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打算对安心如再次动手的刘慧玲突然停了下来,完全没有料到安心如会来这么一处。

    在她的眼里,她的儿子无比的优秀,安心如若不是因为有一个好的出身怎么配得上他的儿子?不就是懂得爬娘胎,投到了城里人的肚子里面吗?所以她从骨子里面认为安心如一定会巴着他的儿子,甚至还想过无数种拿到房子之后将安心如如何赶走的计策。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安心如居然自动提出来了。

    刘慧玲一下子慌了,慌了之后是无比的愤怒。

    她不能够接受,安心如居然抛弃他的儿子。

    她安心如凭什么?

    算什么东西?

    刘慧玲要冲上去撕碎了安心如,她的心思被她的儿子程旭一眼就看透了。

    朝着妹妹递了个眼神,程园立马上前拉走刘慧玲。

    “妈,你别闹了,让哥来处理!”

    刘慧玲虽然心有不甘,却知道儿子有自己的打算。她憋着气跟着女儿离开,心里却想着要怎么好好收拾安心如才好。

    面子里子都撕开了,安心如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原本她还顾忌着她母亲那边,不想着这么早离婚,可是程家这一家子真的欺人太甚了。

    她不明白,当时她是眼睛有多瞎才会选择嫁给了程旭。

    程旭看着一脸冷淡的安心如,心里也憋着气,脸上却是一副委屈的模样。

    “小如……”

    “你不要说了!”

    程旭才一开口,就被安心如给打断了!

    在安心如的眼里,程旭现在的模样要多恶心就有多么的恶心。

    她连看都不想看,觉得多余!

    “小如,你不要这样!离婚,这种气话你怎么能说呢!我知道我妈不好,但是她年纪大了,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好吗?我们好好谈谈,若是你真的不接受的话,我让她回去乡下如何?”

    心里早已经是怒火滔天,面上还得装作一副冷淡的模样,安心如觉得她真的很累了。

    “程旭,我不想再忍了。我今晚不回去了,我去医院陪着我爸妈,你好好想想吧。有空我们一起去见律师,这事情不要再商议了!”

    安心如说完便转身离去,半点流连都没有。

    所以她并没看到当她转身那一刻,程旭眼睛里面透出的那一抹狠戾是有多么的可怕。

    程旭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莹莹,我们的速度得加快了!”

    ……

    安心如从派出所出来之后,没有回自己家。她明白,若是现在回去,恐怕婆婆会弄死她!

    索性也懒得回去了,直接去了医院。

    望着床上日渐消瘦的爸爸,安心如无比的心疼,也恰好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那个神秘的电话,导致她爸爸脑淤血的电话,她还没查出来呢。

    脑海里面回想着那个熟悉无比的电话号码,她已经将号码给背的滚瓜烂熟了,只是暂时还没查出这通电话号码的主人是谁而已。

    “你怎么来了?程旭呢?”

    安妈妈看安心如孤身一人,皱着眉,略微有些不满。

    安心如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说出了口。

    “妈,我打算离婚了!”

    病房内沉默了三分钟之后,安妈妈爆发了!

    原本给握在手上的水杯,直接砸到了地上。

    玻璃碎裂的声音,让安心如的心也跟着震了震。她家是严母慈父,父亲一直都是一副和蔼的模样,母亲是老师,所以安心如对母亲多了一份畏惧。

    现在安妈妈发飙了,安心如也跟着被吓到了。

    “你脑子里到底长了些什么?这个时候选择离婚,你以后让我们母女两找谁依靠。你没看见你爸现在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吗?”

    安妈妈气的浑身发抖,言辞犀利的指责着安心如,半点情面也没留。

    安心如静静的站着也不还嘴,她意料到母亲会大发雷霆了。可是她跟程旭的婚姻没有办法继续,早说晚说,总得要说,不如一开始就讲清楚来。

    安心如一动不动,骂不还嘴的,让安妈妈有气也跟打在棉花上一样发不出来。

    只见她脸憋得通红,冲着安心如比划了一下,愤怒道:“你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安心如知道这个时候跟母亲发生争执是不明智的,而且父亲躺在病床上,并非没有知觉,只是暂时无法醒来而已。

    “妈,那我先走了!有事你给我打电话,别硬撑着!”

    安妈妈一脸不满道:“你别在这里碍我眼,我就阿弥陀佛了!”

    无处可去,安心如只能回家。

    “咦,这门锁坏了吗?”

    安心如不解,她刚才用钥匙实验了几分钟了,这门就是打不来。

    她敲了门,门也没有人开!

    认真仔细观察了门锁,发现,门框上有不少划痕。门锁也不是原来的门锁了,这门被人给换了!

    什么意思?

    安心如顿时警钟大响。

    她连忙掏出手机拨打了程旭的那天,那头却传来客服冰冷冷的提示音。

    他关机了!

    安心如又使劲拍门,里面毫无动静。

    可是安心如可以看到房内的灯是开着的,婆婆一向节省,若是开了灯,就一定是在家的。

    瞬间她明白了,恐怕是她今天提出离婚,惹恼了婆婆,现在把门锁都给换了,是不打算让她回家了!

    安心如气急,打算让物业的人上来。

    恰好,这时候电话进来了。

    一看号码,安心如躲到了楼梯间去接电话。

    “有结果吗?”

    “好好好,我马上来!”

    简单了说了两句,安心如便挂了电话。望了一眼紧闭的大门,安心如咬紧了后牙槽,离开了小区。

    安心如赶到了电话里面通知她的地点,见到了多年不见的高中同学,张-建!

    她也是偶然的机会得知,张-建现在在做私家侦探。

    当她想要离婚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位老同学。

    今天张-建打电话来,让她赶快来一趟,她便立马赶来了。

    “老同学,好久不见!”

    安心如说的有些尴尬,毕竟谁也不希望熟人知道自己这么狼狈的事情。

    他见多了这种事情,一下子就看出安心如的尴尬。为了照顾她的情绪,索性不叙旧,将她当做客户来对待。

    “坐吧,别客气。我给你看看今天的成果,保证你满意!”

    “你那老公,简直是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