起昨晚被下药的事,越想越奇怪。

    心里满是疑惑,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她明明就什么都没喝,只喝了自己水壶里带来的水,总不可能是自己的水有问题吧,这不可能有问题啊?

    安心如百思不得其解,把昨晚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思前想后地回想了一遍,可就是找不出哪里出了问题。

    安心如想得正入迷。

    病房门就被推开了,打断安心如的思考,安心如好奇地抬头看向门口,发现门口站着婆婆刘慧玲,心里更加疑惑,又有些担心。

    婆婆每次出现都没什么好事,不知婆婆此次来这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刘慧玲一进门,就眉欢眼笑地朝安心如走去,嘴里还不忘担忧地问道,

    “心如啊,我听程旭说你生病住院了,身体没事吧?怎么样了啊?”

    安心如看着婆婆对自己如此友善,心里的疑惑更加重。

    安心如心里疑惑,但,表面功夫还是得做足,她笑了笑,看着婆婆,说道,

    “没事,不是什么大病。”

    “没事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一听说你生病了,我就担心得不得了。”婆婆虚情假意地说道。

    安心如也周旋道,

    “让你担心了,我没什么大事。”

    “心如,吃过饭了吗?”婆婆突然又开口担心地问道。

    “还没有,”安心如摇了摇头。

    “你看,妈就猜到你还没吃,特意从家里做了点带过来。”刘慧玲献宝似地将手中的饭盒举到安心如眼前。

    安心如不知道婆婆又有什么鬼打算,想起婆婆之前给她水里放安眠药的事,虽知道婆婆不可能蠢到在医院里给她下药,但还是隐隐有些不安。

    “你不用这么费心,医院里有快餐的。”

    “诶呦,医院那东西能吃吗,我就是担心医院伙食不好,不是人能吃的,才专门为了你做了一顿饭菜,寻思着给你补补身体。”刘慧玲说着把饭盒递过去给安心如。

    安心如迟疑地接过来,不忘道谢,

    “谢谢,麻烦你了。”自从婆婆刘慧玲把安妈妈气病倒了以后,安心如再也不愿开口叫刘慧玲妈了。

    叫一声,安心如就觉得自己背叛了安妈妈。

    安心如打开饭盒,一看才发现,只有一碗寡淡的稀饭,还有两碟小菜,一碟青菜,一碟土豆,一点荤菜都没有,而且,小菜看起来也干涩,没什么油水。

    安心如看着这顿饭菜,心里冷笑,到底是谁给的勇气,说医院东西难吃,做饭给她补身子的。

    紧接着,婆婆刘慧玲又开口说道,

    “你现在胃不好,吃点清淡的饭菜和粥,才能让身体好得快一点。妈也是为你身体着想。”

    安心如听着婆婆的解释,怒气填胸,心里吐槽婆婆的话,

    为我着想,不愧是一家人,说话的方式都这么想,真是让人头疼啊。

    安心如看着碗里的饭菜,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筷子。

    刘慧玲见安心如没有动作,催促道,

    “快吃呀,我怕冷掉,还特意急急忙忙地赶过来呢。”她这话一出,安心如即使再没有胃口,也不得不吃,否则又得被抓住把柄,各种谩骂。

    安心如勉强自己露出一个算得上有礼的微笑,拿起筷子开始小口小口地吃起来。

    她本来就没什么胃口,加上饭菜味道的确是不怎么样,象征性地吃了一会后,就放下筷子,说道,

    “我吃饱了。”

    “心如啊,你怎么才吃这么一点啊,是不是妈做的不好吃呀?”刘慧玲一脸委屈地说着,眼眶里甚至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安心如见状,生怕安心如等下演技大爆发,闹得医院也不得安宁,立马解释道,

    “不是的,好吃。就是我胃不太舒服,现在不怎么吃得下东西,很抱歉,真是浪费你一片苦心了。”

    “这样啊,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刘慧玲什么都没有说,第一次就这样放过安心如,让安心如有些诧异,她还在担心刘慧玲会不会和她大吵一架呢。

    刘慧玲把饭盒收起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拉过安心如的手,轻轻地拍了拍,说。

    “心如啊,妈还有点事想和你商量商量。”说着又抹了抹眼角那硬被她逼出来的眼泪。

    “嗯,你说吧。”安心如也极力配合婆婆这要拿奥斯卡奖项的演技。

    “你也知道,咱家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程旭现在需要周转资金,没什么钱,你小姑子也刚出去工作,我一个老太婆,什么也干不了,家里,现在就你一个人能赚钱的人了。”刘慧玲打着感情牌,娓娓道来。

    安心如隐隐约约猜到婆婆是要问自己拿钱,也不插嘴,让刘慧玲一个人哭诉她所谓的难处。

    凭你这演技,进击好莱坞完全不是问题。安心如在心里嘲笑。

    “现在家里是真的很困难,我就寻思,心如你能不能拿出点钱,补填家用,也就平时买买菜用。”说完还假装一脸真诚地看着安心如,期待安心如能答应。

    安心如一听。果不其然,又是找她拿钱,这一家人真是一大早就赶趟着跑来问她拿钱。安心如已经不想再应付这些,打算直接给点钱让刘慧玲离开好了。

    “需要多少呢?”安心如柔柔地问道。

    刘慧玲一听安心如同意了,顿时喜笑颜开,笑得脸上皱纹挤在一堆。

    把屁股从椅子上挪到安心如床边坐下,殷切地看着安心如,却狮子大开口道,

    “那就给两千吧。”

    安心如一听婆婆开口就要两千,心里冷哼,还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真当她是钱罐子,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两千?我现在也没什么钱,拿不出那么多。”安心如虽然不愿与婆婆纠缠,但也不愿给那么多,所以直接拒绝。

    刘慧玲一听,脸色微微一沉,眼珠提溜转了一圈,又立马掩盖过去眼里的愤怒,假笑着对安心如道,

    “心如啊,我拿这钱,也不光是为咱家里买菜用,你父母现在都生病住院了,也得好好补补身子不是,我拿这钱,买些好菜,回头给你爸妈做点有营养的东西,好让他们快些好起来。”刘慧玲拿出安心如的爸妈说事。

    安心如深知自家婆婆的德信,完全不相信她说的鬼话,何况她爸妈生病住院也全是拜他们所赐。竟然还妄想拿她父母来唬她,真是可笑。

    不过,拿她爸妈做幌子骗钱,这婆婆刘慧玲的手段还真是越来越精明了。安心如在心里冷冷地想。

    “我现在是真的拿不出来,最多只能拿一千。”安心如也不愿多费口舌,打算用一千块封住婆婆的口。

    婆婆一听这话,立马原形毕露,脱下伪装的外套,疾言厉色地朝安心如吼道,

    “一千块怎么够,至少两千。”态度强硬,一副不给钱就赖着不走的样子。

    安心如任由婆婆耍赖,转过身去,不打算理会。

    刘慧玲一见安心如直接无视自己,顿时火冒三丈,指着安心如的鼻尖就开骂,

    “安心如,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是想饿死我们是不是?我就不信,你一个有工作的人,拿不出区区两千块钱。何况,我也说了,这钱也包括你父母的份了。”

    安心如扶额,就知道婆婆不会轻易过自己,也不多言,冷笑着道,

    “你想要两千也不是不可以。”

    刘慧玲一听有戏,脸上的表情微微放松,笑着对安心如道,

    “我就知道米不可能会真这么无情,抛下家里人不管,抛下父母不管。”

    安心如实在是受不了婆婆这千变万化的嘴脸,一天到晚这样过也不嫌累。

    安心如立马出声打断婆婆的话,不想等下打脸的时候,婆婆过于尴尬。

    “我之前的钱都拿去给小姑子交保证金了,现在身上是真的没什么钱,不过,你要是急需的话,现在还可以如警局拿回那笔钱。”

    刘慧玲一听安心如要去警局拿回保证金,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女儿可能又要进监狱了,脸顿时像吃了苍蝇一样,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点头答应,

    “那行,就拿一千吧。”

    安心如见婆婆终于安静下来,同意自己,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便从包里,取出一千块钱,递给婆婆。

    刘慧玲虽然拿到了钱,但并没有达到她的预期两千块,黑着一整脸,一言不发。

    而,此时,一名医生带着几名护士过来查房,医生温和有礼地开口询问安心如的身体状况,

    “安小姐,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安心如微笑回道,

    “嗯,就是胃里还有些不舒服,其它都还好。”

    “这是正常情况,身体没什么异常就好,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说。”医生叮嘱道。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会检查一下安小姐现在的各项指标。”

    安心如也配合医生的检查,开始测量各项身体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