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拿起一旁的扫把,小心翼翼的朝着房间走去。

    心想着万一情况不对,她就报警。

    当她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恰好一个影子窜过。

    安心如吓得,眯着眼睛一通乱打!

    “救命呀,打死人啦……”

    耳边传来熟悉的吼叫声,安心如睁开了眼睛。

    “程园,怎么是你?”

    安心如举着扫把,满脸的错愕。

    程园被人打了几下,手臂火辣辣的疼,指着安心如就是一顿大吼:“安心如,你疯了了吧!你想谋杀我是不是呀,下手这么重!”

    安心如也没想到是她呀,这个小姑子也真是的。

    “不好意思,程园,我没想到是你。你怎么会在我的卧室里面?”

    安心如问完话之后,扫了一眼卧室。

    原本的歉意完全没有了,顿时火大无比。

    她的梳妆台被翻得乱七八糟,原本放在衣柜里面的首饰盒也被翻了出来。

    还有她的衣服包包,全部被扔到了床上,扔的到处都是。

    程园看到了安心如的眼神,心里有些虚,转念一想到刚才挨得打,她就气打不一处来。

    “安心如,你打伤了我,得得赔医药费!”

    “看在你是我嫂子的份上,赔个两千就好了!”

    望着程园伸来的手,安心如想不通人怎么可以这么的不要脸。

    安心如手眼尖的瞥见了程园藏在袖子里面的手表,一把拽过她的手。

    “你拿我手表干什么?”

    这手表,是她结婚的时候大姑送给她的婚礼礼物。巴宝莉的,算起来价值不菲。

    她一直舍不得带,只有在重要场合才拿出来带一带!

    却没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带到了小姑子程园手上。

    就算被人发现,程园照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怎么了?谁说是你的?我自己买不得不行吗?”

    安心如听了都头大,她没想到程园这么的不要脸。

    “这个手表是限量款,侧边还刻着我的名字,难道你的名字也叫心如吗?”

    安心如放大了音量,程园缩了缩脖子,表情有些不自然。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妈和我哥不在你就欺负我。我走还不行,哼!”

    见她打算离开,安心如一把将她给拦住。

    “把东西交出来!”

    程园生气,狠狠的推了一把安心如。

    安心如摔倒在地板上,手肘撞到了桌角,疼的无法呼吸。

    程园还站在原地,冲着她笑的得意!

    安心如简直受够了这奇葩的一家子,她不断算再忍让了。

    她慢慢站起来,指着大门,看着程园冷下了脸。

    “你可以走,只要你一出这个大门,我立马报警。”

    程园狐疑的看着她,不解道“你报警做什么?”

    安心如勾着笑,一脸的嘲讽:“我家进贼了,我丢了手表,我报警有什么错吗?”

    程园气急,伸手指着安心如:“你别太过分!”

    安心如不打算再跟她废话,不值得!

    “交不交出来随便,最后一次机会!”

    僵持了一下,程园算是看出安心如的决心了,不情不愿的掏出手表。

    正当她打算将手表朝着安心如扔去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下一秒瞬间就哭了起来。

    “妈,你终于回来了。嫂子要打死我,还要报警抓我!”

    刘慧玲一回来就看到女儿哭惨了,立马冲上前去,一把推开安心如抱住女儿心疼道:“这是怎么了?谁敢欺负你,妈给你做主!”

    “妈,嫂子那扫帚要打死我!”

    程园可怜兮兮的拿着手上的手给刘慧玲看,不时瞪着安心如。

    安心如头疼的扶额,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妈,你别听程园胡说。我回来,看到家里乱七八糟的,以为进了贼才会伤了程园。”

    安心如以为她解释的已经够清楚了,没想到她根本就不懂婆婆的脑回路。

    刘慧玲一听就怒了,插着腰冲着安心如一阵咒骂:“你说谁是贼呢?你才是贼,你们全家都是贼。抢了我儿子的房子,臭不要脸的贱东西、下*半身被人折腾烂的小骚*货,你说谁你贼呢……”

    程园还在一旁煽风点火:“妈,她还说要报警抓我呢!”

    “她敢!”

    面对着刘慧玲越骂越难听的节奏,安心如不想废话,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被眼尖的程园看到了,一把抢走她的手机扔在地上。

    “妈,她报警!”

    刘慧玲彻底怒了,冲上前扑到安心如,将她摁倒在地,就是一通打!

    两人的合力打击,安心如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刘慧玲骑在她身上,巴掌一个不停的打着她!

    程园在一旁帮忙,按住她的收紧,不让她反击!

    安心如只能靠喊叫,祈求有人听见,能来帮助她!

    被狠狠的打了一顿,最后还是隔壁的邻居听到安心如的喊叫,喊来的保安才将这场闹剧给结束了。

    刘慧玲还不停的骂骂咧咧,安心如连看都懒得看她。

    朝着一旁的保安求助:“能麻烦你帮我报警吗?

    保安一脸为难的看着几人,小声道:“家和万事兴,小事就别麻烦警察了!”

    安心如不同意,还是要报警。

    刘慧玲一看她这副模样,又冲上来对付她。

    程园在一旁呐喊助威,恨不得她妈再上前打一顿安心如。

    安心如感觉自己快被逼疯了,她这一辈子就没有这么狼狈过。

    怒火之下,终于激起她内心的火,她冲着保安喊道:“物业费是我交的,房产证写的是我的名字,你若再不帮我报警,我立马去物业投诉你!”

    保安无奈之下,报了警,对着安心如的态度也不好了起来。

    一看真的报警了,程园怂了!

    她悄悄的拉着刘慧玲的手臂,小声道:“妈,怎么办呀?不会真的抓我吧,我不要坐牢呀!”

    她没怎么读过书,完全不到法律,没想到安心如真的敢报警,有些被吓到了!

    倒是刘慧玲一脸的镇定,拍了拍女儿的手,安抚道:“怕什么?打电话给你哥,进了我们老程家还想翻天,门都没有!”

    一行人被带到了警局,没多久程旭也赶来了。

    若是以前,安心如会指望着丈夫给她做主。

    可是,在知道程旭真正的面目之后,安心如再也没有了这个奢望。

    对这种家庭矛盾,警局的人教育了几句,就让人走了。

    “心如,你太不懂事了。妈是长辈,园园还小,你怎么能闹到警局来呢!”

    面对程旭的指责,安心如冷眼听着,知道他停止了才开口。

    “程旭,我们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