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蔡邕总算走了,然而曹操还没得急松口气,他就收到消息,蔡邕走之前去见了王允,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谈什么。

    这让曹操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蔡邕不可能无缘无故去王允的,两人又不是亲戚,肯定有阴谋。

    “该死!”曹操捂着脑袋,脑袋隐隐作痛,他不禁愤怒的拍了一下城墙。

    “主公,你没事吧!”曹操的治中从事毛玠上前关心道。

    “没事,”曹操咬着牙,问道:“迁都一事如何了?”

    毛玠拱手回答道:“已经准备就绪。”

    曹操直接下令道:“派人通知伯宁(满宠字),让他做好迎接皇上准备,我们明天就开始迁都。”

    如今满宠在许昌任太守。

    毛玠闻言,微微有些吃惊,诧异问道:“明天?”

    曹操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们要提早进行,要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皇帝迁都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天下,而许昌改名为许都。在迁都完成后,曹操在朝堂上发难,针对王允,想要将王允一脚提出朝廷。

    然而王允却不忙不忙抛出幽州愿意上缴赋税的消息给予还击,让曹操方寸大乱,最终没有成功将王允提出朝廷。

    王允借此继续留在朝堂上,与曹操继续相争。

    虽然曹操功亏一篑,没有能够完全掌控朝廷,让他越发的怨恨刘哲,将刘哲视为眼中钉。  不过迁都之事,曹操也不是没有收获的。军事方面,避开来自黄河对岸的压力。政治方面,虽然没有实现将王允提出朝廷的计划,但也收获了巨大声望。而且迁都后,向东对徐州,向南对豫州,向西

    南对荆州南阳都产生了压力,以许都为中心,震慑三地。

    迁都后,豫州刘备,徐州陶谦都派遣了使者前往许都勤见献帝,表示顺服。

    这些收获让曹操心中略为欣喜。

    “刘哲派出的车队到了哪里?”曹操坐在上首,左手轻轻抚摸着额头,这些日子与王允斗争,让他脑袋疼的厉害。

    “回主公,”曹洪出列禀报,“已经从白马登陆,进入了东郡。”

    王允抛出刘哲恢复上缴朝廷赋税后,让王允一举搬回之前的劣势。刘哲愿意通过王允上缴赋税,让王允声望大增,很多墙头草纷纷倒向王允。

    因为这其中大有意味,心思活络的,甚至认为刘哲是与王允结盟,王允就是刘哲在朝中的盟友。

    刘哲连克董卓、袁绍,早已经是公认天下第一诸侯了,王允能与他结盟,如何不能让人联想翩翩。曹操是厉害,但还没有人认为曹操能厉害的过刘哲。

    所以之前投靠曹操的许多朝臣,纷纷转向投靠王允,让曹操实力损失很多。不过许都是曹操的老巢,曹操总算靠着地利,暂时还占据着上风。

    在迁都的时候,刘哲已经派出队伍,将赋税送来兖州,现在已经进入了兖州,过一段时间就能到达许都了。

    “有多少物资?”曹操一想到到时车队到达许都,王允的声势会更加浩大,他的脑袋又开始作痛了。

    他妈的,该死的刘哲。曹操在心里诅骂刘哲,太可恶了。只是派出一支车队,就让他之前所做的努力作废了一大半,实在让曹操对刘哲恨得牙痒痒。

    “粮食至少有十万石,绢、绵、皮毛等难以统计,数量甚多。”探子将车队的规模传回来,曹操手下人稍微算计一下,就能大约得出一个数值。

    “妈的!”曹操在心里大骂一句,听到刘哲居然一次性给这么多物资,而且还是一个月的,他心里就嫉妒了,幽州真有钱。

    兖州虽然在曹操统治中,但兖州地处中原,黄巾之乱遭受巨大破坏,粮食赋税收上来的很少,加上手下有一大帮士兵要养,曹操的日子过得也是紧巴巴的。

    现在听到刘哲居然一次性就送来这么多东西,曹操都想派人去抢了。

    “主公,不如不让他们来许都?”曹洪建议,脸上带着杀气,只要曹操点头,他马下下令拦截幽州车队。

    曹操摇头,且不说拦截刘哲车队会不会引来刘哲的报复,借此进攻兖州,单单是刘哲打着大义的旗号,曹操就没有理由去拦截,除非他要背叛朝廷。

    “主公,属下有一计。”忽然有人站出来。

    曹操定睛一看,是夏侯惇的族弟,夏侯恩。

    夏侯恩武力比不上夏侯惇,现在只是曹操账下的一名都尉,平时跟随着曹操。  “有何妙计?”曹操一看是自己的兄弟,心里十分高兴,觉得关键时刻还是自己人靠得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