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跨着一双大长腿走过去,站在安心如身侧,双手插在西装裤兜里,神情冷漠,眼底是一滩望不见底的深渊,姿态亦是一惯的慵懒。

    安心如听到声音后,转过头看向突然出现的男人。恰巧此时顾城也偏头看向安心如,两人视线正好对上,只是一个麻木,一个冷冽。

    “你还真是无一例外的狼狈啊。”顾城看着一身狼狈的安心如,毫无顾忌地开口嘲笑道。

    安心如看清来人后,又转头看着桥下川流不息的江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于听着顾城的嘲笑,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一动不动。

    “你这是打算寻死?嗯,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从这里跳下去,这江水一定能满足你的。只是,你父母挺悲惨可笑的,花了大半辈子的时间养了这样一个女儿,生前的代价她们来付,死后的痛苦他们来背。啧啧,真是愚蠢,如果她们早知道你会寻死,或许在你生下来的那一刻,他们就该将你扔进马桶活活溺死,免得浪费二十多年的口粮。”

    顾城字字珠玑,全然不顾及安心如此时的状态,话里没有一丝温度,讽刺着身侧一心寻死的女人。

    安心如听着男人的话,心脏猛地抽动,血液从脖子一直涨到脸上,继又愤怒地吼向顾城,

    “我能怎么办?我不想反抗嘛?我也想狠狠地回击,告诉她们我安心如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可,现实情况压根就不允许我这样做,沉重的医药费,丈夫不断的威胁,这些压得我根本喘不过气来,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知道废物,又无能又软弱的废物,任由别人欺负侮辱,还无力反抗,只能拿死来逃避……”

    安心如吼着吼着声音就降下去了,瘫软无力地坐在地上,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掉了一般,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泪水在脸上肆意横淌。

    “蠢货,半点承受能力都没有,难怪被欺负成这个狼狈的样子。”顾城撇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安心如,讥笑一声,露出嫌恶的表情。

    安心如却像什么都听不见一样,抽咽了几声,嘴里又开始念念叨叨,

    “父亲病倒了,母亲为了照顾父亲已经够操劳了,我所面临的痛苦也找不到人诉说,没人能帮我了。之前想过要自己学着承担。但是,现如今,房子被丈夫一家人霸占了,婆婆今天一大早也跑来公司闹-事,秦主任肯定会辞退我,我现在没了工作,也回不了家,更没有脸面去面对医院里的母亲。我能怎么办?除了死我想不到任何办法?因为婆婆,变成如今这幅模样,你说还有谁会像我这样狼狈呢?死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多轻松啊!”

    安心如一股脑把所有的委屈都说出口,说到了最后,她扯着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自我讽刺道。

    “不愧是温室里的花朵啊,受到点挫折就寻死觅活的。”顾城看着远处,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够了!你根本不懂别人遭受的伤害,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来嘲笑别人的痛苦,你这人真是够冷漠无情的。我的事不需要你插嘴,你滚!”

    安心如听到顾城接二连三的嘲讽,终于忍受不住了,她愤恨地朝顾城吼道,身体颤抖着,指着他让他滚。

    顾城在听到安心如的怒骂声后,嘴角微微有些上扬,转过身子,低下头看着安心如,

    “你要是拿出吼我的气势去对付她们,想必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换做是我,坐在这里哭的一定是她们。”

    安心如有些疑惑,瞪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看着顾城。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蠢。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顾城面目表情地说着这些话。

    安心如顿时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腾地从地上站起来,瘸着左脚走到顾城正前方,抬头看着高她一个头的男人,

    “你是不是有办法呀?可以帮…帮帮我吗?只要你能帮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安心如说话的时候,整个声音都在颤抖,甚至有些结巴。她看着顾城,眼里全是渴望和无助,害怕男人会拒绝她,她甚至也不顾及什么男女之别,伸出一只脏兮兮的手,拉住顾城的袖口,像是抓住了救命草一般。

    她想起之前在酒店,秦主任抛弃李局长,跑来巴结他,就料想到眼前的男人一定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想必势力很大吧。这样一想,安心如抓住袖口的那只手不知不觉又拽得更紧。

    “把你的脏手拿开。”顾城微微眯了眯眼睛,盯着此时正拽着自己的那只脏兮兮的手,不由得头皮有些发紧,立刻严声制止。

    安心如被男人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立马松开手,往后推了一步。

    顾城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一双干净细长的手指,轻轻解开西装的纽扣,把西装外套脱下,搭在手腕上。继而抬头看向安心如,

    “我为什么要帮你?”顾城看着眼前像个流浪猫一样浑身脏兮兮的安心如,一脸戏谑地反问道。

    安心如被顾城地话问住了。楞了一下,又着急地开口承诺道,

    “只要你愿意帮我,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的,做牛做马都行。”

    安心如看着一脸戏谑的顾城,双手放在两侧握成拳头,脸上紧张地情绪也一览无遗。

    “哦,是吗?可是我又不缺做牛做马的人,何况像你这样的温室花朵,估计连做饭都不会吧?”

    安心如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她的确是连最简单的家务活都不会做,眼看就要被拒绝了,安心如急得眼泪都掉出来,她无助地看着顾城,过了好一会儿,她紧紧咬住下嘴唇,“噗通”一声跪下来,

    “求求你,帮帮我,我真的是无计可施了,求你了,帮帮我。”

    顾城一脸认真地盯着跪在地上的安心如,想了好一会,又开口说道,

    “不过,你要是能告诉我一些帮助你后,我能获得那些好处,要是这些好处能引起我的兴趣,我可以考虑考虑帮帮你,如何?”

    安心如听到顾城的话,抬起头来,有些意外地看着顾城,

    “真的?你愿意帮我?”语气里是控制不住的兴奋和激动。

    “帮不帮你,就得看你的条件能不能让我满意。行了,你也别跪着,太难看了,你还是赶快想想怎么样让我满意吧?”顾城冷冷地开口,提醒着安心如。

    安心如从地上站起来,又走到原来的位置,开始想要那什么条件和顾城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