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别惹事,一个白痴而已。”林风再度坐了回去,再度闭目养神。

    司机也只好听话,在经过红绿灯口的时候加速从对方身旁经过。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举动激怒了对方,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那个宝马车主却不断的别他们的车,不让他们通过,有几次都险些撞上。

    司机猛按喇叭,脸上都充斥着愤怒,如果不是因为老板有命,他估计就直接下车和对方干上了。

    对方显然是跟他们杠上了。

    林风也火了,直接喝道:“踩油门,撞上去,出了事情我负责!”

    “好嘞!”那司机早就憋着邪火,听到这话,立刻就露出亢奋的表情。

    两分钟后,那台宝马车再度别车,司机直接就猛踩油门撞了上去,那个宝马车便失去平衡,一头栽进了公路旁的花圃之中。

    宝马车内的几个大汉便捂着头,一脸愤怒的朝着他们走来。

    “***的,下车!”

    为首的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一脚踹在林风的车上,把他们的车头灯都给踹爆了。

    “卧槽!”

    司机顿时就怒了,打算下车教训这些人,结果却被对方几下子给撂倒了。

    林风眼睛亮了起来,这些人竟然也练过家子,还会军体拳,应该是退役的特种兵吧。

    “小子,你给我滚下车!敢撞我徐奎安的车,你特么知道我是谁吗?”那小子来到后座上对林风咒骂道。

    林风打开车门,面带微笑的看着徐奎安。

    “你特么还敢笑?”徐奎安当场就火了,一拳朝着林风打了过去。

    林风微微侧了下身,便躲过了对方这一拳,而后笑吟吟的道:“谁派你们来的?”

    徐奎安表情微变,而后冷哼道:“你特么说什么?”

    “别装了,你这么变相的激怒我,不就是想找茬吗?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我就放过你,怎么样?”林风用一种商量的口吻说道。

    “放过我?你特么眼睛瞎了?没看到我们有五个人?你放过我?老子还不放过你呢!”徐奎安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林风。

    “实际上是三个。”林风笑了笑。

    “你真的眼瞎了?不会看啊!”徐奎安凶恶的道,这小子脑子有毛病不成?

    “砰!”

    林风一拳就打了过去,徐奎安飞出十几米,直接飞进花圃里。

    “你!”他身旁一个高个子吓了一跳,正打算作出反应,就被林风给一巴掌呼倒了。

    同时林风掰下车后镜,又朝着不远处一个冲上来的大汉砸了过去,那个大汉顿时头破血流,倒地不起。

    其余两个人看到林风这么生猛,知道他打不过他,撒丫子就跑。

    “你看,我就说只有三个人吧。”林风对已经被打懵的徐奎恩呵呵笑道,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去,下一瞬就已经出现在二十几米外的两人面前,两拳齐出,二人也跟着倒下了。

    徐奎安使劲的揉眼睛,这特么是怎么回事,自己难道眼花了吗?

    他难以置信,这小子难不成会瞬间移动。

    林风将那四个保镖全部塞进自己的车里,然后又朝着徐奎安走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市长的儿子!”徐奎安尖叫道,都快吓尿了。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我是*的接班人!人民的儿子!”林风冷笑道。

    徐奎安被林风这话给噎住了。

    之后林风把他给塞进后备箱里,开车朝着无人的山林走去,最后在一个悬崖边上停下。

    当他把徐奎安放出来的时候,徐奎安已经是满身臭汗了,那后备箱里简直热得发晕,他差点没中暑。

    林风手里拿着一把刀,在徐奎安的面前晃了晃:“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你想杀我?我是市长的儿子,你杀了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徐奎安紧张的看着林风手里的道,急忙威胁道。

    啪!

    林风就一巴掌抽了过去,很生气的道:“我都说了我是人民的儿子,你觉得是人民大还是你得大,你竟然将个人放置在人民之上?要不是我现在忙,我肯定写信举报你爹!”

    徐奎安都快哭了,这混蛋到底在说什么样。

    唰!

    林风就先捅了徐奎安腹部一下,顿时险些涔涔...

    “你...我正打算告诉你呢!”徐奎安急得都要哭了,这小子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毫无预兆的就一刀捅了过来。

    他看得出来林风根本就不在乎他是谁的儿子,只要他不说,林风没准真的会捅死他的,否则也不会带他到这荒郊野岭来,摆明了就是想杀人灭口。

    可他正准备说,林风就下刀子了。

    林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不说呢,下刀子就快了些。”

    “卧槽尼玛,你个杂种!”徐奎安被气疯了,这小b一定是故意的。

    “你看,我就知道你是在骗我。”林风摇了摇头,又不知道从哪摸了一把刀出来,再度插在徐奎安的大腿上。

    “嗷!!!”

    徐奎安再度惨叫了起来,那叫一个死心裂缝,听得他的那四个保镖都是打了个寒颤

    他们都是上过战场的特种兵,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狠的人。

    “你可以骂我,也可以赶紧告诉我,因为根据我刺的伤口,我估计大概一个小时你就会流干身上最后一滴血。”林风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

    “恶魔,你是个恶魔!”徐奎安跟见了鬼似的惨叫。

    “你还有55分钟。”林风看了一眼手表。

    “我说我说,是我爸派我来的。”徐奎安急忙说道,不敢再有所隐瞒。

    “你爸?”林风眉头一皱,道:“你爸为什么让你来对付我?”

    他可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对方。

    “我爸新官上任要烧三把火,而你是整个江南风头最大的人,他打算把这三把火烧在你身上,助长他的威望,这样上台之后才有人服他。”

    “呵呵...”林风笑了,但却笑得极其危险,透着无尽的杀机:“这是把我当成是栈板鱼肉了啊。”

    旋即,林风便拍着徐奎安的肩膀,阴森的笑了起来:“接下来,我们玩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