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粗暴地吻上去,长驱直入。

    安心如浑身瘫软,无力反抗,任由顾城动作。

    顾城一会儿,便转移阵地,吻上了安心如的白颈,再到香肩,留下一串红色暧昧的印记。顾城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泰若自然地解开安心如的衣扣,女人曼妙的身姿暴露无遗,顾城肆无忌惮地开始蹂躏上那对傲然挺立的胸脯。

    安心如在顾城的摆弄下,身体微微颤抖,想要避开却又不自觉迎了上去。顾城解开安心如的文胸,薄唇游移到高耸,刺激着安心如。

    安心如浑身一抖,受不了这刺激,连连后退,想要逃过男人的魔掌。奈何男人力大无比,她根本无处可逃,心里开始害怕,努力睁开眼,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却纹丝不动。

    顾城的的手掌,移到安心如小腹,开始慢慢地往里伸,安心如火热的身体在感到顾城的手指时,一惊,眼泪直直地开始往下掉,声音颤抖地说道,

    “别,不要,顾城,不要。”

    本来沉浸在其中的男人听到安心如的带着哭腔的声音,身姿一愣,抬头一看,发现安心如一张小脸早已泪流满面,眼里闪过一丝心疼,皱了皱眉。

    安心如嘴里还在呢喃着,

    “顾城,不可以,求求你……”

    顾城无可奈何,微微起身,盯着身下的女人,强压下身体里的欲-火,声音沙哑地咒骂,

    “该死的!”说罢便起身,看着床上瑟瑟发抖的女人,眉头紧蹙。

    安心如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她做不到,即便丈夫出轨了,可她们还没有离婚,她也还是一个已婚女人,她无法接受自己出轨。

    安心如骨子里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她不愿做这种违背道德的事,并不是担心对不住丈夫,只是无法接受出轨后的自己。

    安心如看着床边身姿挺拔的男人,有些歉意,声音嘶哑地说着,

    “抱歉,我还做不到。”

    顾城冷冷地看了安心如一眼,便转身进了浴室。

    安心如躺在床上,身体难受不已,心里却又觉得可悲,想起今晚秦主任和杨总给她下药,就又气又怕,她憎恨着一直活在别人的利用和背叛当中,还什么都反抗不了,任人宰割的自己。

    顾城快速地冲了一个冷水澡,将身体的欲-望彻底压下去后,裹着浴巾走出浴室门,换上一套新的衣服后,又重新走到床边。

    发现床上的女人浑身都在发抖,像是在极力忍耐,死死地咬住嘴唇,直至嘴唇被咬破渗出血滴,与惨白的唇色形成两种极端。

    他阴沉着脸,眼里的闪过一丝低落和烦躁,似是对安心如的拒绝有些不满,又像是对放过女人后的自己有些不满。

    沉寂了一会儿,顾城又回到之前的面目表情,他弯下腰,将安心如散乱的衣服整理好。

    安心如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她害怕自己会将错就错,只能更加用力地咬住自己的嘴唇,蜷缩着身体。

    顾城看着女人嘴唇上渗出的血滴越来越大滴,快要滴落下来,皱了皱眉,伸出手捏住安心如的下颚,迫使安心如不得已松开了紧咬的唇。

    带着一丝狠戾,威胁道,

    “你要是再咬你自己的嘴唇,到时候,就别再求我放过你。”

    安心如隐隐听到顾城的威胁,立马打消了继续去咬嘴唇的想法,只能拼命在心里忍住。

    顾城见安心如听话后,才从床上把她抱起来送去医院。

    顾城刚洗完冷水澡。身上凉凉的,安心如一被抱起来就忍不住双手攀上他的脖子,整个身体贴上去,嘴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

    “该死的!”顾城看着怀里极其不安分地安心如,忍不住皱着眉头低咒一声。

    看来刚刚的冷水澡算是白冲了,顾城无奈的加快了脚步。

    来到医院后,顾城提前打电话安排好的人,已经在医院门口等候,见顾城来了,立马推出担架推车,顾城将安心如放上去后,一行人又急急忙忙地将安心如推进手术室,进行洗胃手术。

    一场漫长的煎熬,直到安心如觉得自己都快要死在手术台上了,手术才停止。

    安心如洗完胃后,身体变得格外的虚弱,躺在病床上痛苦扔在继续,她捂着肚子,疼得整张小脸都没有了血色。

    顾城走进来看着床上正忍受巨大痛苦的人儿,冷冷地看着安心如,眸底的光讳莫如深:

    “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痛苦吗?”

    安心如捂着肚子蜷缩在床上,听到顾城的话之后有些无语:“我生病了。”当然痛苦,后面半句安心如疼的没能说出口。

    “因为你太弱!”顾城冷眼看着神色痛苦的安心如,没头没尾的撂下一句。

    但是安心如还是听懂了,面对如此一针见血的批评和嘲讽,安心如虽有些不满,但又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在心里默念一遍顾城的话后,默默地记在心里,并暗暗地发誓道,

    未来,一定要让所有利用背叛她的人一点一点全都还回来。

    有些不甘,但还是承认道,

    “我知道。”

    顾城冷哼一声,对安心如所说的不置一词,他抬腿走到一旁坐下,声音清冷,说出的话却像是有温度的,

    “早点睡吧。”

    安心如看着顾城,摇了摇头,

    “我睡不着。”脸色依旧难看,表情都有些扭曲。

    “安心睡吧,我会在这陪着你的。”顾城抬眼看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安心如听到这话时,身体明显怔住了,她瞪着眼睛看着顾城,似乎是在思考顾城到底说了什么,她怀疑自己幻听了。

    安心如愣了许久,确定顾城说的是会陪她后,心里悄然流过一股暖流。

    眼前的男人,虽然凶狠危险,但却让她莫名觉得安全放心,好像只要身边有他,她真的可以卸下心防安然入睡。

    安心如轻轻地道,

    “谢谢。”

    顾城像是没有听到安心如的声音一样,并没有理会安心如的道谢,慵懒地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在处理一些事情

    半夜时分,安心如梦见自己被下药后,杨总带着保镖朝她走来,她拼命地往前跑,眼看一行人就快追上她了。安心如猛地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惊出了一身大汗。

    呆呆的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她才晃过神来,脖子上冷汗涔涔,她难受的皱了皱眉,然后转头伸手去拿桌子上的纸巾。

    只是她一扭头便愣住了,伸出去的手就这样僵在半空中,嘴唇微微张着。

    顾城双手交叠着,爬在她的床沿睡着了。她看着看着便出了神,男人仿佛精雕细琢般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脸,真的是俊美异常。

    睁开眼时像是个恶魔,睡着的时候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安心如忍不住伸手想去摸一摸男人的头。

    顾城现在这样安静睡着的模样,安心如还是第一次见,想到顾城真的如他所说陪着她,寒冷了许久的心,像是万物复苏时,春暖花开。

    手伸了一半最终还是没敢摸下去,安心如慢慢的收回手,最后看了一眼顾城的睡脸,又安然地,慢慢沉睡过去。

    翌日,安心如被电话铃声吵醒,她迷迷糊糊地伸手去拿病床桌子上的手机。一看才发现是丈夫程旭打来的电话,脸色顿时有些微沉,安心如一边揉着发紧的大脑,一边接过电话。

    “安心如,你上哪去了?”电话一接通,程旭就大声质问着安心如。

    安心如听着丈夫质问的语气,也忍住一团怒火,表面上却不瘟不火地答道,

    “我在医院。”

    “安心如,你少跟我装,我去了医院,你根本不在。安心如,你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已经学会撒谎骗人了。”程旭在电话那头,不管不顾地就开始开骂。

    安心如本来身体就虚弱,一大早还要听一个厌恶的人在这对着她又吼又叫的,心情一下子,就抑郁下来。

    “我没有撒谎,程旭,我现在就在医院。”安心如担心程旭找不着她,会跑去和她父母吵闹,到时候还惊扰了父母,于是,耐着性子又解释了一遍。

    程旭那头显然没有听进去,依旧传来阵阵咧骂声,安心如听着特别累,但又无可奈何,拖着疲惫的身体,虚弱地道,

    “昨晚,我突发急性肠胃炎,现在就在医院里。”

    程旭似乎是听出了安心如的虚弱,停下了咒骂,立刻问道,

    “那你现在在哪个医院?”

    “就在我母亲所在医院,我在304病房。你别告诉我妈,我不想她担心。”安心如说完之后不忘嘱咐一句。

    “那好,我知道了,我现在立马过去。”程旭说完,那边便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

    “嗯,我挂电话了。”

    安心如极其不愿看到程旭,但又担心程旭会和母亲闹,只得忍着,答应程旭让他过来。

    挂了电话之后安心如忍不住看向昨天顾城睡觉的地方,此时那个地方已经没有顾城的身影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安心如有些好奇,心底又有淡淡的失落。

    可能是昨晚有顾城的关系,她竟然难得的一夜好眠,就连顾城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