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起走进山中,那山路的确如大傻强说的那样,非常的难走,蜿蜒曲折。

    三人走了三个小时,才走了一半的路程,这是因为带着宁婉这个弱女子的原因。

    宁婉体力不行,只能走走停停,如果林风一人独行的话,估计一个小时就走完了所有路程。

    此时天已经渐渐暗拉下来,大傻强用柴刀劈下一些树枝,三人扎起了火堆,打算过了这个晚上再赶路。

    因为大晚上走山路是很危险的,这是常识。

    林风将大傻强带来的帐篷搭好,准备在这里睡上一晚,当然,是林风和宁婉睡在一起。

    “林风,你过来一下...”就在此时,宁婉站在一个矮坡上,脸颊绯红的对林风招了招手。

    “怎么了?”林风起身走了过去。

    大傻强也想跟过去,但是宁婉便立马摆手,道:“你别来,林风过来就行了。”

    等林风来到她的跟前,宁婉便羞涩的道:“我想上厕所,你陪我去吧。”

    林风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宁婉想上厕所,但是又不敢一个人去,所以才叫上了他。

    “走吧!”林风便在前面带路,然后找到一个小树丛。

    宁婉便表情不自然的道:“那个,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就行了。”

    宁婉便走向树丛,结果发现林风还在看着她,立刻气恼的道:“你倒是转过头去啊,难不成还想看我上厕所吗?”

    “哦哦..”林风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转过身去。

    而这个时候,林风便听到吸吸溜溜的怪声。

    宁婉羞耻的想死,果然自己不敢跟过来,早知道自己就在酒店等林风了。

    现在方个便都不方便。

    “那个,你要不要纸?”林风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

    “你不要转过头来!”宁婉惊恐的吼道,吓得声线都变了,就怕林风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我没有转头。”林风连忙说道,心里哭笑不得,这女人怎么想的,自己像是会干偷窥这种下流事的人吗?

    宁婉连忙穿好裤子,然后走到林风的身边,细若游丝的说了一句:“走吧,我好了。”

    之后林风他们安顿好了便进入帐篷之内休息,因为帐篷的位置太小了,两个人都不得不紧紧的挨在一起。

    就在此时,林风不禁嗅到宁婉那身上甜甜的气息,顿时有些心猿意马了。

    宁婉她是一个成熟且妩媚的女人,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对林风自然也是如此,即便她是小姨...

    而宁婉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她是林风的小姨,但她却怎么也没办法把林风当成是自己的晚辈看待。

    因此,她的呼吸也渐渐的有些急促了,忍不住背过身去,背对林风,尽可能的消除这尴尬。

    不知不觉,就到了凌晨四点了,而这时守在外头的大傻强却猛然睁开双眼,先是抬头看了帐篷一样,眼中闪烁着一丝歹意。

    然后他便望向不远处的一片黑树林,而这时黑树林也随之走出了两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来到大傻强的面前。

    “老三,怎么样了?”其中一人小声的问道。

    “两个人都睡过去了,先把那男的宰了,那女的留着,长着很漂亮,够我们玩一段时间了。”大傻强说道,这个时候的他一点也不傻,嘴角泛着阴森的笑容。

    “我要先上!”大傻强的二哥淫笑说道,他已经有些按捺不住。

    “不可能,人是我引来的,应该我先上。”大傻强不满的说道,显然他们三兄弟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每次有人来这里观光,他们三兄弟就会打着给对方引路的借口,把对方引到这山里然后杀人越货,男的直接杀了,女的就先女干后杀。

    “这些事情,等解决了两个人之后再说,着什么急?”大哥呵斥一句,然后抄起一把柴刀朝着帐篷走了过去。

    大傻强和他二哥便不再争执,同时拿起刀朝着帐篷走去,打算了结了林风。

    “唰!”

    可等他们掀开了帐篷的时候,顿时就傻眼了,因为里头空空如也,林风二人早就不知去向了。

    “你是怎么知道他不是好人的?”可就在此时,一道询问声在不远处的矮坡传来。

    大傻强三兄弟便望了过来,便看到林风和宁婉同时站在矮坡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因为他看到你太淡定了,你这样的美女,但凡是个男人都会多看两眼,但他却不是。他明明很想看,却极力克制了自己的冲动,强行挪开了目光,就是为了不让我们觉得他是坏人。”

    “可他越是这么做,就越是证明他心怀叵测,欲盖弥彰。”原来林风在见到大傻强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

    听到林风的解释,宁婉有些脸红了,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的漂亮的?

    尤其是林风这样的男人,这种夸奖也就更有价值,也更显得真实。

    听到林风的解释,大傻强三兄弟都傻眼了,仅凭一个眼神,这家伙就察觉到了?

    似乎看出了他们的疑惑,宁婉也跟着笑了起来:“其实不怪你们不小心,而是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妖孽了,身体里像是住着一只千年老妖似的。”

    林风苦笑着摸了摸鼻子,看来自己以后又多了个外号了。

    “既然你知道他们想使坏,那为什么还要跟他进来,害我遭罪。”宁婉幽怨的道。

    “那是因为我也想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知道那口泉水在哪里。”林风不愿放弃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大傻强三兄弟都恼火了,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看到他们三个手里都提着刀,而且打算杀了他们,竟然还在他们面前自顾自的聊起天来了,这压根没把他们三兄弟当回事啊。

    他们三兄弟杀人越货干过两次了,每一次对方都是哭爹喊娘的求着他们仨放过他们,可像是眼前这小子这么淡定的还真是从未见过。

    “万一他们真的不知道,只是用来糊弄我们的呢?”宁婉说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不是。

    闻言,林风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那这样的话,我就只能请他们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