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赶到医院后,问了大厅前台的护士,得知母亲在306病房,急急忙忙又赶过去,她推开门的时候,母亲已经苏醒了,靠着枕头端坐着,看着窗外发呆。

    安心如轻轻地走过去,叫了一声

    “妈,您没事了吧?”

    安妈妈听到女儿的声音,转过头来,安心如看到母亲双眼通红,一看就是在哭,心里忍不住一阵难受,

    “妈,身体怎么样了?还难受吗?”安心如又问了一遍。

    安妈妈看着女儿,本来就还没有平复的情绪又被刺激出来了,看着眼前的安心如,忍不住就开口骂道,

    “安心如,你现在是看不见事了吗?你没看到你爸爸躺在床上了吗?,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你觉得自己惹的祸还少吗,安心如,我从来不奢望你能为我们做什么,可是,如果你连不惹事这一点都做不到,我宁愿我从来没有你这个女儿,你真是太不争气了,你是不是非得气死我你心里才舒服,安心如,你摸着你的良心,我和你爸爸对你不好吗?你要这样来折磨我们。”安妈妈指着安心如,气得浑身颤抖。

    安妈妈的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深深地扎在安心如心上,她连连摇头,哽咽地看着母亲,

    “不是的,妈妈,我没有,你原谅我,我真的没有。”安心如心里既难受又委屈,她多想把自己现在所承受的所有痛苦和悲伤,全部说给妈妈听。可是,不行,不能再让妈妈担心了,妈妈现在已经这么辛苦了,她不能再给妈妈添加任何负担。她要学会独自承受。

    安心如陪着妈妈,直到妈妈睡着,她坐在床边一直看着这段时间辛苦的母亲,眼泪一滴一滴地砸在床单上,痛恨自己的无能和软弱。

    手机突然又响起来,为了不吵醒刚睡着的妈妈,安心如赶紧接起来,走出了病房。

    “喂,心如,你赶紧来姑姑这一趟,家里出事了?”电话那头传来姑姑着急的声音。

    安心如想着母亲现在身体还这么虚弱,需要照顾,走不开,便开口拒绝道,

    “不行,姑姑,我这里……”

    安心如的姑姑一听到安心如拒绝,立马打断她,着急地说道,

    “你再不过来,我就得跟你姑丈离婚。”

    安心如听到姑姑和姑丈要离婚,一脸震惊,好好的一对夫妻怎么就要离婚。

    “怎么了呀,为什么要离婚?”安心如担心地问。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过来再说吧,我在家等你”姑姑也不愿在电话里多说,急急地又把电话挂掉了。

    安心如听到挂电话前,电话里传来了一些杂乱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碎了,看来那边的情况不容乐观,无奈之下,安心如收起电话又走进病房看了一眼母亲,才离开。

    安心如又拖着一身的疲惫,赶去姑姑家。

    来到姑姑家,只见姑姑一个人憔悴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满脸疲惫,她走到一旁坐下询问道,

    “姑姑,怎么回事啊?姑丈呢?”

    “你姑丈在房间,心如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安心如一时没明白姑姑说的话的意思。

    “今天程旭跑过来,问我们拿房产证,可是,你知道的呀,我们之前约定好的,我们拿这个房产证去抵押,每个月会有两万块的利息,也全部都会按时打到程旭卡上。现在,程旭突然要把房产证拿回去,可是,我们现在根本拿不出来呀!”姑姑声音哽咽,一双眼睛含满泪水。

    安心如一听又是程旭搞得鬼,气得脸色发青,嘴唇微微打颤,一言不发,

    姑姑继续诉说着,

    “我就和程旭说呀,我说我们现在没办法拿出来,没想到,程旭一听到,我们拿不出房产证就开始发火,对着我们两先是一顿咒骂,后来又说,你姑丈是个没用的男人,靠女人,说他吃软饭,所以才会让我开口问娘家人要钱,你姑丈一听到这话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程旭走了以后,他就开始拿我发火,说要和我离婚。我怎么办哟?”

    姑姑哭的特别伤心,安心如一边给她递纸巾,一边在心里下决心,她要和程旭拼了,实在是欺人太甚,自己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男人,如今让自己身边的人都受伤了,她不能在这样无动于衷,她要和程旭拼了。

    安心如安慰完姑姑后,就离开准备去找程旭拼个你死我活。

    她刚走到自家小区附近,就被莹莹一伙人拦住了。

    “安心如,你个贱女人,今天有你好看!”女人气势凌人地,双手抱胸,轻蔑地看着安心如。

    安心如看着这个丈夫的小三,怕是两个合计好了,又来打她吧。一想到这,安心如气的脸色发青,紧紧地咬着下嘴唇,,一双明眸大眼狠狠地怒视着拦在自己眼前的女人。

    莹莹收到来自安心如的愤怒,心里忍不住得意,安心如越愤怒她就越开心。

    “哼哼,上次被你逃过去了,这一次我看还有谁能帮你,去,给我把她狠狠地揍一顿,越狠越好。”莹莹对着身后的一行人下达命令,表情扭曲狰狞。

    安心如两眼盯着眼前的人,眼睛里的光芒暗淡后,又突然闪烁了一下,接着燃起了一团不可遏制的怒火。

    一群人猛地朝安心如冲过去,其中一个长相凶狠的男人,一脚把安心如踹倒在地上,一群人各种拳打脚踢,下手狠毒。

    安心如压根无力反抗,躺在地上,任由那群人的拳头打在自己的身上,一脚一脚狠辣地踹在自己身上。在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也一点点变成绝望,对人生,对家庭,对自己,对所有遭受的一切都厌恶至极。

    “干什么呢?我报警了。”路过一个大爷看到这个场面,及时阻止,一群人才心有不甘,嘴里骂骂咧咧地离开了。大爷走过去,把安心如拉起来,

    “姑娘,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啊?”大爷看着安心如,担心地问道。

    “不,没事,谢谢你,大爷。”安心如低着头,道谢后,就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大爷看着安心如摇摇晃晃的身体,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也离开了。

    安心如一身狼狈地走在路上,行人都侧目纷纷,议论不停,但安心如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盯着脚下那一小块地面,一个人直直地朝前走。

    她一路走到天桥上,看着桥下的急流,就那样一直呆呆地望着,过了好一会,双手攀上栏杆,准备就这样结束这一切。

    顾城开车路过时,突然瞥见那个熟悉的背影,正欲做傻事,也不管高架桥上能不能停车,停下来就急忙下车,走向安心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