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

    嗡!

    随着这个字,从林风口中传出,一股无形的杀气,立刻就鼓荡开来!

    唰唰唰!

    周围的树叶纷飞,此地的温度瞬间降至冰点!

    那头狮王龇牙咧嘴的顿时一僵,然后仿佛遇到了魔鬼一般,嗷呜惨叫一声,朝着后方疯狂逃离。

    这是野兽的本能,它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绝对赢不了眼前这个生物,一旦出手就是死亡,所以它选择了逃离。

    其他狮子也都是如此,感受到林风身上的杀气,一个个毛发炸立,屁滚尿流的四散奔逃。

    这……怎么可能!!!

    看到这里,大傻强两兄弟都惊呆了,这个家伙竟然连野兽都能吓退?他还是人吗他?

    这一刻,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好了,既然我们已经帮你找到这口泉了,你也是时候放过我们了吧?”老大脸色煞白的问道,他现在是一刻都不想跟这个魔鬼待在一起。

    “唰!”

    话音刚落,一道寒芒扫来,老大便身首异处了,到死他都不知道是什么杀了他。

    林风扬起自己的手,嘴角噙着一缕笑意,自己的武学又精进了不少,光凭一道掌风就能杀人于无形。

    这样就算是动手杀人,也不会被查出来,因为这根本违背了自然原理。

    “你,你对我哥哥做了什么?”大傻强惊恐的问道,他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打算放过他们

    “这还用我解释吗?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林风冷笑道,这家伙是被吓傻了吧?

    “你之前明明说过放过我们的,你骗了我们!”大傻强吼道,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抖,这个混蛋估计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放过他们吧?

    “你们不也骗了我吗?”林风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道。

    大傻强看了林风一眼,而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他必须逃,逃离这个魔鬼的身旁,这样他才会有活下去的希望。

    但林风怎么会给他机会呢?凛然一笑,而后也挥动了手掌,大傻强也跟着人头落地了。

    “让他们离开就是了,为什么非得要杀了他们呢?”宁婉走了过来,叹气说道。

    “放心吧,这里很多野兽的,肯定会把他们啃得只剩下骨头,到时候就算被警察发现,他们也会认为是野兽吃掉了他们。”林风笑着说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宁婉个都快气运了,这个家伙果然是个魔鬼,率先想的竟然是怎么毁尸灭迹。

    “这些人留着是祸害,如果不杀了他们,还有更多的人会死在他们的手里。”林风解释道,人渣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好吧,我们先想着怎么处理这泉水吧?”宁婉也不再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找个开发队过来,把这个地方保护起来,然后建造个医药工厂,就在这里开始生产。”林风说道,要将这些泉水带回去不太可能,毕竟他们的药物可是要批量生产的。

    “林风,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宁婉突然示意林风安静下来,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什么声音?”林风疑惑的道,他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就是滴滴滴滴的声音。”宁婉说道,这声音那么大,林风怎么可能会听不到呢?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大傻强的尸体竟然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该死的!”林风急忙冲向宁婉,然后将她扑倒在地。

    轰隆...

    几乎在他扑倒的瞬间,大傻强体内的炸弹爆炸了。

    余波震出二十米,一些野兽当场就气绝身亡,剩下的都吓得狼狈逃窜。

    过了几分钟,大概是确认林风二人死透了,一道身影才缓缓从一棵大树上跳了下来,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这是一个男子,相貌很普通,任谁看他一眼都会把他当成是普通的农民看待。

    如果林风现在能抬起头来,便能发现这个男子就是之前和他有过交谈的那个好心的老大哥。

    “很遗憾,我是不会让你们破坏大人的计划的!”中年望着昏倒的林风二人,嘴角泛着一缕阴沉的笑意。

    而后,他便俯下身,手上一抖,一把匕首便浮现在手中,直接伸向林风的喉咙。

    死后再补上一刀,这是职业杀手才明白的要领。

    “唰!”

    可就在此时,原本应该被炸死的林风却猛然睁开双眸,一拳轰向中年,中年当即便横飞而出。

    “砰砰砰...”

    中年撞断一棵又一棵的树木,这才缓缓停下来,而后瘫坐在地,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可是他顾不上查看自己的伤势,猛然瞪着林风,震惊的道:“你……怎么会没事?”

    “皮糙肉厚,有什么办法?”林风冷笑道,他在爆炸的瞬间就发动了神脑,阻断了接近八成的爆炸力。

    中年立刻就反应了过来,惊愕的问道:“你一早就知道我要杀你?”

    “你接我烟的时候,我察觉到了你的手,你的手指有些弯曲,中指和食指同长,这是用枪超过十年以上才会导致变形的手。试问一个普通农民,怎么会有一双用枪的手?”林风冷笑说道。

    他在这方面可是行家啊,对方想瞒过他还太嫩了。

    中年立刻阴沉着脸,他的演技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应该已经完美的骗过这小子了才对,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一环露了馅。

    一旁的宁婉已经傻眼了,这个家伙难道是个细节控吗?就连这个也注意到了?

    这一刻她也不得不佩服林风,她就说嘛,炸弹滴的那么大声,林风怎么可能会没发现。

    “好了,废话说到这就可以了,我想你肯定不介意告诉我,你说的那位大人到底是谁吧?”林风来到中年的面前,笑眯眯的问道。

    这个笑容落在中年的眼中,简直就是恶魔的微笑。

    他亲眼看着林风杀了那两个可怜虫,他知道林风和他一样,不是个省油的灯。

    “杀了我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中年冷哼道,他并不怕死。

    “死?你觉得我会那么便宜你吗?”林风诡异一笑,一把扣住中年的嘴巴,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药物。

    “你给我吃了什么?”中年顿时惊恐大叫,他知道这小子绝对是想折磨他,然后从他口中逼问出一些东西。

    “类似于兴奋剂一样的东西,他会让你在接下来的72个小时里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但相对的他也会透支你的生命本能,不过别担心,你一样要三天后才会死。”林风咧开嘴,笑的仿佛一个偷吃糖果的孩子。

    但是他的话语,却是冰寒仿佛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