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小楼一楼厨房。

    陈尧站在天然气管道旁,拿着老虎钳和起子,在捣鼓着许久没生过火做饭的灶台。

    至于扎着蓝绿色马尾的小姑娘蓝蓝……

    她搬了一个小板凳,直愣愣的坐在厨房门口,连陈尧出去的路都堵住了。

    植物娘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陈尧,显然是十分依赖。

    幸好蓝蓝对周围的环境没什么兴趣。

    否则如果她和普通人类小孩一样,想要出门玩,陈尧都不知道怎么和街坊邻居解释她这一头绿发……

    这么小的女孩cospy?

    这么小的女孩就染发,还染一头绿毛?

    而且李婶八成会打听蓝蓝的身份。

    到时候陈尧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说蓝蓝是自己妹妹吧,有点高估自己的颜值了。

    说是自己女儿吧,看蓝蓝这身高也差不多四五岁了……难不成让李婶误以为,自己在读大学期间就搞大了别人的肚子?

    那还不得被李婶唠叨死……

    想不清楚如何去解释小姑凉的身份,陈尧索性也就不去想了。

    都快八点了,天大地大先把清炒瓦格草做出来再说,吃饭最重要了。

    ……

    ……

    从次元空间中取出的瓦格草,平整的放在案板上。

    瓦格草虽然名字中带“草”字,但比起蓝叶草来说,二者的价值可谓是天差地别。

    瓦格草通体呈现冰蓝色,与冰霜巨龙的鳞片是一个颜色的。

    每一株瓦格草除了小指宽的主干茎之外,都有三片蓝色的叶子。

    每片冰蓝叶子要比普通的树叶小一号,在叶子中间还有一条血红色的细线。

    相传每一片叶子上的血线,都是冰霜巨龙的心头血所化……

    案板上面放了约莫二十株瓦格草。

    想要做出最美味的清炒瓦格草,只能取瓦格草的叶子炒制,要摒弃主干茎不用。

    六十多片‘叶子’听起来很少,但瓦格草性极寒,不是一种适合多吃的食物,尤其是对女性来说。

    嗯,小女孩蓝蓝也一样。

    点火热锅……

    虽然厨具和异世界的不太一样了,但清炒瓦格草这道菜本身就不需要太高的温度,天然气火焰足够用了。

    所谓清炒,自然是不能用普通的植物油。

    厨艺一道,向来有原汤化原食的说法。

    在清炒瓦格草这道菜中,用来自大雪山顶部积雪所化的冰水代替植物油,这才是这道菜的奥秘所在。

    水下锅之后,不到一分钟,便有晶莹的小水泡出现。

    接下来,陈尧双手飞动,迅速的处理那二十多株瓦格草。

    只见他轻轻的摘下瓦格草的蓝叶子,而后取出一个冰玉盒,将剩下的瓦格草主干茎放了进去。

    主干茎留着还有用。

    六十多片叶子下锅,而后陈尧迅速盖上锅盖。

    这一步是清炒瓦格草中最重要的一步,颠锅三分钟,让所有的叶子都均匀受热。

    陈尧眼中白光闪动,为了完美的控制受热,他都不惜动用了自己所剩不多的精神力。

    三分钟过后,陈尧立即开锅。

    顿时便一股清香扑面而来,只见锅中的蓝叶子全都变了个样。

    所有的叶子都顺着中间那道血线分开,一分为二却似断未断。

    神乎其神的一幕发生了,陈尧轻轻的一颠锅,所有的叶子都呈现出一个“人”字形树立在锅中!

    血线化作液体,顺着叶子流到锅的底部,汇聚成的一团红色液体像极了红宝石。

    陈尧挥动着锅铲,小心翼翼的把每一片叶子都放入小瓷盘中。

    一个又一个人字形的叶子竖在盘子上,陈尧又取出大雪山水,冰寒的大雪山水直接淋在瓦格叶子上。

    清炒瓦格草是一道寒性菜,自然要冷着吃最好。

    最后一步的雪山水不仅是降温,更能够将瓦格草清香甘醇的味道激发出来,是十分关键的一步。

    “大尧尧,菜做好了吗?我都要饿死了……”

    蓝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她小脚使劲点着,想要越过陈尧高大的身材去看见美食。

    “当然做好了,让我们亲爱的蓝蓝等着急了,是大尧尧的不对。”

    美食在前,陈尧开了个玩笑,他端着盘子来到客厅。

    小跟屁虫蓝蓝在身后拽着他的衣角,左手还时不时的摸摸白嫩的小肚子,看来确实是垂涎欲滴。

    蓝蓝现在并没有学会用筷子,所以也只能陈尧喂她吃。

    小姑娘吃东西的时候特别可爱,像一只小号的仓鼠似的。

    蓝蓝只用最前面的两对牙齿,上颚下颚张开闭合的飞快,嘴巴咯咯咯的,几片瓦格草的叶子不一会儿便进了她的小肚子。

    “大尧尧,好吃……好吃……”

    蓝蓝也就只能说出这么几句话了,她的小嘴巴可没停下来过。

    ……

    ……

    我叫兰冉,爸爸叫我冉冉。

    冉冉和兰冉的发音都是一样的,我很喜欢我自己的名字

    听爸爸说,名字是妈妈取的,可是为什么爸爸和妈妈不经常在一起呢?

    我有一个梦想,今天我终于成功了!

    趁着保姆奶奶没有发现,我终于从家里跑了出来。

    很多人可能要告诉我,小孩子离家出走是不好的。

    可是安啦,冉冉我可是个聪明的小家伙,我可记得回家的路,而且我也不是离家出走,我只是想出来买东西吃罢了。

    保姆奶奶和爸爸说我有点胖,要注意饮食,可是他们为什么天天让我吃绿绿的东西。

    我不吃,我不要,绿色食物不好吃,我要吃肉!

    冉冉不会害怕坏人,因为我也带了我的保镖出门——我的大狗小乖!

    虽然别人都叫小乖做二哈,但我相信小乖能保护我……

    京北西路的熟食店是我最经常来的,可是我在路上却遇见了奇怪的事情。

    ……

    “额……小朋友……你蹲在门边干什么?”

    陈尧正喂着蓝蓝吃东西呢,他回头一看,却发现自家的玻璃门边蹲了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长得白白胖胖的,梳着一个西瓜头,手上还有一条遛狗绳,一条翻着白眼的二哈正趴在地上,一副咸鱼狗的样子。

    陈尧瞬间感到志同道合,这二哈有我现在的风范!

    最好玩的是,小胖妞还一脸陶醉的闭着眼睛,小鼻子不停抽动着,跟身后的二哈比起来,这样的她倒像觅食的小萌狗了……

    “叔叔好,我叫冉冉,你这里是不是卖好吃好吃的肉的地方,里面好香啊,我有钱的!”

    小胖妞扭着屁股,伸出肉嘟嘟的小手,去拉开她粉色裤子后面的拉链。

    小家伙兰冉又舔舔手指,仔细的算着她有多少钱。

    她嘴里面还嘟嘟囔囔着,“爸爸说过每一分钱都要保管好,嗯……100块,200块……

    叔叔,我总共有863块钱,你看我能不能进去买东西吃啊?

    这个味道,香香的,却又不是肉的味道,肯定超级好吃的!”

    陈尧:为什么随便跑来一个小胖妞,身上的钱都比我多,我应该是史上最穷的德鲁伊了……

    陈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