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郭嘉屁颠屁颠地拜见刘哲,这次郭嘉是带着管亥领兵而来。

    “主公,这么好玩的事情居然不带上我,真是太可恶了。”郭嘉行完礼后就笑嘿嘿的开起玩笑来!

    要是陈群在这里,肯定又是叫着要惩罚。管亥也在旁边摸着自己的光头,心里对错过了这一战感到遗憾。

    十死九生的事情被郭嘉说成好玩的事情,刘哲就是喜欢郭嘉这种无拘束的性格,要是荀彧荀攸这些人在这里,肯定是巴拉巴拉一大段劝说。

    刘哲似笑非笑地看着郭嘉道:“下次带你试试,让你整天躺在死人堆里,十几天不眠不休不洗澡试试。”

    “咳咳…主公,你说的那个阅兵明天可以开始吗?”郭嘉闻言,顿时脸色发白,连忙转移话题。

    刘哲想了想,道:“先让士兵休息两天,后天开始吧。”

    他这个阅兵就是士兵排好队,冲锋几次,让大家看一看就行了,并不是要走正步什么的。

    “对了,家里没什么事吧?”刘哲问道!

    幽州方面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派人将一些信息整理好送来,幽州方面倒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一切都正常。当然刘哲问的是他家里,小兴庄。

    郭嘉闻言,自然也知道刘哲问的是什么,于是回答道:“主公被困的消息我们不敢让主母知道,大家都瞒着她。”

    刘哲拍了拍郭嘉的肩膀称赞道:“这件事做的不错,你那个惩罚就取消了吧。”

    郭嘉闻言,顿时大喜啊,这几个月真是气死他了,害得他每次都要偷偷摸摸在外面喝酒,想到他堂堂郭大爷,居然要偷偷摸摸地喝酒,这是何等的凄凉,此刻听到刘哲的话,顿时喜极而泣啊!

    郭嘉感动了一番后,接着道:“主公,小馨最近天天带着她的那些小弟往外跑,也不知道去哪里玩。”

    刘哲笑道:“小馨馨这么乖,不会惹事的。毕竟她开始长大了,小孩子好动很正常。”

    如果刘哲知道刘馨是去做强盗,不知道是何感想啊!

    和郭嘉寒暄一阵子后,刘哲让他去帮徐庶的忙,准备过两天阅兵的事情。

    十万黑鳞军的到来给了许多人震动,白檀的所有族长首领都想不到刘哲居然不声不响又招来了十万人马。

    当时不少人到城墙上看了,那黑压压的一片,遮天蔽日一样的黑色骑兵让许多族长首领心惊胆跳,刘哲招来这么多人马想干什么?

    难道要对草原上的其他部落出手吗?紧张,躁动,不安,害怕等各种情绪在白檀城里酝酿。

    很快有消息传出来,两天后,幽州王刘哲将会举行一次阅兵。这个消息让不少人感到稍微安心,同时对这个消息感到好奇。

    阅兵?阅兵是什么?

    两天的时间转眼就过,一大早,白檀城就有无数士兵出现,他们守住各个街道要口,肃杀的气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

    然后人们就看到了刘哲,带着护卫出现,这是许多人第一次见到刘哲的真面目。

    当看清楚刘哲的样貌后,不少人露出惊讶和惊叹,不是妖孽不横行。

    这样的一个年轻人,年纪甚至还不比上某些人的孙子,但已经是草原上人人敬畏的幽州王,是草原上最铁血的、最可怕的恶魔!

    他麾下的军队所向披靡,死在他手上的草原人不计其数,无数部落因为得罪他而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白檀城的西面一早已经被清空,一大片空地留出来,刘哲手下的军队将要在这里集合。刘哲登上了西边的城楼后,得到允许的异族族长首领们纷纷也用上白檀西边的城墙。

    但人数实在是太多了,很多人挤不上去,只能在下面干着急,有的人干脆跑到城外去看。

    时间到了,无数士兵从城外五里的军营涌出,源源不断的集结到白檀城西面。

    当所有的士兵都集结完毕后,一个绝大的黑色方块出现在白檀城所有人眼前。

    二十万黑鳞军,五万突骑兵,一共二十五万人组成的方阵,无疑是巨大的,给了无数族长首领巨大的冲击。

    二十五万人静静伫立在城外,安静肃杀,百战气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刺爆了无数人的眼球。

    很多族长首领看到这些兵马后,震撼无比,脸色苍白,这样一支队伍足够横扫草原上的所有部落了吧?

    忽然间,这些人很庆幸没有去招惹刘哲。  因为有着城外这些兵马后,那些得罪过了刘哲的部落将会遭到最残酷的报复,日后又不知道会有多少部落消失在这一片草原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