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舒岚已经在张罗晚饭了,舒雅则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手里捧着一包薯片。

    “又吃这种垃圾东西。”林风一把夺过薯片。

    “小屁孩,还学会教训姐姐了。”舒雅眉头一挑,不悦的道。

    “哟,你也承认你年纪大了?”林风坏笑道。

    “你说谁年纪大了?你再给我说一遍!”舒雅反身骑在林风的身上,恶狠狠的瞪着他。

    年龄是女人最忌讳的事情。

    林风连忙举双手投降,道:“我知道错了,舒雅小妹妹。”

    “算你识趣,以后再敢说我老,小心老娘扒你的屁。”

    “你看,你又说你老了。”

    “你!”

    “哎?什么?你姐姐叫我了!”林风连忙逃之夭夭,去给舒岚帮忙。

    林风对于现在的生活很满足,家里有个一大一小,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

    每天回来都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自己,偶尔还能和舒雅这个小妖精斗斗嘴调*,外头还有一些红颜知己。

    家中屹立不倒,家外彩旗飘飘,生活真是美好!

    “林风,我打算回去学校教书。”在梵卓上,舒雅突然提起这个事情。

    林风愣了愣,问道:“好端端的,怎么想到回去教书了?”

    “你和我姐都有事情做,我也得给自己找点事情来做,不然迟早傻掉。”舒雅解释道,一天到晚窝在家里玩,迟早有一天脑子会生锈的。

    “那好吧,做你喜欢做的事。”林风笑着道,他可不想某些男人,一定要让自己老婆守在家里做个家庭主妇。

    “但愿不要再遇到像你这样的流氓学生。”舒雅叹了口气。

    “不可能,我是独一无二的,帅气!正值!勇于挑战权威!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林风骄傲的说道。

    “我想也是,毕竟一般人可你这么厚的脸皮。”舒雅冷笑道。

    林风:“......”

    “她逗你呢,她已经不再打算去原来的学校上课了,而是打算去服装设计学校,那里的大多都是女生,遇不到像你这样的。”舒岚说道。

    林风有些惊讶,道:“怎么,想为我们华夏培养一批著名设计师啊?”

    “是啊,我也想让我们华夏人在全球的时尚界有一席之地。”舒雅说道,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接受那个艺术学院院长的邀请。

    “好!”林风对舒雅竖起了大拇指。

    “吃完了饭,我们不如去游车河吧?我知道今晚有个地方今晚有大型的花灯游会。”舒岚提议道。

    “我没意见,刚好我今晚没事。”舒雅说道,其实她很期待和林风一起外出游玩。

    从回来到现在,她还没能真正和林风约会过。

    三人便结伴一起去看花灯,此时街上已经是人山人海,大多也都是情侣,显得格外热闹。

    林风搂着这两个大美人走在大街上,样子格外的嚣张,就跟尼玛脚底生风似的,都用鼻孔看人了,一副拽的二五八万似的。

    其他男人都对他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恨不得上去收拾这个欠揍的小子。

    带美女上街就算了,还带两个?带两个就算了,你还装b?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舒岚和舒雅都想踹死这个家伙,太特么丢脸了。

    “你这样走路一天要被打八次。”舒岚嫌弃的说道。

    “谁敢打我?”林风直接就瞪着眼道,那叫一个飞扬跋扈。

    两个女人也就无语了,不知该说这个家伙什么好。

    “啊!”

    突然,舒雅不知为何尖叫了一声,转头望向一个从她身旁经过的男子。

    “怎么了?”林风不禁对舒雅问道。

    “那个人他想要占我便宜!”舒雅气呼呼的说道,她刚才明显感觉那个人刚才手伸向她的臀部,幸亏被她躲了过去。

    “嗯?”林风神色一冷,随之望向那个皮肤油黄,骨瘦如柴的男子。

    那男子穿着大背心和沙滩裤,嘴角还叼着一根香烟,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

    他听到舒雅说话,立刻转过头来看着她,像个二流子似的一个劲抖腿,不爽的道:“谁想占你便宜了?你这样诬陷我,我是可以告你毁谤的!”

    “明明就是你,刚才你故意朝我挤过来。”舒雅气得俏脸羞红。

    而此时人群注意到了他们,都停下来观望。

    “这里人那么多,挤挤不是很正常吗?难不成这条路你家开的?”男子嗤笑道:“你也不去附近打听打听我阿毛哥是谁,这整条街都是我管的,再敢唧唧歪歪,撵你们几个傻帽出去。”

    “你...”舒雅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兄弟,想要揩油还这么嚣张,这就有点过分了吧?”林风冷笑道,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无赖就是故意的。

    “呵,你说我揩油?证据呢?有证据吗?没证据你说个屁啊?”阿毛哥不屑的说道。

    “再说了,长得那么骚,不就是给人家摸的吗,没准她心里现在美滋滋呢。”阿毛哥嘿嘿淫笑了起来,眼神淫邪的打量着舒雅又白又长的大腿。

    林风呵呵一笑,而后朝着阿毛哥走了过去,可就在走动的瞬间,他的手掌快速朝着四周伸出,速度之快肉眼根本无法捕捉。

    “你轻薄我女朋友这件事先不说了,能不能把你偷大家的钱包还给他们?”林风拍了拍阿毛哥的肩膀道。

    “你说什么鸟,老子什么时候偷人钱包了?”阿毛哥没好气的推了林风一下,可就这么一推,一堆钱包便从阿毛哥的衣服内掉落了下来。

    “那不是我的钱包吗?你偷我钱包?”

    “这小子是个小偷!”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那些被偷钱包的失主急忙上去拿自己的钱包,而后愤怒的将阿毛哥给盯着。

    阿毛哥也有些慌了神,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的钱包怎么会在自己身上?

    而后,他猛然反应了过来,指着林风道:“是你对不对?是你栽赃我的!”

    “大家看了喂,这就是贼喊抓贼,被人抓了个现行就说别人栽赃他。群众的目光是雪亮的,他们都看到钱包从你的衣服里掉出来,你还想抵赖?”林风冷嘲道,在给阿毛哥拉仇恨。

    闻言,那些群众的表情便是越发的愤怒,将阿毛哥给彻底包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