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看着资料上的内容,脸越发阴沉。

    第一张纸上写的全是关于丈夫小三莹莹的资料。

    原来,莹莹本名赵丽娟,今年二十三岁,原先在一家公关公司上班,赚了一笔钱后,便离开公关公司,自己出来经营了一家ktv,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与丈夫程旭两个勾搭上了。

    安心如看得格外的认真,顾城给她的资料上面记载得也非常详细。安心如翻到后面几页的时候,一个她已经在心里背得滚瓜烂熟的号码忽然映入她的眼球。

    她紧咬着下嘴唇,死死地盯着那个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去核实,当最后一个数字和脑海中的数字相互重叠,确认无误后,安心如彻底醒悟,随之对小三莹莹恨意也深入骨髓。

    资料上显示的号码就是家里电话上显示过的号码,也正是这个号码打给了安爸爸,害得安爸爸气急攻心,倒下住进了院,现在都没能醒过来。

    原来一切都是莹莹搞得鬼。

    安心如顿时勃然大怒,手指狠狠地捏着资料的纸张,纸张也被蹂躏成皱巴巴的样子,安心如拿着资料从椅子上“腾”地站起来,大步流星准备冲出病房,去找小三莹莹算账。

    安心如刚走到病房门口时,安妈妈似乎是被病痛折磨地忍受不住了,即便是在梦里也因为极度不舒服地而呻-吟出了声。

    安心如听到安妈妈这一痛苦的呻-吟声,身体顿时僵在了原地,眼里泪水不停地打转。

    她才意识到,她现在已经没有资本再闹了,她的两座靠山都倒下了,她只有让自己一点点地成长才能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看着病房的素静的门,安心如站在门口久久地发呆,在心里不断默念:我一定要变强一定要变强。终于心里的怒火被暂时压制住后,安心如才转身回到病床前坐下。

    她看着母亲紧锁的眉头,轻轻用手替母亲抚平,眼里满是担忧和心疼。

    安心如从包里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看着今天才存进去的号码,犹豫了很久,才编-辑了一条短信点击了发送。

    顾城坐在会议室里,冷眼看着已经给他汇报近期工作的公司负责人,沉默不语。

    会议室一行人都战战兢兢地看着那头坐着的顾城,虽然会议室里开着空调并不热,但一行人的额头还是在不断地冒汗,后背的衬衫也都湿透了。

    突然,一阵震动的声音打断了会议室里的死寂,顾城伸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仅仅的显示几行字——谢谢你,倘若日后有机会定会报答你。

    下面一行人都提心吊胆地盯着自家老板看着,顾城看到那几行字后,原本阴沉的脸也不知不觉放松下来,嘴角微微有些上扬,把手机放回桌子上之后,又冷冷地对着底下的人说道,

    “你们可以走了。”

    一群人听到“可以走后”各个如释重负,有两位女职员走出会议室后,就开始八卦起来,

    “老板今天怎么没有让我们继续坐在会议室里,‘感受’他那低气压?”

    “是啊,往常开完会以后,老板基本不说话,就是一言不发地坐在那,也不让我们走,一坐就是半个小时。”

    “咦…光是想想我就起鸡皮疙瘩,那眼神太可怕了,诶诶,不过,你刚刚有没有看到老板好像笑了。啊,笑的样子好帅啊……”其中一个女职员双手捧着下巴一脸花痴地说道。

    “别逗了,老板什么时候笑过?我进公司五年了,就从来没见过老板笑的样子。”另一个女职员鄙夷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花痴女,说道。

    “是真的啊,我感觉老板可能是恋爱了。”

    “哈!别逗了,老板是那种会爱上别的女人的人吗?”

    “嘿嘿,谁说一定是女人,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女人能配得上老板那天子之娇的模样,说不定是老板的爱人是个男人啊?”说罢还激动地捂着嘴笑了好久。

    看着对面女人猥琐的模样,另一个女职员翻了一个白眼,骂道,

    “我看你脑子是进水了,我不和你扯这些没用的,先走了,我还有一堆工作呢。”说罢便走开了。

    安心如提着一个热水壶,放轻脚步,轻轻推开门时,安妈妈已经醒过来了,她艰难地偏头看向安心如,声音嘶哑地问道,

    “你爸爸怎么样了?”

    安心如赶紧走过去扶起母亲,一边摇头,一边声音哽咽地回答道,

    “嗯,我刚刚去看过爸爸了,您放心,爸爸虽然还没醒,但一切都还好。”

    安妈妈听后,点了点头,

    “那就好。”

    “妈,这几天我会找人过来照顾你们,你好好养病,我明天就回公司上班了。”

    安心如怕过几天顾城安排的人过来照顾安妈妈时,会引起安妈妈的怀疑,她不想让安妈妈知道自己已经成为顾城情妇的事,安妈妈当了一辈子的老师,肯定接受不了这种事。

    安妈妈听到安心如的话后,点了点头,

    “也行,你也不能老耗在这,多和程旭谈谈,一家人要和气,你也别再任性胡闹了。”

    安心如听着安妈妈的嘱咐,内心悲伤不已,安妈妈对人太善良了,日后知道事实后,不知会有多伤心。

    陪安妈妈聊了一会后,安心如把安妈妈哄睡着后,迟迟不见手机有动静,拿出来看了一下,顾城依旧没有回她。

    安心如看着手机黑色的屏幕,又看看桌子上的信封,心里莫名升起一阵失落感。

    过了好一会儿,大概是想起来什么,安心如拿起手机走出病房,坐在走廊里的长凳上,拨通了好友张-健的号码。

    “喂。”

    “诶,心如,有什么事吗?”电话那头传来温和的声音。

    “我有点事想麻烦你?”

    “嗯,好,你说。”好友张-健爽快地应答道。

    “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份关于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那个莹莹的资料,我想让你再帮我查查这个莹莹。”安心如觉得有些对不住张-健,总是在麻烦他。

    “这样啊,好,没问题。”

    “嗯,谢谢你了,张-健。”安心如道谢。

    “没事没事,对了,心如,你把那份资料也给我发一份吧,我好方便调查。”张-健开口说道。

    “嗯,好的,待会给你发一份过去。”

    挂掉电话,又把资料打过去后,安心如在医院病床上将就了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