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听着林风冰寒刺骨的话语,中年人只感觉头皮炸裂,浑身发麻!

    “你……你到底要对我做什么?”

    中年人不怕死,但是他怕生不如死!

    尤其是此刻面对林风,他只感觉自己仿佛面对一头真正的魔鬼,肯定让他生不如死!

    “你听说过行军蚁吗?”林风微微一笑,突然问道。

    行军蚁?

    中年人当下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汗毛倒竖,整张脸刷的一下,惨白如纸。

    “好吧,看来你不知道,那我就给你科普一下好了。那是一种迁移类的蚂蚁,一般都是两百万只成群结队,所以又被称为军团蚁,它们不会筑巢,所以只能一直移动,发现猎物,吃掉猎物。”

    “它们的颚很长,所以比一般的蚂蚁咬合力更强,被他咬上一口就跟被针刺了一下似的。另外它们还带有剧毒,被它们咬过之后伤口会持续痛痒好几天,难以忍受。”

    中年瞪着林风,不知道这个混蛋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话。

    说到这里,林风忽然顿了顿,桀桀怪笑道:“而我很遗憾的告诉你,我在这里发现了行军蚁的踪迹,而且还有就是,我有办法能够让它们过来!”

    说着,林风回身摘了几株草药,然后将它们研磨成酱,再涂抹在中年的身上。

    “呜呜呜...”

    中年一个劲的摇头,此时他的嘴里已经含着林风塞的一块碎布,那是从老大身上撕下来的衣物。

    他不想让中年死的那么快,阻止他咬舌自尽。

    “你最好离远一点,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林风对宁婉说道。

    宁婉便退后几步,与林风拉开一段安全的距离,她的确不想看这些恶心的东西。

    不一会儿,远处就传来骚动,一条长达十五米的黑色烟雾快速移动而来,然后将中年彻底笼罩,紧跟着便开始啃咬。

    “呜呜呜...”

    中年立刻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如同一只受创的野兽,这是真正的万虫蚀体啊!

    “如果你打算告诉我了,那就点点头好了。”林风嘴角牵动一丝玩味的笑意。

    中年疯狂的点头,他受不了了,这太痛苦了,你能想象自己被一群蚂蚁啃成一堆白骨的情形吗?

    尤其是他还服用了林风的兴奋剂,让他处于高度兴奋的状态,这种疼痛感也被无限放大。

    林风双眸便随之亮起,那群行军蚁立刻焚烧起来,转眼便成了灰烬。

    剩下的也都逃开,但却没有离开,绕着林风形成的火圈围绕。

    而此时的中年,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林风跳进火圈里,然后摘下碎布,冷笑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家大人人称万毒魔君,一年前发现这口灵泉,便用这口灵泉炼药,而后在下游投药,让药力随之水流到达牛曹村,打算借此炼出一批毒人。”中年有气无力的说道,

    眼前这个男人,比他家的主人更加的恶毒和可怕。

    “炼毒人?来干什么?”林风追问道。

    “称霸古武界!”中年回答。

    “哟呵,野心还不小嘛。”林风呵呵笑了起来,古武界高手如云,对方却有如此野心,林风也不得不叹服啊。

    “可是试验却失败了,导致那牛曹村死伤近九成,所以大人此时不断闭关炼药,打算炼制出更加完善的药物,所以才会命我在此看守,不允许他人染指这灵泉。”

    “那么你的主人在哪?我要找他聊聊!”林风眼眸深邃的道,他知道这样的祸害要是不除,他们的制药厂就开不起来。

    “他就在距今十里外的迎风亭附近的一个山洞里,到了那里就好找了。”此时中年已经是全盘托出了。“好了,我已经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了,给我一个痛快的吧?”

    “你们做了那么灭绝人性的事情,害了一村的人,还想死的痛快?”林风冷哼道。

    中年立刻就紧张起来:“你什么意思,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林风哈哈大笑:“我们可是敌人,敌人说的话能相信吗?要怪就怪你太天真了!”

    语毕,林风便后退了几步,同时撤去火圈,那些行军蚁再度一拥而上。

    “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中年惨叫着,而后被行军蚁吞噬。

    “现在看来,是你不得好死。”林风耸了耸肩,一点也不在乎。

    宁婉走了过来,脸上写满了无奈,道:“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吧,那个万毒魔君看起来似乎很不好惹,我们还是不要去招惹他比较好。”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就出手。你没听过这首歌吗?”林风抬步朝前走去,打算去料理那个万毒魔君。

    宁婉急忙跟上,焦急道:“我们是生意人,一切与生意人无关的事情都不该沾染,你不觉得你树敌太多了吗?”

    “啊哦,纠正一下,你是生意人,而我不是。严格来说,我都不知道现在的我,能不能算是人。”林风调侃的笑了起来。

    “你到底要做什么?”宁婉有些生气了。

    “这不是显而易见吗?我刚才也说的很清楚,人渣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林风坦然说道。

    “所以魔鬼就成了上帝?你以为你能拯救天下苍生?”宁婉挪揄的笑了起来。

    “我永远都不会是上帝,要是也是阎王,断生死明善恶的阎王。我不说拯救天下苍生,我没那么伟大,我只管眼前所看到的。”林风也不生气,他并不是要做什么好人,只是单纯的看不过眼而已。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那一套评判善恶对错的价值观,但就万毒魔君这件事来说,但凡还算是个人的,都不可能毫无动容。

    林风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人,但这件事情能让他有所感觉,至少能让他感觉自己还有人性。

    否则当他遇到这种事也波澜不惊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才怕是真正的魔化,变成一头杀人不眨眼的怪物。

    宁婉知道自己说不过林风,只能无奈叹息:“那你想怎么对付那个万毒魔君?”

    “挖眼、剐舌、剥皮、抽筋、凌迟、碎骨、掏心。”林风一口气说了一连串。

    “花样这么多,你想好用哪一样了吗?”

    林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而后一脸认真的说道:“我的意思是全部让他来一遍!”

    宁婉顿时娇躯剧震,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