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如心惊胆战的坐在警察局的审讯室里面,她的神经还没有恢复过来。

    刚才那群女人实在太野蛮了,打的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肉。

    “说说吧,为什么打架?”

    听着民警冰冷冷的语调,安心如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没有打架,是被打的。”

    坐在一旁打安心如的那个女人,听到她的笔录,激动的又要冲过来打她。

    “警察同志,她就是个小三。我动手打她,是因为她抢我男人。”

    “你给我坐下!”

    厉声呵斥完对方之后,这位民警又冲着安心如拍了一下桌子,吼了一声。

    “她说的是不是事实。”

    “不是,那男人是我丈夫。”

    安心如一脸捉急,她刚才在来警局的路上已经给老公打了无数个电话,只要她老公出面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可是她老公的电话怎么打也没有打通,让她烦躁无比。

    面对民警鄙夷的眼神,安心如的脾气上来了,将包里面的身份证拍在了桌子上。

    “我有没有丈夫,是不是结婚了,你们去查一下不久知道了吗?”

    民警看了几眼之后,转身离开。

    几分钟的等待时间对于安心如来说,无比的漫长。

    期间,陆靖做完口供从内间出来,跟坐在长凳上的安心如打了个招呼。

    安心如连忙站起来,“这位先生,这次真的谢谢您了。请问可以知道您的联系方式嘛,我好上门去感谢一番。”

    陆靖赶忙开口解释,“安小姐,别误会。让我来救人的是我家老板,你不需要向我致谢!”

    “我还有事,先走了!”

    安心如还没有来得及问清楚他的老板,就被身后的民警给叫走了。

    陆靖出了警局,便拨通了自家老板的电话:“老板,事情已经办妥了。”

    “嗯!”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清冷的声音,谁也没发现原本紧皱着眉头的男人在这一刻终于松开了。

    “查清楚了,你的结婚证没问题。你可以回去了,打人的人会被拘留,接下来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你若想要赔偿或者其他要求,可以找个律师来。”

    安心如对着民警感谢了一番,随后迫不及待的赶回家去,想要了解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心如没想到的是,她的家里还会有一场更大的灾难在等着她。

    ……

    安心如回到家里,一推开门,就发现气氛不对。

    婆婆坐在沙发椅上,怒瞪着她,脸色十分的难看。

    安心如开口礼貌了喊了一声:“妈……”

    话音都没落下,原本摆在茶几上的玻璃杯子就朝着她脑袋砸来。事发突然,安心如都来不及做出反应,微微弯了身子躲过了脑袋,身子却挨了一下,钻心的疼痛。

    “小贱人,居然敢当小三,老娘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婆婆直接朝着她冲上来,拽着她头发一阵猛打。

    安心如怎么也想不到,刚刚在外面挨了一顿打,回来又被婆婆一顿打。

    两人扭打在一起,安心如没敢出手一个劲的躲。婆婆自小在乡下劳作,力气比她不知道大几倍。

    安心如只有被挨着打的份,婆婆一把将安心如推倒,骑在她的肚子上,猛地扇她嘴巴子。

    就在安心如绝望的想要抄起一旁桌子上的水果刀跟婆婆来个你死我活之时,一声怒吼改变了一切。

    “你们干什么?”

    两人纷纷朝着门口望去,瞬间没了反应。

    安心如看到丈夫到来,瞬间像找到主心骨一般,猛地推开婆婆,朝着丈夫扑去。

    “程旭,你终于回来了。”

    程旭冷着脸,一把推开安心如。

    “你到底怎么回事,我在跟领导开会你一直打我电话。一回到家里,又看到你打我妈,安心如你怎么会这么的恶毒?”

    婆婆看明白了儿子的态度,连忙上前煽风点火。

    “儿子,你得给我做主呀。这女人不但勾三搭四,给人当小三,当家被打。咱们老程家的脸都被她给丢尽了,我教训她,还想杀我灭口!”

    安心如一脸吃惊的看着婆婆,刚才明明被按着打的人是她好吗?

    因为婆婆的几句话,程旭的脸色瞬间难看到极点。

    他伸手指着安心如,一脸的怒气难平。

    “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旭,你怎么能够这么平白的冤枉人呢。你看看这些照片,小三到底是谁?我还没问你呢,为什么那女人会有你跟她的合照,你到底跟那个叫莹莹的女人是什么关系?她凭什么当我是小三,当街打我?”

    这些都是安心如在警察局里面做笔录的时候听来的,知道了那个女人的名字,知道她到处拿着照片跟民警说自己的男人被抢了。

    听到莹莹两个字,程旭的脸顿时有些难看。

    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又恢复了正常。

    “心如,恐怕是误会了。妈,你去给我准备些吃的,我开会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婆婆一脸心疼的看着儿子,对她冷眼相对。

    “天杀的,造了什么孽娶了这样的媳妇。让我儿子这么辛苦的赚钱,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

    安心如面对婆婆的刁娜和偏心,正打算上前去理论,却被丈夫拉到了房间里面,将门给关了起来。

    “程旭,你这是什么意思?”

    安心如盯着自己的丈夫,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似乎已经不认识这个相识多年还成婚了三年的男人了。

    程旭一脸为难的看着安心如,脸上的表情写满了痛苦。

    “心如,你要我怎么做?一边是我妈,一边是你,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让我怎么办?“

    婆媳问题,安心如也常常听说。

    没想到有一天会落到她的头上,安心如忍下了怒气。

    在她平淡无奇的二十三年人生之中,最值得称颂的就是跟程旭结婚。因为那是多年乖乖女生涯,唯一反抗母亲的一次决定

    她上学早,一实习的时候就跟程旭领证了。

    领证之后,母亲没有办法阻止,只能够让她如愿。

    “好,妈的问题我们先不谈。你给我说说那个莹莹到底怎么回事,她今天当街打我,差点把我衣服给扒了你知道吗?”

    程旭一脸诧异的看着安心如,内心有些忐忑,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想着怎么这个口该怎么开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