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安妈妈十分震怒的呵斥了安心如,不让她说话。

    随后冲着程旭开口:“程旭你那很急吗?你要做生意,大家一定都支持。只是,你是不是忘记了。房产证上个月拿去借给大姑家做抵押了,利息不是打到你卡上了吗?”

    程旭皱眉,他这两个月每个月确实有收到一万块钱的利息。

    但是他私心不想安心如知道这笔钱,谁都没提。

    却没想到在这个关键的节骨眼除了事情,程旭有些追悔莫及了。

    “不可以让大姑先拿回来吗?”

    安妈妈冷下脸:“那怎么行,做人得将诚信!”

    程旭知道安妈妈是做老师的,思想非常的古板,她在这点上十分的坚持。

    心下无奈,却没有背的办法。

    他拉着刘慧玲离开,找了借口说是要去上班。

    安妈妈大概也看出些什么来了,并没有叫安心如去送人,紧紧是目送着两人离开。

    等程旭和刘慧玲彻底的走出医院之后,安心如察觉到她妈妈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心下开始慌张。

    “跟我来!”

    安妈妈冷冷的说了三个字,安心如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跟着她去了医院的楼梯间。

    “说吧,怎么回事?”

    安心如不知道该怎么跟安妈妈解释,她从小就没在母亲面前说过谎。现在母亲动怒了,她紧张的身子都发抖。

    安妈妈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自己女儿,她的女儿什么性子,她一清二楚。

    “说吧,昨晚为什么夜不归宿,在什么地方住?”

    安心如人生第一次跟她妈妈说谎了。

    “跟程旭吵架了,不想回去,住了酒店。”

    “哼,没用!程旭工作室怎么回事?你爸爸第一次开口求人,帮他弄得工作,就这么的不满意?”

    安心如很无奈,她婚姻的失败,连累的父母。

    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地方,程旭对工作的抱怨,那就是赤-裸裸的在打她父亲的脸。

    安心如一个人的力量太薄弱了,她希望得到母亲的帮忙,又不希望母亲知道太多,省的她担心。

    “妈,房产证不能给程旭。爸这还需要用钱呢,这房产证一旦交出去,就什么都没了。”

    安妈妈冷哼,身后指着安心如的脑袋戳了戳。

    “还好,没有太傻。不过,你爸那你不用担心,还用不到你这房子的钱。我不管你闹,记住千万别离婚,你那婆婆是厉害了点。但是,生活还是你们两个过。当年你奶奶不也凶,嫌你是女儿,我不照样过来了?”

    安心如想要反驳她妈,却没有胆子。

    她奶奶当年是嫌弃母亲生了女儿,而且因为是公职所以只能生一个,所以她奶奶一直非常不高兴。

    可是她和程旭的情况,跟她父母完全不一样。

    她爸爸是那么的爱她妈妈,但是程旭呢?

    不但有小三,外面都有孩子了,叫她如何能够接受。

    她不想将这些告诉母亲,徒增烦恼。

    “妈,我自己懂得。”

    儿大不由娘,安妈妈也知道。叹了口气,交代了两句,便离开了。

    昨天一整天没去公司,安心如今天必须去一趟了。

    她的工作虽然清闲,却不能无辜迟到,盯着她位置的人还有很多。

    简单交代了下医院里面的事情,安心如冲去了公司。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迟到了有一会了。

    面对同事,李莎投来的嘲笑目光,安心如做了鬼脸回应。

    “怎么来的这么晚,昨天不上班,今天迟到。你都不知道,秦主任来你位置转了三次了,一次比一次脸难看。”

    说话的是李莎,在公司里面就她跟安心如的关系算还不错。

    秦主任是她和安心如的顶头上司,为人刻薄,最喜欢抓底下的人小辫子。而且还十分好色,没事喜欢揩-油。安心如是家里安排进来的,才免受了魔手。那些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年轻女生,多多少少都受到了一点迫-害。

    安心如一脸的无奈:“我爸爸突然脑淤血去了医院,家里乱成了一团。秦主任没说什么吧?”

    说到这个顶头上司,安心如还是有点害怕的。

    李莎的脸色不太好看,指了指里头的办公室。

    “你还是自己进去吧,秦主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还说若是你中午还没来,就直接算你旷工!”

    安心如放下了包包,深呼吸一口,朝着里间走去。

    敲了门,得到回应之后,安心如按下了门把进了上司的办公室。

    “秦主任,听说你找我?”

    秦主任的抬起了头,脸色并不好看。

    “你是不想干了?无故旷工,谁给你的胆子?”

    自知理亏,安心如也不好说什么,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主任。我家里出了点事情,我跟组长请了假了。我知道耽误了上班,真的很抱歉。”

    安心如明知道秦主任这是在找她晦气,也只有低头认错的份了。

    “哼,谁家没个事?若是大家家里一有事就请假,公司还要不要开了?”

    听到秦主任阴阳怪气的语调,安心如特别的郁闷,低着脑袋也不说话。

    她就想着,让他说个够,说过了就放了她。

    谁知道,这秦主任愈演愈劣,大有将她列个十八条罪状的节奏。

    “主任……”

    安心如开口喊了一声,她就想问个清楚。

    谁知道,被秦主任厉声给打断了:“我让你说话了吗?”

    “晚上有个领导聚会,你上午都迟到了,下午也别干了,跟我一起去!”

    若是换做平常安心如绝对拒绝了,可是现在她在风口浪尖,要是再拒绝的话,恐怕很难收场。

    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了,她想着小心一点应该没事。

    不就陪吃个饭嘛,出不了什么大事!

    “知道了,主任!”

    见她答应下来,秦主任脸色才好看了些,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

    安心如从办公室出来,就有些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知道有人拍了拍她肩膀,她才反应过来。

    “你怎么回事呀?”

    面的李莎的提问,安心如扶了扶脑袋:“被主任骂傻了呗!”

    “我看不像,若是骂傻了,能这么快让你出来?”

    安心如一脸的无奈:“晚上跟去吃饭呢!”

    李莎瞬间恍然大悟,指着安心如开口!

    “你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