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总在萧市可谓位高权重,从秦主任如此谄媚讨好他的态度就可见一二。

    安心如还记得杨总对她说过,讨好他的女人不少但像安心如这样拒绝他的女人,还真少见。

    杨总的眼神死死地锁定在安心如身上,安心如假装看不见,两年前她拒绝杨总后,以为这事就那样翻篇了,没想到,这杨总还不死心,又出现了。

    秦主任见安心如心不在焉的,顿时有些不快,凌厉地看了一眼安心如,示意她赶快去讨好杨总。

    “心如,想什么呢?杨总这么赏识你,你还不好好谢谢杨总,敬杨总一杯。”

    “不碍事,年轻人嘛,有个性是好事。”

    杨总向安心如,眼睛笑得眯成了条缝。

    “杨总客气了,我吃得慢,自己来就好了。”

    安心如立即推脱拒绝,自从上次被秦主任坑害后,她出席饭局后,都变得小心翼翼,不敢轻易地动筷子。

    杨总听到安心如的话,顿时脸色一沉,秦主任见状,阴阳怪气地说道,

    “年轻人有个性是好事,但个性过头了的话,可能就容易惹祸上身。”

    安心如听到秦主任的话,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说道,

    “不好意思,杨总我今天身体状况不是太好,还望杨总见谅。”说罢颔首表示歉意。

    杨总放下酒杯不说话,一个眼神秦主任立马明白。

    秦主任见杨总生气了,立马狠狠地瞪了安心如一眼使劲给眼色,阴阳怪气道,

    “心如,杨总如此大度,还不好好敬杨总一杯。”

    安心如有些恍惚地看着桌子上的酒杯,不安感一波一波向她袭来,大脑在飞速地运转却又空白一片,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一旦喝下这杯酒恐怕她今晚是在劫难逃了。怎么办?!

    她咬了咬牙,忍气吞声地走过去,压低了身子,弓着腰,无比的恭敬道:“不好意思,杨总,我先去一趟洗手间。”

    杨总再不甘也没用,出来混还是要点面子的。安心如态度如此低了,他能怎么办?

    点了点头,示意安心如可以去。

    安心如才走到洗手间,催吐,把刚刚咽下去的菜又全部吐出来,不敢多待,收拾了一会儿又立马回到了包厢。

    安心如一进门,秦主任就朝她招手,

    “心如,过来,陪杨总喝几杯。”

    安心如一听,秦主任这是打定主意把自己往过冷里推啊,明知道她和顾城的关系,却还是冒着得罪顾城的风险,坑害她。

    看来,秦主任这次真的收了不少好处,今晚怕是不太好逃脱了,怎么办才好?安心如在心里焦急地想着。

    安心如走过去假装要和他们喝酒,趁两人没在意的时候,立即用自己带来的水,倒在另一个杯子里,替换了酒杯。

    而此时,顾城的办公室内。

    陆靖精致的汇报着工作,“老板,刚才杨总来电话说,今晚的约先取消。”

    顾城一听,皱眉,冷声问道,

    “理由?”

    “说是今晚有其他的约了,改日一定和您好好赔礼道歉。”陆靖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

    顾城抬眼看了一下,眼里的寒光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查清楚是和谁约了吗?”

    “嗯,是鼎力公司的秦主任,不过,想来奇怪,这杨总怎么会为了鼎力推掉我们的约呢?”陆靖有些好奇地问道。

    顾城一听是秦主任,眼里闪过一丝狠厉的光,

    “去给我打听一下他们现在在哪个饭店?”

    怕是那个女人又被拿去当替罪羔羊了。

    “是!”陆靖立即应答道,说罢转身出门。

    顾城放下手中的银色钢笔,靠在椅子上,目光看向窗外,表情冷厉。

    几分钟后,陆靖又折回来,和顾城报告道,

    “老板,查出来了,在世纪佳缘饭店,好像除了秦主任以外,安小姐也在。”

    果然,顾城听到这话后,表情更加阴厉,随即起身,迈着一双大长腿便离开了总裁室。

    陆靖看着顾城的举动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城一路疾驰,开车的时候心里莫名地烦躁,整个把公路当成了跑车赛道,眼看时速表的数字就要飚到一百八,一路上闯了十几个红灯。

    酒店那头,安心如喝下水没一会,就觉得不对劲了。隐隐约约觉得头有些晕晕乎乎,看人的脸都开始模糊。

    暗叫不妙!

    “杨总,秦主任,你们先吃,我去趟洗手间。”

    “心如,你没事吧?”杨总一脸得逞的模样,虚情假意地问道。

    “没事。”安心如说着站起来,脚步有些虚浮地走出了包厢,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大脑一片混沌,手足无措,安心如死死地咬住一片发白的嘴唇,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

    她该怎么办?——

    顾城赶到时,安心如正有些摇摇晃晃地在走廊里,找洗手间。身后跟着杨总派来的五六个黑衣保镖,拦住安心如的去处。

    安心如无处可逃,看着身后的几人,安心如有些惊慌失措,眼里的恐惧清晰可见,瞳孔也跟着无限放大,她伸手抹掉额头的汗珠,胳膊却在微微发抖,她有些站不住,靠在饭店的墙壁上,不知所措。

    顾城看着那一抹瘦小的身影,脸一沉,大步走过去,一把扯过安心如,厉声喝道,

    “安心如,你真是越来越不老实了啊?”

    安心如被顾城大力一扯,本来就有些站不稳的身体,险些摔倒,她立马扶上顾城的手臂,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顾城的声音,有些惊讶地抬头问道,

    “顾城,你怎么在这啊?”

    顾城看着眼前女人白玉般的脸庞上,染上一抹异样的红,心里顿时猜到,女人可能被下药了,脸色也跟着越发铁青。

    安心如看着顾城,可男人的脸却越来越不清晰,出现了好几个重影,她觉得脑袋越来越沉重,她用手按在太阳穴上,揉了揉。

    “我怎么觉得有些热啊?走廊的空调是不是坏了?”

    顾城看着安心如绯红的脸,,抓住安心如的手越发用劲,安心如被她抓得一疼,立马抗议道,

    “疼,放开。”

    顾城一言不发,拖着安心如就进了一旁的洗手间,粗暴地用冷水拍了安心如一脸,安心如被冷水刺激得一个激灵,意识才有了一丝清醒,定睛看着顾城,声音因为药物的关系,有些沙哑,

    “你干什么啊!”说罢甩了甩手,离开洗手间又回到包厢。

    顾城双眉紧蹙,看着安心如摇摇晃晃的身影,心里顿时升起一团怒火,但还是跟了上去。

    顾城一走进包厢,秦主任都愣了愣,不明白顾城怎么突然出现,背后不知不觉湿了一大片。

    “杨总,不介意顾某不请自来吧。”杨总作为萧市商业里的大头目,连顾城也不得不对他忌惮三分。

    刚才进来的保镖,和杨总说了顾城来了的事,隐约猜到顾城此次前来的目的,不冷不热地说,

    “哪里,来了便是客。坐”说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顾城走过去坐下,笑了笑,

    “杨总,此次推掉与顾某的约,想必是有更大的合同吧?”

    杨总一听这话,心里有些欣赏顾城,话里明显是给他下套了,但,明知是套他也得钻。否则,一旦否定,虽然顾城的公司目前来看,与他还有一些差距,但有这样一位精明的管理者,想来不久就能和他硬碰硬了,何况他这次的确不是来干什么正经事,为了一个女人,推掉与顾城的约,怎么都说不过去。

    杨总在心里盘算了一番,心里了然,面上却丝毫不显山露水,说道,

    “和秦主任刚好有些公司的事要解决,还请顾总不要介意。”

    “既然这样,顾某也不好再过多打扰,只是,这安小姐……?,”说罢看向全程不敢与他对视的秦主任问道,

    秦主任一听顾城叫他,也明白现在的状况,知道杨总已经放弃了,他战战兢兢地回道,

    “是的,顾总。”

    “我看她身体不舒服,我先替把她送去医院。”

    “那,那,有劳顾总了。”

    顾城笑了笑,又朝杨总点了点头,便带着安心如离开。

    看着两人扬长而去的背影,杨总的脸色可想不是一般的难看,他阴狠狠地道,

    “这顾城为了一个女人,竟敢这样跟我对着干!”一旁地秦主任见顾城进来后,便一直不敢看顾城,现在两个大头都得罪了,更是忐忑不已。

    顾城搂着安心如离开饭店,期间安心如还在顾城的怀里有些难受地扭动着身体。

    顾城打开车门,一把把安心如扔在副驾驶的位置,自己也上了车,发车前,顾城凑过去替安心如扣好安全带。

    此时,安心如的药性开始有反应了,她浑身发热,躁动不安,却又瘫软无力,感觉到顾城凑过来后,身体更加燥热。

    忍不住伸手想去推开顾城,在触摸到顾城身体后,又贪恋那个热度,在顾城身上一顿乱摸,顾城一把抓住女人不安分的双手,警告道,

    “别惹火上身。”说罢退回驾驶位,驱车而去。

    但,安心如坐在副驾驶上,感觉身体有一股热气在四处乱窜,她越来越不安分地开始扭动身体,试图驱走这邪乎的热气。

    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安心如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衣物,顾城瞥了一眼女人不安分地动作后,又加快了车速。

    安心如动作开始越来越放肆,她看到旁边的男人后,眼里满是欲-望,渴望触摸。

    她也的确这么做了,安心如把手伸过去,拉着顾城的手臂,顾城回头看了一眼,女人更加痛苦压抑的表情后,下腹微微隆起,咒骂了一句,

    “该死的!”说罢,他摇下车窗,任狂风灌入,虽然是夏季,但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微凉。安心如暂时安静下来,顾城却在极力忍耐。

    顾城把车开回了之前的别墅,把安心如从车上横抱下来,开门,上楼,然后,一把把安心如扔在床上。

    没了风的作用,安心如体内的火又开始为非作歹,四处乱窜。

    顾城看着床上,面色绯红,吐气如兰的女人,也隐约感到体内有一股热流朝下涌入,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安心如睁开迷糊的眼睛,看着眼前模糊高大的身影,嘴里呢喃着,

    “好难受,好热,哈——热——”一边说着用手去撕扯身上的衣服,很快衣服被扯开,露出那一对圆润挺拔。

    顾城看着那雪白刺眼的一幕,眼神一暗,欺身压上去,

    “是你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