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夜一边试着另一套新衣服,一边恨恨地想着:哼,我乔夜决定了,我一定要将娘亲设计的二十一世纪的衣服发扬光大!以后,人人都只穿那样的衣裳!去他的什么里衣、亵衣还有外衫。

    天知道,他现在的手有多酸,他使出了多少的洪荒之力。

    然而,娘亲选的衣裳才堪堪试了一半。目前为止,娘亲还没有一套是满意的!

    想着外面围城一圈等着看他穿新衣裳给她们欣赏的女人们,乔夜心更塞了!娘亲就是故意的!像我乔夜这般天生丽质,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帅气小宝宝,有什么衣裳是本宝宝驾驭不了的?娘亲你就没有看到那些女人惊叹的目光吗???

    啊!!!!!

    宝宝好心塞,宝宝香菇、蓝瘦......

    带着浓浓的怨念,乔夜终于将最新的一套衣裳又换好了。

    一推开门,不出所料。一众如狼似虎的目光犹在。那些目光都恨不得把他给吃了的感觉。

    经过这几场换衣风波下来,周围的小姐夫人们全都混开了。对于乔汝安和赫连皓这一对沉默的“父母”,大家也算是默认的相交。当然,主角还是刚出来的乔夜小朋友。

    掌柜的瞧见乔夜挎着一张脸出来,不由深深地同情这三岁的孩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三岁的孩子能自己穿衣服,换衣服,还不带一点点帮忙的。

    乔夜刚抬起小短腿走出来两步,掌柜的立即笑容满面地递一杯茶给乔夜:“小公子,这是皓少爷吩咐为您准备的。”

    闻言,乔夜一转头,刚好瞧见赫连皓正坐在不远处对着自己点点头。还别说,换了这么多套衣裳,他现在真有些渴了。

    乔夜接过茶杯,咕噜咕噜地几口瞬间将茶水喝个精光。喝完后,小夜夜又是一脸期待地看向掌柜,一脸的感激和相讨。嗯,这家店的掌柜不错,以后可以带人过来看看。

    刚这样想着,乔夜突然听到一阵阵的尖叫和议论声由外而内传进来。

    那是一个尖锐又刺耳的女声,让人听着很不舒服。一旁的小姐夫人,听到声音也是不悦地皱皱眉头。

    一旁的乔汝安两耳不闻窗外事,只当没有听到那些声音。她瞧见儿子又换好衣裳出来后,上前左右看了看。

    天蓝色的缎子,祥云的束腰带贴身,衣服的领口和衣摆下方亦是一团团好看的祥云。乍一看去,这一身天蓝配祥云,包子脸配童子发冠,真是一个活脱脱的小仙童下凡模样。

    这套衣裳刚才也有几位夫人相中,她们还劝说过乔夜试穿。此时,看到乔夜这一身小仙童般走出来,就像是自己的作品被人欣赏般,乐得合不拢嘴:“你瞧你瞧,我就说呀,这小娃娃穿这身衣裳好看。”

    “对对对,我刚才也看中这身的。嗯,比刚才好几套都好看。”

    “是呀是呀,乍一看,就是一个小仙童......”

    乔汝安难得地点点头,颇为赞同。试过这么多衣裳,最满意的就是这套还有刚才的另一套绛紫色的衣裳。特别是小小的脑袋上打着幼儿发髻配给一个简单的小发冠,后脑勺垂下丝丝过肩的长发,飘逸而俊俏。

    被众人纷纷夸着,乔夜的小身板立即有板有眼地学着书里头写的小仙童的优雅飘逸而又仙气十足的小仙子模样。如果不知是男童都会误认为是一个漂亮十足的女童。

    天哪,竟然有长得男样女样都如此好看的小孩!

    乔汝安则是不忍直视地捂脸。儿子,你是男的,摆什么仙子造型啊!

    看到众人惊讶又喜爱的眼神,乔夜乐得见牙不见眼。他平生没什么大爱好,就是喜欢吃,爱财,喜欢臭美,喜欢别人夸他好看!

    “聪明伶俐,长得还那么好看,要是我也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娃娃该多好啊!”真想抱在怀里揉一揉捏一捏。

    后面的那一句话女人没有说出来。她是用实际行动表达出来的。她掏出自己的一根白玉发簪换掉乔夜那普通的发簪,情不自禁地伸出手,两眼放光地摸摸乔夜的小脸蛋。要不是自身礼仪够好,她都想狠狠地揉戳这胖乎乎的小脸蛋了。

    最先看中这套衣裳的妇人,见状也掏出一块祥云的玉坠子塞给乔夜。她此时无比庆幸自己竟随身带着这个小玉坠子。

    妇人上前温柔地摸摸乔夜的小脸蛋,将坠子放到他那柔软的小爪子里头:“拿着,这样多配!”说完,又顺手捏了捏他的脸,手感细腻滑嫩,真舍不得放手。

    乔夜看在礼物的份上,默默地承受着这俩个女人的抚摸。

    有一就有二。

    不一会儿,身上带有些不算贵重物件小姐夫人们,纷纷给乔夜塞下自己送的礼物,一双双爪子拂过乔夜的小脸蛋和小爪子。如果说刚才只能看着欣赏着,大家心里的喜爱只有八分的话,此时,能摸到乔夜的脸蛋,她们的喜爱瞬间变成了百分百!

    瞅着将自己围成一圈对自己上下其手的女人们,乔夜心里泪奔了!

    天啊,为什么这些人都要这样?能不能不要再捏小夜夜的脸蛋啊!

    可是,这些礼物小夜夜也不能不要啊。就这样不要了,多打他这个财迷的脸!

    果然,长得帅就是麻烦。靠脸吃饭更是麻烦。

    为嘛女人总是捏他的脸,为什么女人总是那么喜欢他。

    一会功夫,乔夜的脸已经遭受七八个女人的揉捏。他再一看还在找礼物的十几个小姐夫人,心中默默想着,他会不会成为南清国第一个靠脸吃饭然后被毁容的人?

    想到这,乔夜赶紧朝着娘亲投去求救的目光。

    乔汝安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看着,发现儿子求救的目光也没有半点要出手相救的意思。臭小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自作主张跟人跑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随便接陌生人的东西就把自己给卖了。

    唔,见死不救!娘亲好残忍!

    乔夜可怜兮兮地扁了扁小嘴巴好不委屈,却依旧硬着头皮继续硬撑着。

    “都散开吧,孩子的脸被捏红受伤了。”突兀地,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女人周围响起。那道声音用了一丝灵力,所有的人都听到了。

    众人纷纷低头看着乔夜。果真,孩子的脸还当真已经很红了。那几个手还放在小夜身上的小姐夫人顿时为自己的失态羞红了脸。还没能捏到脸的女人,也都悻悻地垂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