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罢。

    他对手下使了个眼色。

    手下会意,正要动手时。

    楼道里骤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又有一队人小跑过来,其中有人高声大喊:“韩诗雅!谁是韩诗雅!”

    女孩听到声音,立即挥手:“我是韩诗雅,我在这里。”

    那一队人立即跑了过来。

    渡边见到来人,不禁愣住了。

    “高昌局长,你怎么来了?”

    原来这次带队来的不是别人。

    正是渡边的顶头上司,北海道警视厅的副局长,高昌雄健。

    高昌雄健见到渡边,也微微惊讶:“渡边,你怎么在这里?”

    渡边道:“我刚刚接到报警,说这里有人打架,带队来出警的。”

    高昌雄健点头道:“哦,那具体什么情况,你了解了吗?”

    渡边站直道:“报告局长,我已经有了初步了解。这名华夏人故意寻衅滋事,打伤我霓虹国公民,情形非常恶劣,我正要将其逮捕。”

    说着,他还指了指程立。

    随后,他又凑近在高昌雄健的耳畔,低声说了些什么。

    高昌雄健听完微微点头,先瞥向程立,然后将目光投向叫做韩诗雅的女孩。

    他笑吟吟的走过去,低声道:“韩小姐,我是受平津先生所托来接你走的。你要没事,就跟我走吧,其他的事还是不掺合的好。”

    韩诗雅听后,不满的撅起嘴巴道:“我不能跟你走。”

    高昌雄健不解:“为什么?”

    韩诗雅指指程立:“我的朋友还有麻烦,他的麻烦解决了,我才能走。”

    “这……”

    高昌雄健陷入为难之中。

    他过来是受到一位大人物的所托,听刚刚韩诗雅的称呼,似乎大人物是她的师兄。

    但偏偏挨打的那一方,又是山口组。

    他如今是夹在两头中间难以做人。

    纠结一阵后,高昌雄健终于下了决心。

    他咬牙道:“那好吧,我可以把他也带走,韩小姐满意吗?”

    韩诗雅这才笑着点点头。

    高昌雄健随后长叹一声,将渡边喊道一旁。

    “渡边,你跟山口组的人认识,去告诉他们。此事就此作罢,以后他们想要报复,再找机会。但现在,我要先把那个华夏男人也带走。”

    “啊!”

    渡边吃了一惊。

    他不解的问道:“高昌局长,为什么?他是华夏人,在霓虹国境内伤了人,还伤的是山口组。您为什么要把他带走?”

    高昌雄健道:“我也没办法,那个华夏的女孩,认识平津先生。平津先生叮嘱我,务必要将她安全带走。你应该知道平津先生的分量,两者权衡,只能让山口组暂时委屈一下。”

    听到坂田先生的名字,渡边心中明白了,他点头道:“好,我去劝神山君。”

    将川崎真二拉到一旁,他低声与其交流了一番。

    川崎真二初时还很激动,但渡边解释一番后,他又平静下来。

    最后,他冷哼一声,将头别过去,也不见再说话。

    很明显,他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渡边无奈地笑了笑,朝高昌雄健比划了个ok的收拾。

    高昌雄健会意,连忙对韩诗雅道:“韩小姐,您和您的朋友,现在可以走了。”

    韩诗雅优雅的笑笑:“谢谢。”

    随后,她走到程立的身旁,低声对程立说:“咱们走吧。”

    “走?”

    程立挑挑眉毛问她:“去哪儿啊?”

    韩诗雅低声说道:“当然是先出去再说,没看见那些人虎视眈眈吗,趁现在有人帮咱们,咱们还是先离开才能安全。”

    程立呵呵一笑,出其不意的拒绝了她:“不,我不走,我已经办好了住房手续,就住在这里,我哪儿也不去。”

    他明白韩诗雅的意思。

    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韩诗雅是想让程立避避风头,担心山口组接下来还会有报复。

    可程立是堂堂修仙者,他会怕什么报复?

    呵呵。

    更别说是霓虹国的人。

    什么山口组,在程立的眼里屁都不是。

    他们要是老老实实的,或许还能多蹦跶蹦跶,可要是非要同自己作对,程立也不介意将他们当作开胃菜,好好地收拾一番。

    程立的一番话说出口后。

    韩诗雅,以及听得懂汉语的川崎真二等人,都惊讶的不行。

    韩诗雅是惊讶于程立的态度,而川崎真二则惊讶于程立的肆无忌惮。

    随之,他的内心有一团愤怒的火焰在燃烧:“八嘎!八嘎!目中无人!”

    作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山口组,他们一向是欺负别人,哪有被人欺负的道理。

    可今日,他们不但被程立欺负了,而且程立还明目张胆的要留下来,仿佛是在看山口组的笑话般。

    川崎真二彻底怒了。

    他将牙关咬的咯嘣咯嘣响,恨不得冲上去跟程立拼命。

    可随着走廊里的人越来越多,还有警察在场,更加上程立的身手颇为厉害。

    一番权衡之下。

    川崎真二也知道,现在绝不是复仇的时机。

    他低声道:“等着!你给我等着!”

    稍微僵持了半分钟后。

    程立淡淡道:“如果没其他事的话,那我先回去休息。”

    说着。

    他不管韩诗雅,也不管什么山口组、警察等人,径直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场众人无不面面相觑。

    这人的胆子……也忒大了。

    高昌雄健怔了一会儿后,问韩诗雅:“韩小姐,你看我们……?”

    韩诗雅回过神来后,急匆匆的也跑向电梯:“你替我转告师兄,帮我谢谢他。这份人情我记着了,以后会还给他。”

    高昌雄健点点头,带着渡边等一众警察离开了。

    这边。

    程立的前脚刚进房间,韩诗雅后脚就追了上来,敲响房门。

    “开门!”

    她喊了一声。

    程立从里面将门打开:“韩小姐,还有什么事?”

    韩诗雅气鼓鼓的问:“你就不准备感谢感谢我?”

    程立讥讽道:“感谢你?感谢你什么,感谢你没事儿找事儿,让我得罪了山口组的人?”

    韩诗雅被说的哑口无言。

    的确是她没事儿找事,才将山口组惹来。可刚刚也是她出面,找到了自己的师兄,才令程立化险为夷的呀。

    虽然程立没有领情,但她至少做了。

    她扬着下巴道:“我不管,反正你得感谢我。我呢,也不是施恩图报的人,你不用怎么样特别感谢我,只需要出去玩的时候带上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