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了?”看到林风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宁婉也长长的松了口气,快步朝着他跑了过来。

    “让那畜生给跑了。”林风有些不悦的叹气道,没想到对方还有金蝉脱壳这么一手。

    “什么,这不就等于是放虎归山,以后他要是时不时的都来捣乱,那我们的制药工厂还怎么开下去?”宁婉有些慌了神,对方既然能从林风的手中脱逃,那就必定不是泛泛之辈。

    此时对他们怀恨在心,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

    “短期之内他应该不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了,他不会那样找死的。”林风冷笑道,经过这一场战役,那个万毒魔君应该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对手,自然也就不会在实力未能达到和自己一样高度的时候来找自己报仇。

    “而且我会派出一些人来镇守这里,你放心便是。”为了安全起见,林风打算让他麾下的魔王们镇守在这里,防止意外发生。

    林风当晚便找了个工程队过来,当地的部门也有些人知道他的身份,不敢不卖他这个面子。

    之后林风就让宁婉在这里看着,自己搭乘飞机返回了江南,同时也让所有魔王驻扎在这,保护宁婉。

    而林风刚下飞机,就接到了舒岚的电话,那头的舒岚忙得焦头烂额,简短的说道:“香可儿酒吧,有人在那里吸粉,还把去劝阻的服务员给打了,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香可儿酒吧是林风旗下的产业,也是整个江南六省最出名的酒吧,因为他的老板名字叫林风!

    这酒吧一直都是林风在搭理,每年的利润可以高达二十个亿,因此林风和舒岚也格外的重视。

    如果不是因为走不开,舒岚估计就自己去处理这件事情了。

    有人在酒吧的包厢里吸粉,这如果被查出来,他们酒吧的名声可就砸了,没准还会被勒令停牌禁止营业的。

    “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老子的地盘闹事?”林风眉头一皱,在江南但凡是有点身份的人,谁不知道香可儿酒吧是他的东西?

    对方这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不知道,不过听说来头不小,反正你赶紧去吧,记住尽量不要杀人。”舒岚叮嘱一句,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林风便招了一家出租车,然后朝着目的地行驶而去。

    不一会儿,林风就来到了香可儿酒吧的那个分部连锁店,经理急忙迎了出来,满头大汗的道:“王爷,你可算来了。”

    王爷,这是江南六省给林风取得外号,原本是阎王爷,但连着读出来有些拗口,而且还显得不太尊重,所以便改成了王爷。

    “人呢?”林风开门见山的道。

    “就在包厢里,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酒吧内的男女服务员都不认识林风,看到他们经理对一个比他年轻那么多的男子如此卑躬屈膝,都有些错愕了。

    他们可都知道他们经理可是连黑白两道都要给三分薄面的存在,怎么对一个年轻人这么恭敬啊。

    “这个年轻人是谁啊,怎么看起来这么牛啊?”一个女服务员问道。

    这时候,一个在这呆了三年的老服务生便拽拽的道:“你们啊,连王爷都不知道,真给我们酒吧丢脸。”

    “王爷?什么王爷啊?”

    “王爷是他的外号,全称是阎王爷,意思是说得罪了他,就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他就是我们香可儿酒吧的幕后老板。我还听说整个江南六省,不管是黑、商、官、军四界都得看他脸色行事。”

    “不是吧,他明明看起来才这么年轻,怎么会这么牛?”

    “这你就不懂了吧,周瑜14岁就手掌八十万兵权,所以说才能和年纪是无关的。有人天生为王,有些人落草为寇,这不能一概而论的。”那个老服务生一副很了的样子。

    “经理把王爷都给请来了,那个包厢里的那几个傻帽死定了,今天他们要是不躺着出去,我的名字就特么倒过来写。小美,小丽,你们不是被那几个混蛋打了吗,你们现在跟上王爷,让王爷给你们报仇。”

    “我们不敢。”小丽和小美都很害怕,既然林风这么牛逼,她们哪里敢和他接触。

    “不怕,王爷人很好的,他只是对敌人才残忍而已。平时都和我们打闹,我还骂他过是色胚呢,他都不生气,还说男人好色,英雄本色,他要是知道你们被打了,肯定会给你们出头的。”

    “领班,我们还是不敢啊。”

    “好吧,我带你们过去,都跟我来吧。”领班得意的道,知道这个时候他装x的机会来了。

    与此同时,林风和经理都已经在那个包厢的门口,还没开门,林风就听到里头传来一个老外在说话,说的自然是英语。

    “我跟你们说,华夏的女生最好泡了,我每次去酒吧,都不用自己去搭讪,她们就自己迎上来了,我们这些老外对她们而言就是香饽饽。”

    “这个死老外!”经理也是懂英语的,听到这话,顿时就火了。

    “没什么好生气的,他说的是事实,现在很多女孩,的确就是这么的不要脸。”林风冷笑道,要不然怎么说现在的社会道德沦丧呢?

    “布朗特,我也听说是这样,那些华夏的女生最喜欢我们这些老外了,你到时候让她们干什么都行。”马上有另外一个人接腔。

    “我看啊,是因为华夏的男人太没用了,满足不了她们,所以她们才会急着给我们托怀送抱。”布朗特也随之哈哈大笑了起来,言辞中尽是对华夏男人的不屑与鄙夷。

    林风呵呵一笑,而后直接一脚踹开了门,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你是谁?”屋内有四个个年轻人,全都是老外,看到林风踹门进来都吓了一跳。

    而在他们的桌子面前,堆放着一堆白色粉末,是什么自然就不言而喻。

    “小崽子们,挺有种的嘛,敢在我们华人的领土侮辱华人,你们做好被打成狗的准备了吗?”林风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