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嗷!”

    整个包厢内顿时响起了布朗特的惨叫声。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那头的苏尔法立刻紧张的问道,他听出那是他儿子的惨叫声。

    “哦,没事,就是令公子一不小心把自己的腿给摔断了。忘记告诉你了,他刚才在我的场子里吸粉,导致现在都有些神志不清了,非说他自己是狗良养的,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要寻短见呢,我正在极力的阻止他。”

    “......”那头的苏尔法脸都黑了,整个听筒都回荡着他那沉重的呼吸声。

    他才不相信布朗特会不小心把自己的腿摔断,肯定是这个混蛋干的!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就应该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放了我儿子,我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苏尔法放缓了语气,因为他也看得出来电话那头的华夏人并不好惹。

    “咔嚓!”

    又是一声骨裂声,布朗特再度惨叫了起来。

    林风啧啧称奇:“令公子这一次又把自己的手给折断了,看来毒品真的很害人,不过你放心,有我在这看着,他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苏尔法咆哮如雷,他真的要抓狂了,以前他遇到的对手都有个缓冲的谈判余地。

    可是这个混蛋倒好,完全不给他谈判的机会。

    “我想你儿子应该和你说的很清楚了,我要钱,很多很多的钱。毕竟我可是在阻止你的儿子寻短见,难道你不应该感激我吗?”林风气死人不偿命的道。

    “你确定要和我们米歇尔财团为敌?”苏尔法最后问了一遍。

    “不是我要和你们为敌,而是你儿子在我的场子里吸粉,坏了我的规矩。如果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外人还以为我好欺负不是?”林风呵呵笑道。

    “我代他向你道歉,这件事造成的后果我全权负责,如何?”

    “道歉要是有用,那还要警察做什么?我杀了你儿子,然后跟你说对不起,你答应吗?”林风嗤笑道。

    “苏尔法先生,我的耐心有限,如果半个小时内我见不到钱的话,那么我会把你儿子的遗体送回米国,就当作是我对外国友人做的善举好了。”

    “账号!”苏尔法怒吼道,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他也没了办法,只能乖乖给钱。

    林风呵呵一笑,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给苏尔法发去银行账号。

    旋即,林风便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布朗特:“看起来,你的父亲很疼你。”

    布朗特恐惧的低下头,不敢说话。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华夏人是懦夫,他们无论是在体格还是各个方面都不如他们,直到他遇到了林风,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恶魔在世!

    怪不得他们米国一直和华夏不对付,因为华夏是最有可能和他们抢夺世界霸主地位的国家,这些华夏人一个个都狡诈而阴险,非常的可怕!

    “好了,打断他的腿吧!”林风轻描淡写的道。

    “什么?你怎么食言,我父亲明明已经答应给赎金了!”布朗特吓坏了,虽然林风说的是中文,但他也学过一段时间的中文,自然听懂了这句话。

    “是啊,所以我只是让他们打断你的腿,不是杀了你。放心,我是个很讲诚信的人,我说了不杀你就一定不杀你。”林风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诚信?你特么这也叫诚信?你丫敢再无耻一点吗?

    “不要,不要打断我的腿!只要你不伤害我,你让我干什么都成!”布朗特使劲的摇头,而后一股黄色的液体就从他的裤裆里流了出来。

    林风很嫌弃的看着他,道:“你们这些老外都这么不讲卫生,随地大小便的吗?”

    布朗特直接哭了起来,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这不没办法吗,不都你吓的?

    “真的干什么都成?”林风问道。

    “对,你让我干什么都成!”布朗特如小鸡啄米般的猛点头。

    林风立刻坏坏一笑,道:“那要是我让你捡肥皂呢?”

    布朗特顿时瞳孔一缩,这个华夏人该不会是有那方面的癖好吧,他顿时感觉菊花一紧。

    “放心,我不是基佬,对你的菊花不感兴趣。”林风摇了摇头。

    布朗特这才长舒了口气,这家伙是在故意吓唬自己。

    “不过虽然我不感兴趣,但我有认识人就喜欢你这样的,白白净净,屁股还翘。”林风接下来的一句话,又再度让布朗特将心肝提到嗓子眼。

    “nonono,我不要被**花!”布朗特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一个男人被人**花,这将会是一辈子都阴影。

    林风顿时脸色一沉:“那你刚才还说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你骗我?”

    “除了这件事,其他都可以!”布朗特真的要崩溃了。

    “那好吧,那就让你爸再多给我一百亿,我就不打断你的腿和爆你的菊了。”林风老神在在的道。

    “......”布朗特一脸懵逼,他明白了,原来搞了半天废话那么多都是为了这个做铺垫。

    林风先说出他有可能对自己做的两件事情,击溃他的心理防线,然后又说出一个他比较能接受的理由,彻底让他崩溃。

    这个华夏人好无耻!好卑鄙!好可怕!华夏这个地方好恐怖!我想回家!

    十五分钟后,林风在瑞士的银行账号便多了一百万,然后苏尔法就来电了,冷冰冰的道:“钱已经到账了,放了我儿子!”

    “苏尔法先生,是这样的,我也很想放了你儿子。可是吧,你儿子非常喜爱我们华夏这片热土,也和我相处的相当融洽,我们俩惺惺相惜,一见如故,把酒言欢,难分难舍,所以他现在非说要再给我一百亿,不给就不肯离开华夏,这让我也很苦恼啊!”

    “什么?这不可能!”苏尔法在那头都要疯了,这个华夏人到底想搞什么?

    “不信?那我把电话给他,你让他和你说。”林风将手机递给布朗特,还不忘递给他一个威胁的眼神。

    布朗特接过手机,一开口就哭了:“爸,打钱吧!他是个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