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转头看着安心如满脸的疑惑,讥笑一声,才说道,

    “我今天就给你上一课,当是陪老头的报答。”顾城似是依旧有些在意那件事,继续拿它才戏弄安心如。

    安心如听顾城又拿陪徐总的事来嘲讽她,眼里腾地升起一团火,怒视着顾城,捏了捏拳头,想破口大骂。

    但还是压制住了,她现在斗不过眼前腹的男人,而且她的确是很好奇顾城的理由,想听听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安心如深吸几口气后,平复住对一旁男人的怒火,好言好语地请教道,

    “那麻烦您给我上一课了。”安心如也不甘示弱地瞪着顾城,言语上却迎合着他。

    顾城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撇了一眼安心如愤怒的小脸后,又看向座位前方,颇有耐心地开口解释道,

    “你知道摧毁一个人最有效的是什么吗?”

    安心如愣了一下,不明说言,又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想真正折磨一个人,就得先把他捧高,这样摔下来才够狠,待他落个半身不遂再添上一脚差不多了。”顾城嘴上说着这些既残忍又令人胆寒的话,脸上却面目表情,丝毫不在意,仿佛说这些话的人不是自己。

    安心如被顾城的恨戾给震惊得一时无话,她怔怔地看着顾城完美的侧脸,心里突然对眼前危险的男人产生了一丝畏惧。

    但惊讶于顾城的狠戾的同时,安心如又忍不住在心里盘算顾城所说的话,要如何使用顾城所说的计策。

    然后,两人驱车到城关的皇家一号酒吧,安心如打电话给小姑子,让她来门口来取钱。

    小姑子带着一堆打扮妖娆的朋友从酒吧出来,一摇一晃地朝安心如的方向走来,轻视地看着安心如,然后痴痴地笑了两声后,便对着身后一群朋友说,

    “看,那就是我所谓的嫂子,她给我送钱了,其实那,那是什么嫂子根本就是个傻子,贱人,哈哈…”

    身后的一群朋友也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立马跟着附和道,

    “傻子,哈哈”一群人笑得前埔后仰。

    小姑子走到安心如眼前后,也不打招呼。把手伸到安心如眼前,就开始说道,

    “把钱给我,快点。”

    安心如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递给小姑子,强迫自己摆出一个得体的微笑,然后声音柔和地说道,

    “下次要是不够再问我拿,我再给你送过来。”

    小姑子接过钱,来来回回拨弄了好几下,才心满意足地把钱放在包里。

    看到安心如这么殷勤卑微的样子,自认为安心如是怕了她,认输了所以才来讨好她,顿时心里得意无比,抬高脖颈,一脸不屑地看着安心如。

    “快滚吧,别碍我的眼了,没钱了我当然会找你要啊,嫂子,阿,不对,是傻子才对,哈哈……”忍不住又骂骂咧咧了几句,才和那群朋友进了酒吧。

    安心如咬了咬牙,看着一行人离开的背影,眼里的寒光十分明显。

    顾城见人走了以后,便从车上下来,走到安心如旁边,

    “进去吧。”

    于是,也跟着小姑子进了酒吧,两人挑选了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坐下,刚好能从那个位置看到小姑子一行人。

    顾城点了两杯红酒后,一手搭在沙发上,一手举着红酒杯,绕有趣味地看着对面被气得嘴唇发白的安心如。

    安心如抬头对上顾城戏谑的眼神后,看到顾城那张妖孽的脸,有些不好意思,急忙移开目光。

    转头看向拿着刚刚从她这要到的那笔钱,在酒吧里疯狂的地点酒的小姑子。

    安心如冷笑地看着那群游手好闲,整日混在酒吧里无所事事的人,眼里全是寒光。

    坐了有一会了,小姑子去厕所时,因为被人不小心踩了一脚,见那人没有道歉的意思便想离开,小姑子便破口大骂。对方一脸不在乎,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小姑子脸上,小姑子也立马还手,两方人看见后迅速围攻过来。

    顿时开始了一场混战,但,小姑子一方因人少处于弱势,渐渐只有挨打的份。适才嚣张气焰全然不见。

    安心如一边喝着红酒一边看着那场混战,过了好一会儿,她抬头看向顾城问道,

    “能不能出手帮忙?你不是说要先捧高了再摔嘛?”安心如说这话的时候,冷冰冰的不带任何情感。

    顾城整个人陷在黑暗里,赞赏地看了一眼安心如,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拨通电话,讲了几句话后,便挂掉电话,对着安心如说道,

    “看戏吧。”

    顾城吩咐的一群人,很快便赶过来,加入了这场混战之中,并且三下五除二就把另一方人给制服。

    其中带头的人,还按照顾城的吩咐,让另一方混混给小姑子道歉。小姑子立马从刚刚的惊吓从回过神来,恢复嚣张野蛮的气息,凶狠地看着被教训得服服帖帖的另一方混混。

    待那群混混走后,小姑子看着刚出手帮她的人,

    “这位大哥谢谢你出手相助。”小姑子对着带头的人道谢。

    “不用不用,我刚才才认出你是程旭的妹妹,想着要是不出手,程旭知道了不得跟我生气。”带头的人一一按照顾城吩咐的做,把功劳全部推给程旭。

    小姑子一听这么大帮人竟是看在哥哥的面子上才出手帮忙,眉角顿开。她从小在村里长大,哪受过这种待遇,顿时脸上堆满了洋洋得意的笑,接着和那群人寒暄了几句。

    顾城的人走后,小姑子还一脸得意地跟那堆朋友炫耀,

    “看见了吧,我哥在这里可牛逼了,以后有什么事都有我哥罩着呢,你们放心,来,继续喝!”小姑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周围的朋友,大放厥词。

    安心如看着那笑得满脸得意的小姑子,有些心寒,整日花天酒地,灯红酒绿的,还能这样安稳多久?

    闹剧结束后,安心如和顾城也走出酒吧,安心如依旧一脸复杂,神色沉重,低头跟在顾城身后。

    顾城微微转头冷冷瞥了一眼安心如的反应,什么话也没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