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夜的心里划过一丝丝的懊悔,他不该逞强的。

    乔夜颓败地闭眼,眼角滑下一滴孩子的脆弱,小小的身子轻轻的晃了晃。

    刚才还暴躁如雷的黄申鸣,望着眼前近在咫尺却有些无能为力的孩子,他的心口被堵得慌,说不出的苦涩和遗憾。李彦颇的脑海不停地翻找应急的法子,却是翻了还几遍也找不到救人的法子,恨不得自己这老头子能替代那天才少年。

    试练塔外,长老群内一片寂静!之前对乔夜有多震撼,此时就有多惋惜。一众长老和院长们,都沉默地看着发不出一丝声音。他们才见识过孩子的天赋和能力,老天就像天妒英才般,总会想着法子要提前将人收回去。

    此时,只有一直在闹哄哄的学员弟子群里还有人的声音。一些不明所以的人依旧在疯狂地叫嚣着,少数炼器师一脸惋惜,也有为数不多的看到长老们的沉默后不解地也朝着试练塔望去。

    乔夜背对着自己,乔汝安完全不知道乔夜此时的情况和表情,她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声音颤抖地一声冲着乔夜吼叫:“儿子,醒醒!”

    “儿子。”乔夜喃喃低语。他是娘亲的儿子,娘亲的唯一。娘亲,为了您,这点痛算什么?

    乔夜强忍着心口处的剧痛,十指开始动起来。他的十指快速翻飞,嘴上不停地念诀,那即将掉落下地摔得稀巴烂的墙体,瞬间又被一股力量拉扯回去,正在受着不同的力量牵引,慢慢向上,慢慢朝着彼此靠拢形成一个空间的雏形。

    一丈,一寸,一厘......距离在乔夜的努力下,不停地聚拢,靠近!就差一点点,就要全部粘黏在一起了。

    而此时的乔夜,脸上的血色正一点一滴地在慢慢消失,他的全身都是豆大的汗珠在不停的往外冒。只有这空间粘着了他才算完成,才能收手,他才有可能不被反噬甚至死亡。完成了,有娘亲的丹药在,他最多也只是灵气耗尽而已。

    他乔夜的命,也全在这一线之间。

    只是,心口处的疼痛一点也没有缓解!他一边承受着疼痛,一边用顽强的意志力在抵抗着眼前的困境。

    “收!”

    乔夜吃力地收紧手指,使出更多的灵力和意志力去维持这个炼器术,他的精神力也正被疯狂地消耗着。

    “合。”乔夜吐完最后一个字,终于脱力地跌倒在地。同时,那一个几乎将他命悬一线的空间终于修复完成了。

    乔汝安一个箭步跑过去,接住就快要跌倒在地的乔夜。她的手立即抓起乔夜的手为他把脉,刚才乔夜那情况,明显就是身体有异常才会如此。

    乔汝安紧张地把了一遍脉,不放心地又再次把脉,一双眸子疑惑地盯着儿子的脸色。只是,即使他整张脸都白的恐怖,即使他全身都湿透了,他此时的身体也都只显示着灵力耗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乔汝安将一颗药丸塞进乔夜的嘴里,又喂给他一些灵水,刚刚苍白的脸才慢慢地有所缓和,只是人依旧昏迷不醒。

    黄申鸣紧张地站在一旁:“安儿,小夜到底怎么样了?”

    乔汝安蹙眉,抬头看向两位老人,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怎么探脉也都只是灵力耗尽而已。”

    “可是他刚才。”

    “是,这也正是我疑惑的一点。”乔汝安看着怀中的宝贝,将人轻轻一推递给黄申鸣,“师父,你先帮我照顾好夜儿,我尽快将这试练塔修复完善,我们再回去做打算。”

    “也好。现在你出去,估计他们也不给你出去。”

    李彦颇看了看乔汝安,好心的询问道:“是否需要我的帮忙?”

    乔汝安感激一笑:“谢谢院长,不用了。我现在也逐渐上手,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我就能完全修复好,并将一层的防护加护起来。”

    李彦颇诧异地看着乔汝安:“你还要加护?”

    “嗯,是。算是给它升级吧。不然下次有人再拿一些乱七八糟的药粉进来,它又会被毁了的。”

    李彦颇赞许地点点头:“哈哈哈,不愧是黄老也愿意收徒的人,有见识、有魄力、有能力!老夫佩服!那老夫也跟着你们一起呆在这里吧,我就不信那些人能折腾出什么风浪来。”

    乔汝安无比感激地朝着李彦颇鞠一躬:“谢谢院长!”

    事不宜迟,乔汝安放下乔夜后,立即全身心投入到修复的工作当中。吃丹药,修复空间,再吃丹药,再修复空间。乔汝安不停地循环着这些机械的工作,慢慢地自己的效率又提升了不少。心中一直挂念着乔夜,乔汝安的动作不停地加快再加快,眨眼睛啊,一层的空间就被她完成了一半,且还是全部升级过的。

    试练塔外,冯天佑一双眸子越来越猩红,眼看着那小子就要死了,却在最后关头被他给撑下去了!而此时,那个老女人,竟然还以变态的速度,正在不停地完成试练塔的工作!

    冯天佑踹紧拳头,叫来李一峰:“去,去提醒一下那老太婆,再不赶紧行动,就会错过最佳时间,错过一切的优势。”

    因刚才的撤退,此时两人距离试练塔的距离已经远了不少。李一峰运目看了看前面的情况,点点头立即下去吩咐人动作。

    乔汝安再一次灵力耗尽,脱力地在地上休息。还剩下五个小空间,她就修复完所有的空间了。整整忙了半个多时辰,此时的她又累又困,灵力不断地耗尽又补充,耗尽又补充,人的精神却是一直处于高效消耗的。

    乔汝安眯着眼睛小憩了一下,嘴巴不由抱怨道:“哎,看来这三年我过得太过安逸了,就连这点强度的工作,才工作那么一会儿人就累得不行了。”

    小七无语地看着抱怨的人,她就没看到,外头的人看到她这模样,一个个都张大嘴巴,能塞下一个鸡蛋了么?你还想怎么着啊,还想不想让其他人活啊。

    心思一闲下来,乔汝安就想儿子:“小七,小夜这么久都没有醒过来,你说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七挠挠头,也很是不解:“我也不明白。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现象啊。而且,小夜以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