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厅的几人刚准备散去,左磊忽然走到赫连皓身边,小声的交代几句话。

    赫连皓眉头微蹙,盯着乔夜看了好几眼,朝着乔汝安说道:“安儿,过来。有小夜的一些事情。”

    安儿?

    乔汝安挑眉淡然地看着赫连皓,呵,这人还真会套近乎。她和他什么时候这么熟了?看在是小夜的事情上,乔汝安不情愿地挪挪屁股,朝着赫连皓靠近些。

    “说吧,什么事情?”

    赫连皓心下微微叹口气。哎,女人太强也不好。要是这女人弱一些,没有那什么毒术医术还有空间,他不早就把这女人拿到手了么,还至于现在这般什么都要忍么。

    乔汝安听完赫连皓的话,蹙眉朝着小夜问道:“你又拿丹药去卖了?”

    乔夜撅着小嘴,小声抱怨道:“还不是你把我的零花钱都没收了,只好自立更生咯。”

    “臭小子,恭喜你。有个老头子刚才去药楼那里,指明要买你炼制的丹药,现在你炼制的丹药全被他买走了。”

    “什么?全买走了?!”乔夜连忙蹦起来,满脸都是笑意,“是谁?是谁这么赏识小爷我?哇哇哇,他一下子买那么多丹药,他一定也是个土豪,不行,我要去跟土豪做个朋友。”说完,小短腿一蹦一蹦,瞬间消失不见。

    众人:“......”

    ——

    “周管事,周管事,听说有人把我的丹药全都买了,是谁啊?”

    稚嫩且兴奋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药楼。人未到声先到,还在药楼里买药的人都不由纷纷侧目看着来人。

    卖完丹药后还在药楼里逗留的百里青宁白色的眉毛不由微微上挑,这就是那个孩子,小鬼医?他那一双精明的眼眸上下打量着蹦蹦跳跳跑进来的乔夜。三岁多的年纪,性格跳脱,灵力修为竟看不出来。百里青宁不敢置信地又查探一番,竟还是一无所获!

    有意思!这孩子竟然还会隐匿术。

    蔷薇药楼的周管事,也是蔷薇楼周管家的哥哥。周管事远远就瞧见那抹灵动的小身影,宠溺地笑着迎出去:“小主子,您来了。主子是否也过来了?”

    乔夜蹦蹦哒哒地跑到周管事面前,扬着一颗汗涔涔的小脑袋兴奋地问道:“没呢没呢,就我一个人过来的。周管事,你还没有跟我说说,到底是哪个人一下子将我刚炼制出来的丹药全都买了?”

    “老奴也不认识,是位花白老人。他好像还没有走。”周管事说着,便转过头找寻着先前的那个身影。

    还不等周管事将他找出来,百里青宁倒是自个儿优哉游哉地走到乔夜面前,慈眉善目地盯着乔夜,一脸拐卖儿童的谄笑道:“你就是小鬼医那小子?”

    乔夜看着这皮肤白、头发白、眉毛白、胡子也白的老爷爷,嘟着小嘴尊老爱幼地说道:“是啊,老爷爷你又是谁?”

    “你刚才不正找老夫么?”

    “找你?!”

    乔夜本就圆溜溜又大又黑的眼眸睁得更大,一双眼眸更是兴奋地滴溜溜地转,好似看到了他那失去的一大堆私房钱般。小短腿快步上前,有些稚嫩且带着撒娇的意味讨好地瞧着百里青宁:“老爷爷,您是不是要买很多丹药?您还需要我的丹药么?小夜夜现在还能再帮您炼制不少好丹药哦。只要是中阶中品的丹药,小夜夜都能为老爷爷您炼制哦。”

    “你现在就能独自一个人炼制出中阶中品的丹药?”

    “是啊是啊,小夜夜很厉害的!老爷爷,您刚才不是已经买了小夜夜的丹药么?这一批丹药里面就有中阶中品的散灵丹,老爷爷您拿出来一看就知晓了啊。”

    每一个炼药师炼丹,炼制出来的丹药都会存有炼药师个人的气息。每一个炼药师或炼丹师的丹药气息都是独一无二的。一颗丹药,如果是一个炼药师炼制,则有一个人的气息;丹药由两个人共同炼制,不管是平等炼制还是主辅之间的炼制,也会融入两个人的气息,气息的轻重也和两人在炼丹时所占的比重成正比。以此类推,几个人共同炼制那一炉丹药,便有几个人的气息。然,通常情况下,很少有三人或三人以上合作的丹药。两人合作的丹药倒是比较常见。

    百里青宁在拿到乔夜的丹药的第一时间里,便已经对丹药做出了基本的检查。除了好几种丹药都是常规的丹方炼制外,有三种丹药的丹方是改动过的,丹药的效力确是更好了。同时,这所有的丹药里面的气息全部相同,且只有一个人的气息。

    百里青宁挑挑眉:“这丹药确实是一个人炼制的,可老夫对你的丹药气息不熟悉。”

    “这不简单么。我们药楼后院有我专属的炼丹房,我现在就可以练出来给你看看。”小夜一脸兴奋地看着花白老爷爷,“不过,老爷爷您还要买多少?这里的炼丹炉一般般,我在这里最多也就只能炼制中阶下品的丹药。”没办法,这里的环境没有小七的空间好,炼丹炉也不是娘亲的那个龙凤鼎。也不知道娘亲是怎么就找到了那么好的炼丹炉,小夜夜都快要嫉妒死了。

    百里青宁狡猾地开怀一笑,大气地说道:“哦?如果你能证明这些丹药都是你炼制的,这些都好说。”

    “呀,真的?老爷爷你不要骗人哦?骗人的人都是小狗。”哈哈哈,小夜夜准备又有新的小金库了!光是想想,乔夜好似就看到一大堆的金银财宝在向他招手般。

    百里青宁瞧着这孩子看自己想看到金子般金灿灿闪闪发光的眼眸,身子一哆嗦,这孩子竟还是个财迷啊!不错不错,有弱点那后面的事情就更好办了。炼药师最不愁的是什么?那就是钱啊。像他这样的炼药师,随便炼制出一些高阶丹药出来便能引起全国哄抢的场面,最不怕的就是没有银子。

    百里青宁不停地缕着花白的胡须,对这如此直率、真性情的孩子更喜欢上了好几分。看着这孩子,他都觉得自己好似又年轻了不少。看来他还是呆在学院太久不出来了,忘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的精彩了。

    “老爷爷,走走走,我们这就炼丹去。”百里青宁还在勾唇思索中,乔夜早就迫不及待地熟稔地拉起百里青宁的手,就要朝着后院的炼丹房走去。

    百里青宁看着自己那被拉起的手,无奈笑笑连忙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