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林风和宁婉达成了协议,准备大批量的开发医药市场,所以后面又接连推出了几个产品,虽然销量都不错,却都没有达到林风预期的那种效果。

    林风左思右想之后,发现问题应该是出自水质上面,都市的自来水即便再如何过滤,都会存在一定的杂质,对于药物的制作并不符合。

    所以林风就让宁婉找了一些优质水源的资料,准备去实地考察一下,两人驾车前往一个异地的小村庄里。

    根据资料所示,这里有一处山泉水,格外的具有灵性,富含各种有效矿物质,村民们都以这水饮用,因此都很健康。

    所以林风就来到这里,打算看看水质如何,能否成为他的药引子。

    这时,宁婉也从车上走了下来,她身穿白色的素裙,戴着一顶白色的礼帽,和一副蛤蟆镜,配上那精致的五官,看起来就像是明星似的。

    那些当地人从来没有见过宁婉这样肤白貌美的大美人,一时间竟然都看傻眼了。

    “老大哥,请问牛曹村怎么走?”林风走向一个骑摩托车的中年人,给他递上了一根软中华。

    那中年人就算再不识货,也知道什么是中华,这种烟他可抽不起,所以格外恭敬的接过林风的烟,然后回答他的问题。

    “往西走十里地就到了,你去那干啥啊?那地方闹鬼啊!”那个中年人谈及色变道。

    “啊?怎么会闹鬼呢,我听说那村子里头的人都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一个个青春常驻,延年益寿,所以想要去看看。”林风疑惑的道。

    “唉,那是之前的事情了!而就在一年前,那个村子里的人就几乎死光了,活下来的人,也都变得模样怪异,脾气古怪,都不怎么出来见人了。”

    “他们是怎么死的?”林风眉头一皱,这件事情太过古怪,难不成自己又白跑一趟了?

    “还不是你说那口泉,之前的确是一口灵泉,我就喝过一次,那叫一个甘甜啊,比饮料都好喝。”

    “但是就在一年前,那口泉不知怎么的就变了,味道变了,颜色变了,但凡喝过的人,用不了多久就会生病,而后接连死去。就连警方去调查都调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警告我们这些当地人不要靠近那个村子。”

    “那你说的闹鬼是怎么回事?”宁婉连忙上来追问道。

    “那是因为那个村子的人死光了之后,就好像中了邪似的,每天到了夜里村子里就会响起女人的惨叫声,每天晚上都这样。以前有个挑大粪的晚上从那路过,说看到一棵树上挂的全都是死人,就是那村子里的村民,他当时就吓瘫了。”

    “现在啊,晚上都没人敢靠近那个村子了,听他们说那个村子是被诅咒了。”

    现在的牛曹村在当地人看来就是不祥之地,大白天的都没人敢去,更加别说是晚上了。

    林风脸色很难看,他开了八个小时的车,到了这里结果得到这样的噩耗,这让他后面的开发还怎么进行。

    当然,林风可不相信有什么鬼,就算有鬼,只怕也会怕他这个万魔之王。

    “你们还是别去那个地方了,那真不是啥好地方,俺大白天老远从那经过一回,都看到那村子里飘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你们要是去了,指不定得出啥事。”那中年操着一口乡音劝道。

    “放心,我们不去。”林风说道,既然那口泉水已经没用了,那他也没有继续去调查的必要了。

    “你们是要找那口泉水吧,我知道那口泉水在哪。”正当这时,一个留着寸头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穿着件大背心、大裤衩,眼神贼溜溜的。

    “那口泉水不是已经被污染了吗?”宁婉问道。

    看到宁婉,年轻男子立刻眼前一亮,被她给惊艳到了,但很快他又收回目光,解释道:“你们说的是下游的泉水,上游的泉水没事。”

    “哦?那你能带我们去找那口泉?”林风问道。

    “嗯,给点车马费就成,三千块!”男子直接狮子大开口,他看得出来林风很有钱,从林风开的车他就看出来了。

    他听朋友说过,叫什么悍马。

    “三千块太贵了,一千块!”林风说道,他可不能一下子就答应下来,在这种地方最好是不要充大头,否则就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穷乡僻壤出刁民,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千块太少了哥,我要带你们去的地方可是深山野林,光走路都得走个几个小时,而且山路难走不说,蚊虫还多,指不定还会遇到一些野兽什么的,低于两千块都是没人去的。”年轻男子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

    “那两千就两千吧。”林风假装思索一下,然后才有些不情愿的拿出两千块。

    他不能让对方知道他很渴求找到那口泉,否则就指不定他会坐地起价。

    “大哥怎么称呼啊?”拿过钱点了一下,年轻男子才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我叫林风,兄弟怎么称呼?”林风问道。

    “你叫我大傻强就成了,别人都这么叫我。”大傻强憨厚的笑道。

    还真是个具有乡土气息的名字啊。林风哭笑不得。

    “那么大傻强,你赶紧带我们上山吧?”宁婉催促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她可不想拖到深夜。

    “着急也没用,按照这个时段,今晚怎么也得在山上过一夜了。”大傻强一边在自己的摩托车上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怕其实宁婉倒不怕,有林风这个超级保镖在这,她没什么好担心的。

    主要是她不想在深山老林里过夜,她这细皮嫩肉的,哪能经得住蚊虫的摧残。

    不一会儿,三人便来到一座黑漆漆的山脉中,不知为何,站在那山脉之下,林风有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怎么了?”看到林风的脸色不对,宁婉急忙问道。

    “这条山脉,让我觉得很不舒服。”林风眉头深锁,直觉告诉他,这座深山之中,必定隐藏着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