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玩,我不玩。”徐奎安疯狂的摇头,哪里肯答应,这个混蛋绝对没安好心。

    “你没得选!”林风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将他给拖向那些保镖们,而后直接将他丢在地上。

    “接下来,我们玩的游戏叫做找啊找啊找朋友。”林风拔出插在徐奎安腿上的刀,坏笑道:“现在,每人过来捅他一刀,不捅我就杀了你们,谁要是愿意为了他捅自己一刀,那我就放了他。”

    “不要,林风,这不是我的错,不是我要对付你,我只是受人指使而已。”徐奎安疯狂的摇头,他快要被吓哭了。

    林风也语重心长的安慰道:“我知道,我都知道,这都不是你的错,你是无辜对不对?说实话我也不想杀你,可是我没办法,只有弄死你,才能给你爸爸重拳一击不是吗?”

    卧槽!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林风是为了保护徐东南,所以才打算做掉徐奎安的?

    “你杀了我,我爸他不会放过你的!”徐奎安都哭了,他现在恨透了他的爹,让他来找林风的麻烦,结果把他往火坑里推。

    “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杀的你。”林风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你...”徐奎安真的崩溃了,他终于知道林风为什么要让他的保镖把他捅死了,这是为了给他自己脱罪。

    “他们也可以说是被你逼的!”

    “开玩笑,我就孤家寡人一个,还瘦骨嶙峋,怎么可能是这四五个退役特种兵的对手,你说也得有人信不是?”林风讽刺道。

    “你不得好死...你个杂种,你不得好死,呜呜呜...”徐奎安哭了,他知道今天自己在劫难逃了。

    “如果我告诉你,我今天早上才把全球最富有的一个财团的儿子给打残了,你会不会死里好受点?”林风安慰道,露出了那无比真诚的笑容。

    “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徐奎安一个劲的点眼泪。

    “就算我不杀你你也活不成,你看你都把我的车给撞坏了,我上来这里都花了一个多小时,你要下山找最近的医院也得两个小时,流血都流死了,与其苟延残喘,还不如成就了我是不是?”

    原来这货儿打从上山开始,就没打算要放过徐奎安了。

    “所以啊,你还是别骂我了,省点力气去送死吧。当然,你也可以将希望寄托在你的保镖身上,看谁愿意为你捅自己一刀!”

    “谁愿意替我挨一刀,我给谁一千万!”徐奎安还是不想死,急忙大喊道。

    那些保镖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做。

    口说无凭,他们不是不相信徐奎安,而是不相信林风啊,这个家伙就是贱人,无耻的贱人,天知道他说的是真还是假的!

    万一他们挨了一刀,而林风食言把徐奎安给宰了,那他们不是白挨了一刀?

    而且还有可能会得罪林风,这种傻事他们才不做!

    他们这简直就是在侮辱林风的人格,按照林风一贯的秉性,怎么可能说的是真的?这不符合他贱人的行事风格!

    “你看,你人品多差。”林风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面对那四个保镖:“好了,哪个先来?”

    没人说话,杀了徐奎安他们可就成了杀人凶手了。

    “我数到三,没人上我就杀光你们。”林风直接把刀在丢在地上,而后走到一旁。

    “一!”

    “二!”

    “三!”

    “我来!”

    在第三秒响起,一个保镖率先冲了过来,而后拿起那刀子气势汹汹的走向徐奎安。

    “少爷,你也别怪我,哥几个都是为了生存,要怪就怪你们父子俩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噗。”

    一刀下去。

    徐奎安捂住自己的伤口,哭得稀里哗啦:“你个贱种,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噗。”

    第二刀。

    第三刀第四刀都下去了,然后徐奎安就奄奄一息了。

    林风便拿起徐奎安的手机,给他拍了张照片,找到通讯录,给他老爹发了过去。

    不一会儿,徐东南便打来电话,声音颤抖的道:“奎安,奎安,你怎么了?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我!一个宇宙超级无敌英俊,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啤酒见了打开盖的男人!”林风说道。

    “你是林风?是你杀了我儿子?”那头的徐东南立刻就反应过来,徐奎安失败了,被林风给杀了?

    这个小子这么疯狂,连他的儿子都敢杀?

    “不是,你儿子做人太失败了,睡了一个保镖的老婆,**了一个保镖的老妈,还**了一个保镖,导致他们心里不平衡,所以把他给捅死了。”

    “哦,还有一个是看着这么热闹也上去补了一刀,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给你打电话,你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吧,这四个人我一会儿就给你移交警察局。”

    “林风,我一定整死你!”徐东南歇斯底里的吼道,他已经可以肯定,就是林风杀了他儿子。

    “你看看你,太丧心病狂了,我好心替你把杀人凶手绳之于法,你竟然要整死我,我做错了什么?我是无辜的,你要是不信让你儿子托梦告诉你啊!”林风撅着嘴,再度委屈的说道。

    “林风,你以为你这样就赢了吗?告诉你,游戏还没解释,我有的是时间收拾你!”徐东南每一根汗毛都在颤抖。

    林风杀了他的儿子,还来调侃他,这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不,但我知道你这一次一定输了,而你还会一直输下去。”林风冷笑一声,而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混蛋!”

    而那一头的徐东南,直接将手机摔在了地上,啪嚓一声就成了粉碎。

    他恨,他好恨,好恨自己低估了林风!

    他转头望向身旁一个看不见真容的黑衣人:“你不是说林风很好对付的吗,为什么会这样?”

    “我说他很好对付,但也不是几只阿猫阿狗就能对付得了的,你曲解了我的意思。”黑衣人淡漠的说道。

    “你...”徐东南来气,但也不敢乱来,因为他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如果不是对方支持,他也坐不上这个位置。

    他只能将所有的怨恨发泄在林风的身上。

    “林风,我和你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