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没有想到,老公一家子为了房子这么的不要脸。

    不但老公亲自前来赶到了医院,连婆婆都赶来了,还当着众人的面打她。

    母亲都是护犊的,刚才安妈妈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才让安心如的婆婆刘慧玲得逞了。

    现在反应过来,已经从凳子上冲起来,挡道了安心如的面前,将她和刘慧玲隔开。

    “什么意思呀?冲到医院来打我女儿?”

    安心如的妈妈是退休老师,一辈子教书育人,从来没有打过架,跟刘慧玲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刘慧玲在村子里面吵架可是一把手,根本不怕安心如的妈妈,梗着脖子如同一只斗鸡一般冲上前来。

    “哟,我打她怎么了?夜不归宿的女表子,我身为婆婆就不能教训她嘛?”

    看着站在一旁没有任何动作的丈夫,安心如心如死灰。

    她没想到,这么多年下来的感情,丈夫在利益面前居然是如此的冷漠。

    安心如拉回母亲,不希望母亲受辱。

    “有什么冲着我来,别说我妈。”

    “哼,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进了我们老程家的大门,还不老实,到处勾三搭四,我今天非让你好看才行!”

    刘慧玲望着周围因为热闹而围过来的人群,得意无比。

    她像是战斗成功的战士一般,扭着身子,迎接着所有人的目光。

    安心如比任何人都清楚,婆婆的德行。

    她拦着母亲,不想母亲收到伤害。

    安妈妈年纪大,吃过的米比安心如走过的路还多。

    面对的众人的指指点点,铿锵有力的开口:“我丈夫脑淤血出事躺在医院,我女儿一整天在医院照顾怎么了?倒是你儿子,这个做丈夫的,做女婿的。他老丈人出事这么久,他来看过吗?还敢来闹,信不信我打电话报警?”

    安心如站在一旁,内心无比的震惊。

    她没想到耿直了一辈子的母亲,居然为了维护她,在外人面前说谎。

    她低着头不敢说话,周围的人听到安妈妈的解释,明白了大概。

    有的人劝着婆婆让她别闹,有的人斥责程旭的不孝顺,热闹婆婆的一阵大闹,还不停的赶人。

    程旭终于看不下去了,出手阻止了婆婆。

    婆婆的性子谁的话都不听,唯独对这个儿子言听计从。

    程旭呵斥了一下婆婆之后,来到安妈妈面前赔笑道:“妈,不好意思。我妈担心了心如一个晚上,找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才会这么急的。是我不好,昨天太忙了,没赶到医院来看爸。”

    安心如冷冷呲鼻!

    担心她?

    找她一个晚上?

    她早上可是看了手机的,没有半个未接电话,连条短信都没有。

    这叫找她一个晚上,真够可笑的。

    安心如原本想拆穿他们,却碍于一旁的安妈妈,最终没有开口。

    安妈妈有自己的顾虑,明知道这样的婆婆对女儿不好,但是她不希望女儿离婚,便忍下气来。

    “心如是小辈,你妈妈是她婆婆。教训她也是常理,没多大事,一家人别伤了和气。”

    程旭听了丈母娘的话,琢磨出她的态度转变,撇了撇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老丈人,心里有了计较。

    他挺了挺腰板,站直了说话。

    “妈,说的事。”

    “心如,你也真是的。在医院里陪着爸,也不跟我说下,害我瞎担心。”

    安心如冷眼看了一下程旭,心中压着怒火,无法爆发。

    刘慧玲虽然爱闹,但是她十分的精明,只是生在农村那个年代环境不允许,没读书所以才会如此。

    她扫了一眼便看清了形式,像是完全忘记刚才打了安心如一般,上前拽着她的手。

    “这么早,还没吃早饭吧。回去,妈给你做点!”

    安心如心里横着刺,冷冷的甩开婆婆的手,没给好脸色。

    刘慧玲突然呜哇一下,作势要哭。

    “心如,你这是不原谅妈呀。妈对不起你呀……”

    安心如本想冷眼看着婆婆,可是刘慧玲越闹越大声,最后安妈妈都看不下去了。

    作势斥责了安心如,让她跟刘慧玲道歉。

    安心如无奈,迫于母亲的压力,只能跟刘慧玲道歉了。

    “妈,我没怪你。是我刚才态度不好,请你原谅。”

    “没事,没事,只要你肯原谅妈就行。”

    趁着刘慧玲说话的功夫,程旭朝她使了使眼色,后者立马心领神会。

    安心如不是傻子,丈夫和婆婆之间的互动,她不是没看见。顿时有些心慌,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下意识的抓紧了安妈妈的手。

    刘慧玲嘿嘿一笑,终是开了口:“心如,你不是说房产证在你妈妈这吗?刚好趁着你妈妈在,让她把房产证拿出来吧。”

    安妈妈一脸的茫然,“什么房产证,什么意思?”

    安心如还没开口,程旭已经抢了个先。

    “妈,是这样的。我打算跟朋友做点小生意,需要贷款。想用房产证去抵押,心如说房产证在你这。妈,你不回阻止我吧?我赚钱将来可是要孝敬你们的呀,你这点你放心。”

    安心如在一旁听得气的牙痒痒!

    她没想到,程旭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真够不要脸。

    她想开口阻止却又担心,若是直接撕破脸。婆婆一定不会放过他们,她爸爸现在经不起任何激动,她有她的顾虑。

    她内心焦急不堪,却又硬要保持平静,胸口已经满满都是热汗了。

    只能静静的看着安妈妈,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

    “小旭,怎么好好的想要经商?”

    安妈妈才问了一句,刘慧玲立马就不高兴起来了:“亲家母呀,我儿子不就是想要上进。天天拿着死工资,还要因为老丈人的一点人情,一直被人压着,自然做的不高兴。你该不会连这点都不支持吧,那房子是他们两个的,该怎么拿主意也是他们的事情吧。”

    两方僵持不下,安心如担心妈妈妥协。

    她妈妈并不知道程旭他们的可怕之处,安心如紧张无比,她想要来一个鱼死网破。

    不管如何,也不要让程旭拿到房子。

    所以她,决定要公开程旭的丑陋。

    “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