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跟着顾城来到一家高级娱乐会所,进入会所后,接待人员已经在大厅等着了,看见顾城和安心如后,便走上前来,

    “顾总,您好!徐总一行人已经在608包厢等候了。”

    “嗯。”顾城冷冷地开口应道。

    安心如有些忐忑不安地跟在后面,四处张望,这个会所无论装潢还是设计都是顶尖的,看来顾城来头不小。

    乘坐电梯上到六楼后,上面的氛围与楼下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喧哗吵闹,一个却安静的让人害怕。

    安心如看着顾城高大的背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你今天最好不要使性子,否则…”顾城在推门之前不忘威胁道。

    安心如听到顾城的威胁,撇了撇嘴角,摆正了身体,

    “好,我知道了。”

    “知道了还站在那干嘛?怎么,等着我教你?”顾城转头看着自己空空的左臂,眼里透出危险的信号。

    安心如立马跨步上前,挽住顾城的手臂,摆出一个适宜的微笑,等着顾城推门而入。

    顾城推开门后,安心如看见包厢的沙发上已经坐了男男女女好多人,一群人聊得正欢,听见推门声后,便看过来。

    顾城首先出声,

    “不好意思,各位,有点事来晚了。”

    那群人看见顾城后,纷纷站起来,寒暄道,

    “哪里哪里,您顾总可是大忙人啊!晚个十几分钟我们都能理解,不过,该罚的还是得罚。各位说是不是啊?”其中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已经秃道。

    “是,徐总说的是,那我先自罚三杯。”顾城走到酒桌前,看了一眼安心如。

    安心如立马上前拿起一个新的空酒杯,给顾城倒酒,刚才那位徐总立马调笑道,

    “美女,你可不能因为心疼顾总就只拿一个小杯子啊!”

    安心如经这么一说,立马羞红了脸,她只是就近取了一个酒杯而已,竟被说成是心疼顾城。

    顾城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桌边的安心如,嘴角噙出一抹浅笑,安心如像寻求意见一样也看向顾城,只见顾城微微一点头,安心如才放心地伸手去拿另外一只稍大一点的酒杯。

    满上酒后,安心如便小心翼翼地端给顾城,顾城接过后举起酒杯,对着一群人说道,

    “那我先干为敬了。”

    三杯下肚后,一群人又跟着起哄,

    “顾总,好酒量!”

    罚过酒之后,一群人才如愿以偿地放过顾城,接着又开始各自交谈。

    安心如跟着顾城坐下后,便一直听着顾城和刚刚那位徐总在聊工作上的事。安心如表面上一直端坐着,手心却在不停地冒汗。

    顾城看了好几眼安心如,皱了皱眉,然后,趁徐总和其他人聊天的间隙,悄悄地凑在安心如耳边,问道,

    “你知道什么叫情妇吗?”

    安心如被突然靠近的顾城吓了一跳,顾城就贴在她的后背,她顿时把身子坐得更直,想远离顾城的身体。听到顾城的发问,更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顾城紧接着又开口说道,

    “情妇,床上功夫不但得了得,这床下帮助男人的本事也不能少,那才叫情妇。”

    安心如听到顾城的话羞得面红耳赤,抬头看着顾城这请客的阵仗,顿时也明白了顾城对这场饭局很是看重。

    “我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合同必须要签到手,但需要徐总点头答应,你明白了吗?知道怎么做了吧?”顾城冷笑着开口要求道。

    安心如看着斜对面的徐总,心里有些排斥这种事,但她知道如果拿不下这个合同,她就成不了顾城的情妇,顾城也就不会帮她报仇。

    想到这,安心如咬了咬牙,硬着头皮从座位上起身,她并不会做这些事,但以前跟秦主任去参加饭局的时候,这种事见得也不少。

    安心如走到徐总身旁,笑盈盈地对着徐总说道,

    “徐总,你好!我叫安心如,很荣幸能见到您。”

    徐总一看是安心如过来,立马笑眯眯地说道,进门的时候他就看上安心如了。

    “小如啊,来来来,坐这。”徐总拍了拍旁边的一个空位置示意安心如坐下来。

    安心如点点头,走过去坐下,开始学着以前酒局上得那些女人,卖力地讨好徐总。安心如虽然脸上笑盈盈的,可目光却清冷。

    顾城一边喝着酒,一边和其他人攀谈,但视线却时不时会放在安心如身上。看见安心如笑得花枝乱颤的侧脸,顾城有些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带。

    安心如额头开始冒汗,在桌下一直慌乱地推挡着徐总想从她裙底伸进去的那只手,但她越推却好像引来了对方越高的兴致,安心如一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一边继续陪笑。

    徐总对于安心如如此青涩生疏的反应,更是笑得脸上的肥肉都在乱颤,手下更放肆大力地在安心如的大腿上摸来摸去,捏了好几把。

    安心如终于忍受不住了,一把把徐总的手从裙底抽出来,略带歉意地看着徐总,

    “不好意思,徐总,失陪一下,我去一趟洗手间。”说着,便从座位上站起来。

    “好,快去快回。”徐总看上去心情很好,全然没有在意安心如的放肆举动。

    安心如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就碰上了顾城,她抬头便看见顾城一脸阴沉地看着自己,刚想开口说话,却被顾城一把按在墙壁上,安心如的背部狠狠地砸在墙壁上,疼得她轻呼一声。

    她怒视着顾城,正准备质问,顾城便低下头,狠狠地吻了下去。

    安心如被顾城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感受到顾城嘴唇的温度后,顿时瞪大一双杏眼,想要让他停下来,却只能发出一些“嗯…嗯…哈…不…不要…”这样断断续续的声音。

    顾城肆意蹂躏着安心如的嘴唇,一双手用力地抓着她的手臂,仿佛要把她给生生折断一般。

    安心如一个劲地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可是男人的力度大得惊人,根本推不开。她感觉顾城好像生气了,可是她都按照他说的在做,他为什么要生气?安心如被顾城弄得一头雾水。

    顾城趁安心如走神的之际,趁机把舌头伸入安心如嘴中,在她嘴里肆意妄为地搅乱了一番。

    安心如被顾城更加放肆的行为吓着了,急得眼泪都掉下来,泪水砸在顾城的薄唇上,感受到眼泪的温度后,顾城猛地停顿住了,有些施施然地放开安心如。

    安心如被放开那一瞬间,脱力地靠在墙壁上,胡乱擦掉脸上的泪痕,低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抬头看着顾城的时候,脸上苦涩地笑着,开口问道,

    “怎么样,这样算过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