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饭之后,程旭找借口说是上厕所,实则跑去卫生间打电话。刘慧玲为了给儿子打掩护,急忙开口说道,

    “来,小如,收拾一下桌子,顺便把碗洗了。”

    安心如看着两人配合默契的表演,心里知道程旭去卫生间是给小三莹莹打电话,也不拆穿,收拾好桌子上的碗筷便进了厨房。

    安心如在厨房洗着碗,对于现在的程旭她只有恨,她很很乐意看见丈夫和小三的恩爱关系,越是这样,到时候才越精彩。

    安心如冷笑一声,很是期待到时这一家人的凄惨景象。

    程旭在卫生间来回走动,听着电话那头的哭声,扶着额头,有些不耐烦。

    “莹莹,别哭了,这只是缓兵之计。我答应你房子到手后,立马甩了安心如那个贱人。”

    那头的哭声才隐隐约约停下来,不相信似地又确认道,

    “程旭,你说真的?你不准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乖,听话啊,我先挂了。”程旭耐着性子又哄道。

    “那,程旭,你今晚可以来找我吗,我想你了。”

    程旭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肉麻的话,终于松了松紧皱的眉头,犹豫了一会道

    “嗯,好,我待会过去找你。”

    “我就知道程旭对我最好了。嗯~嘛~。”

    程旭挂掉电话后,又嘟哝了一句,

    “早知道就不先告诉莹莹了,浪费我的时间。”说摆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

    “妈,心如呢?”程旭看着坐在客厅里一边剥瓜子,一边看电视的刘慧玲问道。

    “厨房呢。”刘慧玲答道,脸上却露出鄙夷的表情,程旭知道自己妈妈的想法,轻声安抚道,

    “妈,再忍忍。”说摆便进了厨房找安心如。

    “心如,累了吧?”

    程旭走过去,便伸出一只手想替安心如擦擦额角的汗珠,安心如立马偏头躲了过去,未了,便瞧见程旭一张跟吃了苍蝇一样的臭脸,解释道,

    “我是怕我的汗弄脏了你的手。”安心如说着嘴不对心的话,其实只是对程旭的靠近格外的排斥。

    听到这话程旭难堪的脸才微微好转,笑着说道,

    “心如,为了你我今天是提前回来的,我公司还有点事没有处理,现在得去公司加班了。”

    程旭把谎话说得一溜一溜的,全然不知安心如像看个傻子一样看着他。

    安心如放下手中的碗看向即将要出去偷吃的男人,笑了笑说道,

    “嗯嗯,辛苦你了,去吧。”

    程旭自己内心心虚,眼里飘忽不定的不敢看安心如,又多此一举地解释道,

    “心如,你不要多想啊,我这么努力也是为了这个家。”

    安心如冷笑一声,眼里套上温柔的颜色,看着程旭,点了点头说道,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没有多想,我待会也得去医院照顾我爸妈呢。”

    程旭见骗过了安心如,眼里闪过一丝雀跃,又假惺惺地对安心如说道,

    “不要太辛苦哦,有什么我能做的你就和我说。”

    安心如听着程旭的话,扶着洗碗池壁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但还是强装开心地,笑着对程旭说道,

    “嗯嗯,好的。”

    “心如,你真的越来越温柔体贴了。”程旭临走前还不忘夸奖安心如一番。

    看着程旭离开厨房的背影,安心如卸下伪装的笑脸,眼里的寒光又冷了几分。

    安心如洗过碗后,又被婆婆刘慧玲使唤着把家里收拾了一遍,才得以离开。

    安心如打车回了昨天顾城的别墅,用房卡打开门口,换上拖鞋后,便看见顾城一脸阴沉地坐在沙发上。

    安心如走到顾城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察觉出顾城不满的情绪,有些紧张,正欲开口和顾城解释。

    没想到,对面的男人倒先开口说话了,

    “我昨天说的话看来你是没记住。”

    顾城依旧面无表情,但语气里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安心如害怕顾城大发雷霆又说教她一顿,立马开口解释道,

    “不是的,我今天是因为突发事件才出门的。”

    安心如小心翼翼地看着对面的顾城,说话的时候声音甚至也有些颤抖。

    顾城听到安心如的话,微微抬头看向她,眼里满是询问的意味。

    安心如这才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和顾城说了一遍,顾城心里的怒火才稍稍降下去一点。安心如解释完后,感觉顾城的没那么生气了,才敢继续开口问道,

    “我想给小姑子安排一份工作,最好能是在那天的酒吧里工作。”

    安心如盯着顾城的脸,生怕哪句话又惹恼了对面的罗刹爷。

    “理由?”顾城把玩着左手小拇指的戒指,漫不经心地问道。

    “逐一击破!”安心如利落爽快地回了四个字,紧接着又说道,

    “给她一个闲职就好,当个领班,工资可以我来付。”

    顾城玩味地看了一眼安心如,冷冷地开口说道,

    “商人无利不起早。”

    安心如听到这话,愣了愣,又听到顾城继续说道,

    “你想要的我可以给你,问题是你能给我什么?”

    安心如听到这话时,猛地抬头看向顾城,对上顾城坚硬地视线后,又立马低下头。

    安心如沉默了很久,放在腿上的双手紧了紧,最后,抱着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顾城面前。

    顾城抬头玩味地看着站在眼前的女人,嘴角微微有些上扬,安心如咬了咬牙,弯下腰对着顾城的薄唇吻下去。

    安心如并不会接吻,仅仅只是贴在顾城的薄唇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安心如正准备起身离开。

    顾城皱了皱眉,不满安心如敷衍式的吻,一把抓住安心如的手臂,起身猛地把安心如按在沙发上,撬开女人的牙关,便长驱直入。

    安心如被顾城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僵直着身体,瞪着一双大眼看着近在眼前的男人。

    看着看着,便出神了,男人的一双剑眉,高挺的鼻梁,睫毛黑长,她呆呆地看着顾城,忍不住在心里惊叹他的长相。

    顾城察觉出安心如走神,眼神一沉,狠狠地咬了一口安心如小巧的舌尖,安心如疼地猛地回过神来,倒吸一口气,手上开始使劲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顾城不满安心如的反抗,吻得很深。

    过了很久,安心如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原本白皙的脸庞涨得通红,喘得停不下来。

    顾城听到安心如的喘息声,眼神暗了暗,担心等下会一发不可收拾,才起身放开了安心如。

    顾城一离开,安心如靠在沙发上,眼神湿润,拼命地呼吸,像极了一尾求水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