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小青龙哲轩指的路,没过多久便走出了逸王府的八卦阵。

    乔汝安抱着小青龙,快速离开阵区。

    离开后两步,身后的阵区竟又恢复成王府的模样。这让乔汝安越发好奇,这个逸王背后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一个普通的王爷绝对不能制造出如此精妙的阵法。

    寻找之前的记忆,乔汝安抱着小青龙穿廊而过,来到赫连皓的院子。

    赫连皓的院子内仅有几个护卫,暗卫倒比护卫还多,且修为都不低。护卫们看到乔汝安走进去,没有阻拦也没有多看一眼,竟当她是空气般存在。

    乔汝安嘴角往上勾了勾,闲庭意致地走在赫连皓的院子里。

    人家既然大大方方欢迎她进来,她也定不会让人失望的。

    一阵风吹过,刚才还站得笔直的几名护卫,瞬间栽倒在地。乔汝安满意地拍拍手,冲着其中一间屋子叫道:“乔夜,回家!”

    突然,一直安静的逸王府竟多出几道危险的气息。

    暗中的左磊双目寒光渗人,周身爆发出一股强悍的力量,朝着那几道危险的气息袭去。

    然而,那几道危险的气息竟分成两股,一股朝着乔夜和赫连皓所在的房间射去,一股朝着乔汝安飞奔而来。

    左磊刚要上前挡住,恰在此时,几枚暗器从乔汝安的手中射出,同时朝着左磊叫道:“闪开!”

    左磊腾空而起,暗器从他的脚下飞过,朝着对乔汝安攻击的黑衣人射去。

    黑衣杀手看到暗器上绿色的冷光,样露惊慌连忙躲闪。

    然,作为用毒和暗器高手的鬼医怎么可能会失手?暗器不仅仅射中袭击自己的黑衣人,连袭击乔夜方向的屋子的黑衣人也被她射中。几人身体一震便倒了下去。

    这么多年,鬼医要是没有一记轻松越级战斗自保的秘密武器,她怎么能存活下来还名扬四海?

    然而,这样的攻击并不能抵挡敌人的步伐,那些仅剩的黑衣杀手,立即更加凶悍地扑上来。

    左磊闷哼一声,竟被他们划到了手臂。

    就在此时,一直呆在房间的赫连皓抱着乔夜,缓步走出房间。手中的利剑竟像是有自主的意识般快速朝着仅剩的最后一个黑衣人射去。

    呆在赫连皓怀中的乔夜有些嫌弃地努努嘴小声嘀咕:“爹爹,你的仇敌怎么那么多?仇敌这么多还这么厉害,我和娘亲还是不要你算了,免得惹得麻烦上身。”

    赫连皓:“......”整张脸瞬间黑了下来。虽然现在他还不能百分百确认乔夜就是他儿子,可这样当着他的面说如此的话真的好么?什么叫不要他算了?他堂堂的逸王,几个组织的尊主,也是他们能如此嫌弃的么?

    天下间,估计能如此嫌弃他赫连皓的人也就只有这对母子了。偏偏,这对母子就不该嫌弃他。

    赫连皓无奈纠正:“子不嫌母丑......”

    赫连皓话还没有说完,立即被乔夜严厉地打断:“谁说娘亲丑的?!小夜夜没有嫌弃娘亲丑,娘亲是小夜夜心里最漂亮最漂亮的人了!”

    赫连皓:“......”

    不远处,两人的对话刚好一字不落地落入乔汝安的耳中。

    乔汝安勾唇一笑,嘿嘿,小样。想拐走我儿子?没门。

    “乔夜,跟娘亲回家。”

    “好!”乔夜爽快地应声,身子一骨碌爬下赫连皓的怀抱,朝着娘亲哼哧哼哧地走去。

    赫连皓:“......”这还是那个向他告密小七和乔汝安的秘密的小人儿么?叛变如此之快。

    赫连皓幽怨地盯着乔夜的身影,良久才悠悠说道:“小夜,人是不是该言而有信?”

    乔夜疑惑地看着爹爹,却也还是乖乖作答:“是啊。人肯定要言而有信。”

    “那如果有人言而无信该怎么办?”

    “有人言而无信啊?”小家伙故作沉思地摸摸下巴,眨巴眨巴着黑黑的大眼睛说道,“那就以其人之道还之其身。”

    赫连皓煞有其事地点点:“嗯,不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乔汝安不悦地盯着赫连皓和乔夜一唱一和地总有种不祥的预感,瞬间炸毛:“乔夜,还不赶紧回家!”

    赫连皓盯着紧张的乔汝安,奸计得逞地勾唇一笑:“你说,要是这个谣言再起,还以其身,还有比今天更厉害的杀手再集中追杀,甚至......”

    深呼吸,深呼吸......

    然而,这次真的深呼吸也解决不了了!

    “赫连皓,你无耻!你到底想干什么?”

    “本王要的鬼医不是一直都知道么?”

    想着自己在南清国的势力,乔汝安愤愤地指着不远处的小亭:“坐好!伸出手!”

    “好。”

    说完,赫连皓转身朝着亭子优雅地踱步而去。

    乔夜看看娘亲又看看爹爹,趁着两人不注意偷偷捂着嘴巴偷乐,哈哈,娘亲还是喜欢爹爹的,娘亲还是斗不过爹爹的。不然,娘亲怎么可能随意答应看诊?想当初,有多少人拿了多大的威胁利诱,都得不到娘亲的点头。爹爹紧紧是两句话,就让娘亲缴械投降了。

    乔夜满意地摸摸下巴,嗯,希望这个爹爹真如小七所说真的是他的爹爹。

    ——

    乔汝安鄙夷地看着放在桌面上,白皙修长且骨骼分明有力的手,不满地嘀咕:“竟然比女人的手还要白还要好看,真没天理。”

    嘀咕完,不情不愿地将两指搭在男人的脉搏上,轻轻探脉。

    上一次,乔汝安已经给赫连皓探过脉。赫连皓原毒已经中了十九年的时间,而因为人为解毒能力不强导致的二次毒则是五年前。这人医术不错却不够精通且有些照本宣科不敢变通,这才导致了赫连皓本该解掉的毒只解了一半,还衍生出新的毒。

    两份毒互相牵制得以保住赫连皓的性命,却也限制了赫连皓的修为。如他想突破,难上加难。然而,下毒的人似乎看不得赫连皓活着。就在不久前,赫连皓俨然又中了十九年前所中之毒的诱发之毒,加剧了原毒的威力,打破两者的平衡。

    赫连皓的命,竟只有半年光景!

    乔汝安收回手,有些怜悯地看着赫连皓,幽幽开口:“你命不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