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赶到警局后,便看见自家小姑子翘着个二郎腿,身子斜靠在椅子背后,她对面坐着一位四五十岁的民警,正在耐心地和她说教。

    小姑子一副吊了郎当的样子,完全没把警察放在眼里,听到声音后,撇向门口,看见安心如站在那,啐了一口口水到她旁边的垃圾桶,对面的民警立马拍桌而起,厉声训斥道,

    “同志,注意你的态度!”

    小姑子不以为意,自大自满地说道,

    “警察叔叔,呐,钱已经拿过来了,你也别再啰嗦了,我要走了。”说着指了一下门口的安心如。

    自从那次酒吧事件后,小姑子变得越发的无法无天,整日张扬跋扈,现在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

    安心如把保证金交给警察后,又替小姑子跟刚才的民警一顿道歉,才领着小姑子离开警察局。

    小姑子出了警局以后,恶狠狠地瞪着安心如,嘴里嚼着口香糖,指着安心如的鼻子就开始骂,

    “让你拿个钱过来,你磨磨蹭蹭这么久,是想趁机折磨我是吧?贱女人,八成是又是和哪个男人滚一块去了吧,不要脸。”小姑子像个泼妇一样不管不顾地站在大街上就开骂,说的话全都不堪入耳。

    安心如本来在警局就受了一通气,现在又被小姑子这样羞辱,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她紧咬着嘴唇,时刻记着顾城说的话,逼迫自己先不和眼前的人计较太多。

    “怎么,哑巴了还是聋了,哈,跟你说话听不见是吧?臭婊4子!”小姑子见安心如没有一点反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又是一顿臭骂。

    安心如双手紧捏成拳头,关节处的白骨清晰可见。

    小姑子骂骂咧咧一路后,捂着肚子,又开口要求道,

    “我现在饿了,马上带我去吃饭,我要吃西餐。听到没有?”小姑子扯着嗓门吼道。

    安心如深吸几口气,一遍遍提醒自己不要发火,最后,带着小姑子去了附近的一家西餐厅。

    “欢迎观临,请问几位?”门口的迎宾礼貌地开口问道。

    小姑子撇了一眼迎宾,抬着脑袋,又继续大摇大摆地朝里走,安心如走在后面略带歉意地看了一眼迎宾,又继续跟上去。

    小姑子走到一张餐桌前,直接用脚踹开椅子就开始招呼服务员,

    “服务员,这边。”她大声说道,西餐厅里的人都鄙夷地看向她,她全然不知,继续高声喊道。

    “你好,客人,请问需要点什么?”一位服务员立马赶过来,问道。

    “我要点你们这里最贵最好的牛排。”小姑子趾高气昂地说道,完了还挑衅地看一眼对面的安心如。

    安心如全然不理会,冷漠地看着这一切,任由她嚣张胡闹。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退下后,小姑子东张西望地开始看着西餐厅。

    牛排上来后,小姑子还一脸嘚瑟地拿出手机对着牛排拍了一通照,又拍了几张和牛排的合影,发了朋友圈炫耀一番后才开始吃。

    吃饭期间,小姑子依旧时不时出口侮辱安心如几句,安心如一脸冷漠,当做什么都没听见,吃着自己的饭。

    一顿饭过后,小姑子带着安心如回了家。

    一进家门,便瞧见婆婆刘慧玲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安心如,姿态高昂,慢慢悠悠地开口问道,

    “你来干什么?这也是你能来的地方,婊-子就该回婊-子的地方,回到男人被窝里去,别来玷污这里”

    安心如听着刘慧玲的羞辱,冷笑一声,便张口说道,

    “哼,我当然是过来追债的,把刚刚那笔钱还回来,我立马就走。”

    刘慧玲一听安心如问她要钱,一阵心虚,转念一想钱已经交了,安心如也奈何不了她。

    阴险地笑了笑,眼神毒辣地看着安心如,一副无赖语气开口道,

    “想都别想,不还你又能怎样。”

    安心如早就料到会这样,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趾高气昂的刘慧玲,冷冷地开口说道,

    “那笔保证金只是暂时交给政府,我随时可以去拿回来,到时候恐怕小姑子又要被抓进去蹲着了。”说完还看了一眼一旁同样气焰嚣张的小姑子。

    小姑子一听又要被抓进去,吓得脸色顿时煞白,双腿一软,一把瘫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刘慧玲,嘴唇哆哆嗦嗦地开口求道,

    “妈,妈,你救救我,我不想被抓紧去,妈!”

    刘慧玲立马走过去把女儿扶起来,焦急地安慰道,

    “不会的,不会的,有妈在呢。”

    转头心有不甘地看了一眼安心如,咬了咬牙,又立刻转变脸色,假笑着道,

    “心如啊,刚刚是妈不对,你别和妈计较,你小姑子才刚出来,怎么能又进去呢。”

    安心如看着婆婆快速转变的脸,心里都替她累得慌,也回以“微笑”道,

    “那就得看您的了。”

    刘慧玲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安心如,忍气吞声地说道,

    “心如,你看你,怎么还和妈计较上了呢。”

    安心如懒得再理会这个无理取闹的婆婆,走到沙发上坐下。

    随后,丈夫程旭也回到家中,安心如见程旭回来,心里已经做好了要看他脸色的准备,但让她意外的是,程旭不仅没有摆脸色,还一脸殷勤地跑来讨好安心如。

    他走到安心如面前,满脸笑意地开口说道,

    “欢迎回家,心如。”说罢还拍了拍安心如的肩头。

    安心如听到程旭说的话,一阵恶寒,皱了皱眉,揉着手臂上突起的鸡皮疙瘩。

    程旭笑得一脸开心,全然没注意到安心如的小动作,还献宝似地把手里的袋子举到安心如面前,说道,

    “看,知道你要回家,我还特意提前下班给你买了你爱吃的叉烧。”

    安心如又是一阵恶寒,僵硬地扯着嘴角笑了笑,心里却忍不住想:叉烧!叉烧!我想把你剁成叉烧!

    程旭把东西放在餐桌上后,突然转变脸色,严肃地看着安心如道,

    “对了,心如,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安心如一脸疑惑地看着程旭,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程旭见安心如沉默又立马开口道,

    “我们回房说吧。”

    安心如看着程旭这一举动,顿时猜到了他的意图,心里冷笑一声,

    终于要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