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琴目光落到已经被踩好几下的哲轩尸骨身上:“还有,你以为你杀了龙王之子就能这样算了吗?”朱琴狠厉地大喝一声,涅槃火球快速朝着黑翼龙的眼球飞去。.『.

    黑翼龙来不及躲避伤到右眼,“啊!”地惨叫一声又被白虎狠狠地一爪子拍在脑袋上,他头一歪,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

    乔汝安躺在水里,舒舒服服地疗伤,不知不觉间睡着了不自知。

    忽然,她心口猛地一痛,整个人心慌得颤抖,一道契约之力随之消失殆尽。

    乔汝安惊醒地坐直身子,出了一身冷汗。她用手抹一把汗,这才想起自己还在水中治疗。

    乔汝安心慌慌地,全身都在颤抖。她,她,她刚才都感应到了什么?一定是梦!这不是真的!

    乔汝安尝试联系她的契约兽们,只是仍旧都联系不上,只隐隐知道自己身上还有契约之力。

    乔汝安喃喃地摇摇头,对自己命令道:不许胡思乱想,这都是梦!安安心心疗伤治愈后,等她有机会回去,大家一定都“齐刷刷”地在等她!

    对,这一定是锻炼她心智的梦或者幻境,她不能受其干扰!!!

    乔汝安无心疗伤,在心中反反复复地呢喃着。只是她脸上滑落下来的两行清泪出卖她,怎么也收不回去。

    哲轩......好孩子,我的好孩子......哲轩是她的第一个契约兽,也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她最熟悉的就是哲轩的契约……

    乔汝安咬着唇瓣任由泪水滑落脸庞,悲伤得脸上已有知觉还没反应过来。

    她,不再只是灵魂体,而是回到有血有肉的日子!

    “不!”

    乔汝安想到什么,脸上一喜。契约之力断掉,有可能是另一方遇害,也有可能是有人强行解约。不管是哲轩主动解约,还是被逼迫,那也至少说明它是安全的!

    乔汝安高兴地一把抹点脸上的泪痕,这才发现她竟然有实体了!

    乔汝安摸摸脸,又摸摸手,又捏捏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她是怎么恢复肉身的?

    乔汝安疑惑地环视周围,她仍旧还悬浮在水中,虽然有了*却能像鱼一样自由呼吸,水里的环境一点没变,还是她被卷来时的模样。

    乔汝安疑惑不解地看着自己,这才发现此时她正一丝不挂!她身上什么也没有,包括衣服,包括空间戒指!

    乔汝安即使是再开放的现代人重生而来,也没大胆到能如此的地步。虽然周围没人,乔汝安仍是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往上游,万一池上有人怎么办?只是她也不能呆这里一辈子不出去啊。

    乔汝安烦躁地抓抓脑袋,自言自语道:“先看看我恢复如何吧。”

    乔汝安探出精神力游走于全身,一刻钟后惊讶地能塞下一个鸡蛋。她不仅仅完全恢复,身体甚至比以前的还要好,她的修为也提升不少此时已经到达合体初期!

    合体阶修为,再晋升就能飞升神界,在紫晶大陆虽然还不能横着走,但也能称霸一方了!

    乔汝安抑制不住地高兴,在水里像鱼儿般高兴地游来游去!

    过了好一会,乔汝安这才有心思开始琢磨起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她捏捏自己的胳膊好奇呢喃:“我这身子是怎么来的?难道是从那草原空运过来的?只是这皮肤吹弹可破,如婴儿般水嫩......这......也太嫩了点吧,难道这水有返老还童的作用吗?”

    乔汝安声音虽小,却传到水池边上下棋的几个老者耳朵里。

    一个苍老的声音噗嗤一笑,对着水底说道:“小女娃,什么是空运?”

    还在胡思乱想的乔汝安听到声音吓一跳,紧张地看看四周:“谁,谁还在附近?”

    老者有意逗弄:“我们在水池上,小女娃,要不要见一面?”

    乔汝安闻言连忙蜷缩身子,紧紧抱住自己前胸,紧张地问道:“你能看到我?”

    “老朽看不到你。”老者哈哈大笑,“想必神女刚涅槃重生什么东西都没有,老夫就送个见面礼给神女吧。”随着老者话音落下的,还有一枚空间戒指。

    正愁着不知如何是好的乔汝安,高兴地接过往下沉的空间戒指,这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呀。她往空间戒指一看,里面不仅有衣服,还是适合她穿的女装!不仅如此,里头还有几本书、一个炼丹炉、一把剑。看那剑的成色,还是一把神器!

    这见面礼,不仅贵重还特别实用!

    乔汝安在水里别捏地穿着衣服,还以为要折腾一番呢,没想到她如今在水里活动竟跟在陆地上一样灵活。

    乔汝安收拾好自己快速往上游,冒出水面跳到池边上果然看到有老者在附近。她快速烘干身上的衣物,一袭淡紫色衣裙,整个人肌肤白嫩,娇俏可人,走起路来优雅从容。

    几位老者看着从容不迫的乔汝安,眼底的欣赏之色更浓,这一届的神女终于有着落了。想着乔汝安在下界经历的种种,想必面对今后的困难,她都能挺过去。

    乔汝安感激地朝几位老者走去,恭敬地对几人鞠一躬:“谢谢老先生的礼物,晚辈不胜感激!”

    “好说好说,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穿着藏青色衣衫的老者摆摆手笑道。

    “不知几位前辈怎么称呼?”

    藏青色衣衫的老者指指自己左手边的老者笑着介绍道:“这是大长老,老夫我是二长老,这奶奶是三长老,至于这个小子,是七长老。”

    乔汝安虽然疑惑他们都是什么长老,别人没说却也不好再开口问。她盈盈一笑,客客气气对着众人说道:“众位长老们好!”

    “好好好!我们这些老头子也好久没看到年轻后辈了。”二长老哈哈大笑,依旧是他好心地回答乔汝安。

    乔汝安眸光亮亮地看着二长老以及几位虽然不说话但也算和气的几个老人,问出自己的疑问:“二长老,您刚才是说涅槃重生么?”

    “可不是么。老夫刚不是给你几本书了吗?自己好好回去看看,不要什么事都问我们这些老头子。”二长老话音才落,四位老人连同他们的棋盘、座椅,通通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