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尔法一下子就听出了端倪,八成又是这个无耻的混蛋出尔反尔,故意刁难他的儿子。

    旋即手机便回到了林风的手中,苏尔法便训斥开来:“你还讲不讲诚信了,你刚才明明说的不是这样。”

    “苏尔法先生,我当然是讲诚信的,我既然说了你用一百亿买你儿子的命,我就自然就不会杀他。但我虽然答应不杀他,但我可没答应你不把他打成残废啊。”林风笑呵呵的道。

    那头的苏尔法便沉默了,听到林风这话,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

    要是换做别人,一下子白得了一百亿,估计得乐得几天都睡不着觉,还不屁颠屁颠的把他儿子送回米国。

    可是林风却不一样,他表现的出奇的镇定,就好像压根没当回事似的。

    从这一点他就可以肯定,林风绝对不是普通人。

    “所以啊,如果你不想你儿子缺胳膊少腿的话,还是赶紧给我打钱吧。”林风厚颜无耻的道。

    “他已经缺胳膊少腿了!”苏尔法吼道,他又不傻,他刚才已经听到了布朗特的惨叫。

    “瞎说,他只是少腿了,还没缺胳膊呢。”林风立马严肃纠正。

    “那还不一样!”

    “那我把他剩下的两条手也给折断好了,这样你也省了一百亿。”林风撇了撇嘴。

    苏尔法沉吟片刻,道:“他已经被你废掉了双腿,所以减半,五十亿。”

    “卧槽,你以为菜市场买菜呢?还带讨价还价的?”林风有些生气了,蛮横的道:“这里是华夏,就得要按照我的规矩来,我说是怎样就怎样。”

    “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的集团我会彻底将其覆灭!”苏尔法威胁道。

    “咔嚓。”

    “你儿子还剩下一只右手,我刚才忘记问他到底用哪只手打飞机了,对不起。”林风很遗憾的说道。

    “***,我~#!#,你特么!@¥...”

    苏尔法直接在那头抓狂了,他这个上流社会的人也绷不住了,玩命的破口大骂。

    贱人!这个该死的贱人!

    “你要是再骂的话,以后你就只能让你儿子去学瑜伽了。”林风很邪恶的说道。

    一旁的布朗特顿时浑身一紧,全身鸡皮疙瘩全部往外冒,这个家伙让他日本人?

    苏尔法直接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林风知道他是去筹钱去了。

    不一会儿,林风的就又有一百亿进账了,而在场的经理和那些服务员都懵逼了。

    太牛了,这就一会儿的功夫,就两百亿入账了?这来钱未免太快了吧?

    果然像是林风这种大人物的世界他们是没办法理解啊。

    看着瑞士银行发来的短信,林风满意的笑了起来,而后立刻瞪着那个经理:“你怎么做事的?竟然这样怠慢我们的外国友人,还不快扶他起来!”

    “是。”经理玩味一笑,然后去搀扶布朗特。

    布朗特终于时候长舒了口气,他知道这个魔鬼终于是打算放过他了。

    “还有你们,下手这么狠,还不快去拿纱布来给外国友人包扎。”林风随之瞪着小丽和小美说道。

    小丽和小美都咯咯娇笑起来,然后走了出去。

    “布朗特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你来我们店里我们却这样怠慢你,其实我对你们米歇尔大财团早已仰慕已久,早就听说你们财大气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林风哈哈笑道。

    布朗特一脸懵逼的看着林风。

    “你渴不渴?你饿不饿?要不要我下面给你吃?”林风问道。

    “我不要吃你的下面!我不要吃你的下面!”布朗特一个劲的哭着摆手,吓得都快尿出来了。

    “卧槽,你听听,现在的网络是多么的丧心病狂,好好的一句话愣是污成了段子。”林风啧啧称奇,没想到布朗特还懂网络流行语。

    “我只想回家,你带我去机场吧。”布朗特哀求道,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踏入华夏这个地方了。

    林风脸色一沉:“那怎么行,你可是我们的贵客啊,怎么能让你坐客机呢?一会儿我派专机送你回去。”

    “谢谢,谢谢...”布朗特激动的都快哭了,这不得不说是很讽刺,林风把他打成这样,还坑了他们家两百亿,但他却要对林风感恩戴德。

    现在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赶回米国,没准还能来得及去医院治疗。

    “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告诉我,是谁把这玩意卖给你的。”林风拿起了桌子上的一颗******,并不友善的问道。

    “是一个外号叫陀螺的男人,我在酒吧里头认识的。”布朗特老老实实的回答。

    “好,带他去机场吧。”林风便点了点头,同时伸手拍了拍布朗特的肩膀:“布朗特先生,下次再来华夏,可一定得联系我,让我尽尽地主之谊,最好是带上苏尔法先生一起,我对他老人家仰慕已久,早就想认识一下了。”

    布朗特浑身一紧,没敢说话,这如果让他父亲也来华夏,估计也会这个混蛋给绑架了吧?

    这样的话他要的可不就只是两百亿,而是两千亿了!

    “陀螺是谁?”林风对那个经理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个小混混吧,没听说过这么个人。”经理也是满头大汗,他的辖区内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是他的失职。

    “把他找出来,我先回家一趟。”林风说道。

    “我让人开车送您。”

    .........

    林风便坐车回家,在车上不禁打了个盹,可突然汽车一个急刹车,他整个人的脸都撞在了后座椅上。

    “怎么了?”林风不悦的问道,这个司机的驾照是特么买来的?

    “老板,不关我的事,是有人突然别过来。”司机一脸委屈的说道。

    林风便将目光投向前方,便看到一只手从车窗内伸了出来,对他们竖起了中指。

    “开宝马的啊,怪不得敢这么嚣张了。”林风呵呵一笑。

    “老板,要不要我下车去弄他?”司机也不是吃素的,身为经理的司机,他没两把刷子根本胜任不了。

    显然他也被对方的嚣张惹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