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侮辱你们?我们说的是事实啊,你们华夏男人那方面本来就不行,你们华夏女人也没有尊严,主动对我们投怀送抱!”一个黑人嘿嘿笑道,咧开一排白色的牙齿,极其的古怪。

    “你们对华夏人很了解嘛。”林风呵呵冷笑。

    “那是,你们华夏人就是垃圾!”布朗特直接对林风比划了一个尾指的手势。

    “那你们知不知道华夏人是怎么对付那些试图践踏他们的人?”林风似笑非笑的道,缓缓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他已经打算要给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外一点颜色瞧瞧。

    “怎么,你还会功夫啊?我呸!你们华夏的功夫就是花拳绣腿,老人打的拳,我一拳就把一个太极大师给打晕了!”那个黑鬼很嚣张的说道,他是个拳击手。

    砰!

    他话音刚落,林风便直接一脚踹了过去,那个黑鬼立刻撞向后面的墙壁,大口大口的吐血。

    “如果这就是你们说的花拳绣腿,那被我打倒的你们又算什么?”林风嗤笑道。

    布朗特等人都惊呆了,那个黑鬼可是他们米国的职业拳击手,还获得过金腰带的,这就被一脚给废掉了?

    “法克!揍他!”

    布朗特当即就怒了,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子就朝着林风冲了过去。

    林风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直接一个回旋踢,便把他们全部都给踹倒在地。

    “你竟然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布朗特立刻对林风叫嚣起来。

    林风冷哼道:“我不管你是谁,你在我的场子捣乱,坏了我的规矩,还侮辱我的同胞,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你死十次了!”

    “让我死十次?你口气不小,我告诉你,我是米歇尔财团委员的儿子,我父亲是苏尔法,你要是敢把我怎么样,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布朗特还是一副蛮横的姿态,因为他有着绝对的依仗,没人敢得罪米歇尔财团。

    “米歇尔财团?我听说过,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财团,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些国家的命运,一群靠阴谋策动国家战争,然后靠兜售武器的无良资本家。”林风笑了笑,他对米歇尔财团有所了解。

    “知道就好,现在马上给我跪下磕头,然后说你们华夏人都是垃圾,我就放过你,不然我就杀你全家。”布朗特得意洋洋的道,每当他表露自己身份之后,一般情况下所有人都会对他卑躬屈膝,但这一次他想多了。

    林风一脚踩在他的脑袋上,恶狠狠的道:“你特么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跟谁说话啊?”

    “你...”布朗特傻眼了,这家伙难道疯了吗,他就不怕触怒米歇尔财团吗?

    “既然你是米歇尔财团的人,那你家也应该很有钱吧?”林风突然狡黠一笑。

    布朗特脸色一变,惊愕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混蛋竟然不怕米歇尔财团。

    林风这才松开自己的脚,阴险的道:“给你老子打电话,让他交出一百亿来赎你,不然的话你就只能永远的留在华夏了。”

    “什么?”布朗特目瞪口呆,一百个亿?这小子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

    “我不相信你敢杀我。”布朗特一个劲的摇头,这个华夏人一定是在吓唬自己,他不敢杀自己的。

    米歇尔财团可是可以操控国家的存在,任何与之为敌的存在都将被毁灭,这小子既然知道财团,没有理由不知道这一点的。

    林风直接就一个烟灰缸过去,破口大骂了起来:“真特奶奶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是吗?真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逮谁都得惯着你?”

    布朗特直接就头破血流,晕乎乎的倒在地上,一时间竟然找不着北了。

    他没想到林风竟然这么疯狂,完全不把米歇尔财团放在眼里。

    而这时,领班刚好带着小美和小丽走了进来,看到林风在那逞凶,她们两个都不由得吓坏了。

    “有事吗?”林风回头望着她们,脸上还有着尚未褪尽的戾气。

    两女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不敢看林风的眼神。

    反倒是领班镇定一点,道:“王爷,这两个姑娘刚才都被这些洋鬼子给欺负了,我想带她们来出出气。”

    “行啊,随便打,只要不弄出人命就行,我还指望着他给我赚钱呢。”林风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掌,无所谓的说道。

    “去吧,有怨报怨有仇报仇。”领班对小美和小丽说道。

    小美和小丽都很犹豫,但想到她们刚才都被布朗特打了巴掌,踢出包厢,两个心里都不禁涌现出一丝怒火,而后快步走了上去。

    然后林风他们就看到小美和小丽一个人拽布朗特的头发,一个人用指甲挠他的脸,不一会儿布朗特就面目全非,满脸鲜血。

    林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果然是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女人啊,这也太狠了吧?

    “别打了,求你们别打了...”布朗特终于怕了,很没骨气的大哭了起来。

    “停一下。”林风便挥了挥手,让小美二人停手,同时自己走了上去,抓起布朗特的脑袋:“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太岁头上动土;还有一句话叫:厕所里头打灯笼找shi(死),而你两样都占齐了。”

    “我不管你是米歇尔大财团里的谁,但请你记住,这里是华夏,不是米国。我们热情好客,但这不能作为你们不要脸的本钱,现在给你爸打电话让他出钱赎你,否则你就去死好了。”

    听到林风的话,布朗特浑身哆嗦个不停,连忙拿起手机打电话,然后快速的将这边发生的事情告诉自己的父亲。

    “我爸说要和你通话。”布朗特怯怯的递过手机。

    林风便接过手机,笑呵呵的道:“你好,苏尔法先生,这么晚打扰你实在是不好意思。令公子实在是太顽皮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替你好好照看他的。”

    “马上放了我儿子,否则我就让你死无全尸!”那头传来苏尔法暴烈的怒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