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空间之内,漆黑与虚幻才是主色彩。

    陈尧漂浮在半空中,低头向下看,四颗颜色各异,花纹绚烂,带着浓浓的自然气息的四颗“巨蛋”躺在地板上。

    陈尧毫不掩饰自己的笑容,这四颗巨蛋内的气息,无比的熟悉。

    四位守护骑士!

    陈尧靠近巨蛋,审视思考着,为什么守护骑士会被孕育在蛋壳之内,要怎么样才能让她们孵化出来?

    德鲁伊纵横异世界两百余年,见识过人,很快便得出了答案。

    化身战灵的守护骑士挡住了神石爆炸的威力,它们也有幸和神石碎片融合在一起。

    战灵身上携带的强大生命力和神石碎片里的庞大能量相融合,鬼使神差般的,让守护骑士们朝着【成就人躯】的最后一步开始演化。

    陈尧咂咂舌,右手摸着下巴。

    看来自己和骑士娘的运气都不错,有神石的能量供给,自己只需要慢慢等待它们孵化了。

    “好像,它们的降生……并不需要我做什么?这就有点尴尬了……还以为是那种集齐神石碎片,复活可爱小萝莉的展开呢!”

    想通了这一点,陈尧一身轻松。

    前世二百多年,勾心斗角权谋诡计不知道见过多少,如今重回中华,何必活得那么累呢?

    次元空间的虚雾开始涌动起来……

    陈尧知道,这是因为他精神力受损太过严重,不能在次元空间中久待。

    次元空间能够维持不脱离掌控,已经算是万幸了。

    等到意识空间逐渐复苏,精神之海重新满溢,他就能把存储在次元空间中的东西全部取出来了。

    陈尧并不在意自己失去了力量,其实这样反倒也好。

    地球上没有魔法元素,就算日后德鲁伊恢复到全盛时期,也只是空有精神力罢了。

    反正现在国泰民安,海晏河清。

    力量再强也强不过核弹,圣阶实力也挡不住世界核平,普通的陈尧而不是圣阶大德鲁伊,挺好。

    ……

    ……

    陈尧返回现实世界,陈家小楼的二楼。

    现在的第一件事,还是把陈爸陈妈留下来的两层小楼打扫干净,异世界两百年时光,现世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小楼积攒的灰尘简直让陈尧无法忍受。

    先把灯打开,陈尧跑到总闸那里,却发现自己家早就没电了,水电局催交电费的单据夹在墙壁的缝隙中不知道吃了多少灰。

    好吧……陈尧苦笑一声,他现在身上可是一分钱都没有,拿什么交电费呢?

    不过大白天的,陈家小楼夹在两条主干道之间也算是光线明亮,陈尧把门窗全部打开,虽然偶尔有嘈杂的声音传来,但总的还是阔以忍受的。

    收拾厨房收拾卧室擦桌子拖地板……

    转眼间天就黑了,陈尧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干过这样的活了,虽然他的身体在异世界没有特别锻炼过,但整天在那类似于中世纪的地方跋山涉水,他的体力可是杠杠的,做点家务活完全累不到他。

    ……

    “呼,总算搞定了。”陈尧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已经是夜幕时分,这条小街上的人们也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位于烟雨市二环的小街还是有不少出租屋的。一些骑着电动车的风尘仆仆的上班族,带着疲惫的神色穿梭而去,陈尧也不可能认识他们。

    此时正值初秋时节,天气说热也不热,陈尧的躺在陈爸留给他的摇椅上,感受着习习凉风拂过面颊,心中莫名的出现了几分喜悦感。

    躺在摇椅上吹秋风,那感觉岂是一个“爽”字能形容?

    然而难得的安静很快就被打破了,一声惊呼从陈尧耳边传来,“我的天,这不是陈家小子吗?一年前不声不响的就离开了小街,现在可算是收了心回来了。”

    陈尧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大婶,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谁,陈尧从躺椅上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李婶好久不见啊,您嗓门还是这么大,看您这面色可是越活越滋润了呀。”

    李婶是陈尧的邻居,早年便没了丈夫,人到中年儿子在读高二,现在应该是高三了,母子两个把自家的小楼改造成出租屋,每个月的租金也让他们活的很滋润。毕竟陈家小楼的大小,比起李婶名下的房子面积,差了可不是一点点。

    李婶看到陈尧很有礼貌的站了起来,笑着说道:“小陈出去转了一年,嘴倒是甜了不少,还知道夸李婶我漂亮了,不过你别说李婶我多嘴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虽说没了爹娘,可这房子是摆在这里的,找个老婆可不是什么难事,小陈要加油了,给陈家留个后。”

    听到这句话,陈尧顿时满头大汗,李婶是个热心肠的好人,当初陈爸陈妈去世很多事情都是李婶帮着料理的,这一年来陈家小楼没有失窃,估计也离不开李婶的帮忙。

    可这有时候太热心了,也不是件好事啊,李婶唠嗑人起来可是要命的……

    关键是身为后辈的陈尧还不能不听着,毕竟人家也的确是为了你好。

    陈尧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李婶聊着天,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婶,这街道的物业费这一年你应该是帮我交过了的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3600多块钱,明天“我就去银行取钱”,把这钱还给您。”

    陈尧可不愿意欠别人什么东西,新兄弟也得明算账,一年的街道物业费也不算便宜,陈尧自然是要主动还给李婶的。

    李婶笑着答应了,她越发的感觉这个陈家小子会做人了,果然在社会上磨砺两年是件好事。

    可李婶哪里会知道陈尧可是去异世界呆了两百多年的家伙,人情世故耳濡目染之下早就精通的不得了,陈大德鲁伊可不是什么毛头小子了。

    不过回到中华,他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这辈子没什么可想可求的,完美的生活状态。

    找女朋友娶妻生子,陈尧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夜已暗而星不稀,陈尧一只手拿起竹躺椅,打算回卧室睡觉,虽说他睡不睡都无所谓。

    突然,他脚步一顿,面露喜色。

    次元空间之内有动静了,这么快就出生……呸,这么快就孵化一个?

    陈尧快步回到小楼二层,把窗帘拉紧。

    没交电费的小楼一片漆黑,陈尧心有波澜——第一个小家伙,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