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看着大口喘气的安心如,邪魅一笑,夸奖道,

    “不错,终于开窍了。”

    安心如听着顾城的话,以为顾城是在嘲笑她,原本因缺氧而涨红的脸,瞬间变得煞白,眼神慢慢地失去了颜色,怔怔地看着桌面发呆,心里有些异样地难受。

    心里刹那的空落落,连安心如自己都没察觉到。

    顾城也并没有注意到安心如一闪而过的异样情绪,拿起桌子上的信封,递过去,说道,

    “奖赏你的。”

    安心如迟疑了一会儿,才伸手接过信封,有些好奇,拿过来就准备打开信封查看。

    顾城冷冷地瞥了一眼安心如的动作,及时出口阻止道,

    “别着急,回去慢慢看。”

    安心如有些疑惑地看着顾城,但还是依言放下了信封。

    过了好一会儿,安心如像是想到了什么,坐直了身体,看着顾城就开口说道,

    “对了,我今晚不能住在这里。”

    顾城听到安心如的话,看向安心如,脸顿时阴沉下来,伸手一把紧扣住安心如的下巴,声音低沉地说道,

    “安心如,你蹬鼻子上脸的本事见长啊。”语气里透着不满,眯了眯那双魅惑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安心如。

    安心如被顾城眼里的暴戾吓得下意识就往后坐了坐,急急忙忙开口解释道。

    “不是的,只是因为我父母现在都生病住在医院里,需要人照顾,我必须赶过去照顾看她们。”

    顾城听着安心如的解释不予理会,而且捏着安心如下巴地那只手的劲道在一点一点地加大,似乎是很不满意安心如的解释。

    安心如被迫逼着抬头,胆战心惊地看了一眼面前危险的男人,不高与他对视,咬了咬牙,依旧强装镇定地开口说道,

    “你放心,我没那么不识抬举,等我安顿好父母之后,便会立刻回来,到时一切全由听你的吩咐。”

    顾城听到这话,看着安心如眼底的一片坚定,冷哼了一声,才一甩手松开紧扣安心如下巴的手,冷冷地说道,

    “我会尽快安排合适的人选去照顾你的父母。”

    安心如听到顾城要帮忙照顾自己父母的话,震惊了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顾城,有些怀疑地问道,

    “你说真的?”听到顾城的话,她心里不知为何升起了些许的喜悦之情。

    顾城鄙夷地看了一眼满脸不可置信地女人,不置可否地又说道,

    “只是为了你能够安心地做好情妇这个角色而已。”

    安心如一听到这话,像是被人狠狠地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心里的喜悦荡然无存,但依旧对着顾城笑了笑,说道,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

    顾城听着安心如对自己的感谢言语,冷笑一声后,赤-裸裸地嘲讽道,

    “想做大事的人却一心扑在小家之上,你所谓的复仇,怕是天方夜谭。”

    看向安心如的眼里是不加修饰的鄙夷。安心如怔了怔,眼神被长长的睫毛覆盖住,眼底的忧伤却在无限扩大。

    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怒视着顾城,提高音量吼道,

    “我知道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够,但我会慢慢学,终有一天我会让她们跪在我眼前求我。”

    安心如的话与其说是在反驳顾城,倒不如说是在说服自己,似乎是想向自己证明些什么。

    顾城冷笑一声,不置可否,起身准备离开,刚走了几步又回头提醒道,

    “明天给我去上班。”

    安心如从适才的激励愤恨中回过神来,听到“上班”两个字,一对精致的细眉紧皱在一起,一脸担忧地说,

    “经历这样一场风波,怕是秦主任不会轻易……”

    “我不养无用之人。”顾城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半眯着眼看着安心如,打断她的话。

    安心如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我明白了,我明天就去上班。”

    顾城刚走出门外后,安心如也紧随其后出了门,顾城回头看着安心如问道,

    “哪家医院?”

    安心如怀里抱着顾城刚才给她的材料,正在发呆,完全没有听到顾城的话。顾城不耐烦地,提高了音量又问了一遍,

    “哪家医院?”

    安心如被吓得手一哆嗦,怔怔地抬头看向顾城,一脸惊恐地说道,

    “市中心的协和医院。”

    顾城拿着车钥匙走下门口的台阶,冷冷地说了一句,

    “送你过去。”

    安心如一听顾城要送自己过去,立马摇头拒绝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就好。你那么忙,就不占用你的时间了。”

    安心如嘴上说着不愿耽误顾城的工作,却忍不住在心里腹诽道:要是继续和你这个阎罗王待下去,我肯定会被你吓死的。

    顾城听到安心如拒绝自己,眼神一沉,面无表情地开口威胁道,

    “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话。”

    安心如一听,顿时捏紧了手里的信封,有些无奈,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这一次,安心如谨记上次的教训,直直地走到车座后坐下。

    顾城从后视镜里冷冷地瞥了一眼斜后座,看见安心如那一副要英勇就义模样,有些不满她自作主张去坐后座的举动,但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便开动了车去往医院。

    半个小时后,安心如抵达了父母所在的医院,她打开车门下车后,纠结了一小会儿,又礼貌性地转过身,对着驾驶位上一脸冰霜的顾城,说道,

    “谢…”另一个“谢”字还没有说出口,顾城看也不看安心如一眼,便关上玻璃窗,驾车而去。

    安心如看着疾驰而去的车身,撇了撇嘴,嫌弃地吐槽了一句,

    “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

    安心如进到医院以后,看着手里的信封,不知为何内心有些忐忑,不知顾城在信封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她走进安妈妈的病房,此时安妈妈眉头紧锁地睡在病床上,安心如看着睡得并不安稳的母亲,替母亲掖了掖被角,便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安心如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才慢慢地打开了信封,信封里装着的是一大沓的资料。

    安心如把资料拿出来后,瞳孔顿时放大,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一沓资料,连拿着资料的手都有些哆嗦。她一张一张往后翻看,脸上的表情随之也越来越阴沉凶狠,到最后怒不可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