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少废话,你是我生的,没有我就没有你的今天,现在翅膀硬了就想飞?没门!”寒儿父亲冷哼道。

    “你老老实实的把钱交出来,我就让你走,到时候你爱跟谁,爱死哪去,那都不关我的事。”寒儿母亲冷哼道。

    “我没钱。”寒儿冷着脸道,就算她有钱,也不会给他们。

    自己这些年来给他们的钱已经够多了,一百万?自己哪里有这么多钱?

    “你没钱,你男朋友不是有吗?”寒儿母亲冷笑的望着身旁的林风。

    显然她是把主意打到林风的身上去了,她也听周正宇说了,林风是个大人物,肯定很有钱。

    “说什么傻话,什么一百万,至少两百万!”寒儿父亲跟着吆喝道,他要更加贪心一些,眼看以后寒儿再也没办法给他们赚钱了,这个时候就应该狠狠的敲她一笔。

    两百万,还了周正宇的外债之后还能有剩下的,这样就挺好的了。

    “他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男朋友,你们算计我就算了,居然还算计到别人的身上去了,你们还要不要脸了?”寒儿没想到自己的父母竟然能够无耻这种地步。

    自己对他们来说是什么,可以售卖的货物吗?

    “那就两百万好了。”而就在此时,林风冷笑开口。

    “林风,你别搭理他们。”寒儿连忙转头对林风说道,林风已经给了她一套房了,她怎么能让林风再出两百万呢?

    林风却摇了摇头,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先去收拾东西吧,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

    “小子,就是你打算出两百万买我的女儿?”寒儿母亲冷着脸对林风问道。

    “没错。”林风取出一张支票本,准备写一张支票给他们。

    “写三百万!”寒儿父亲连忙喊道,他看到林风这么干脆就答应了下来,当即就反悔了。

    两百万太少了,得要三百万!

    林风也眉头一皱,抬头看了他一眼:“可你刚才明明说只要两百万。”

    “我改变主意了,不行吗?”寒儿父亲冷哼道。

    “好,我就给你三百万,不过从今往后,寒儿和你们一家没有任何关系!”林风冷冷的说道。

    “可以!”寒儿父亲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正当这时,寒儿便也从房间里头走了出来,刚好听到自己父亲的话,而她的表情变得更加冰冷。

    “这里是三百万。”林风手里夹着一张支票,示意寒儿父亲过来拿,同时嘴角浮现一道冷笑:“同时,这三百万,你可以选择用来替你儿子还债,也可以选择用来...救你自己!”

    就在寒儿父亲手里拿上那一张支票后,林风猛然一拳打出,寒儿父亲顿时横飞而出,口吐鲜血。

    “你干什么?”寒儿母亲立刻愤怒的对林风吼道。

    “恶魔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你们敲诈魔鬼,就理应为此而付出代价。”林风残忍一笑。

    “我...我的腿没知觉了,我的腿没知觉了!”寒儿父亲顿时大吼了起来,脸上写满了惊恐。

    “我把你的腿给打断了,这三百万你可以用来还你儿子的债,或者是用来治疗你的腿。”林风说道,这笔钱他算了一下,刚好能治好对方的腿。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寒儿的父母,林风估计直接宰了他们都有可能。

    但现在他们也绝对不好受,还了周正宇的债务,他们就没钱治疗自己的腿,周正宇本来就是个烂赌鬼,现在又成了残废,根本不可能出去赚钱。

    他们一家的开支,马上就要落在寒儿父亲的身上,而他父亲如果也成了残废的话,他们就得吃土了。

    可要是不还债,他们就只能拿房子去抵押,一家子全部得流落街头,不管他们作出哪种选择,结果对他们而言都不太好。

    林风便拉着寒儿的手,朝着门外走去,而在踏出家门的时候,寒儿潇洒的将钥匙丢在了地上,这个地方她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钱,我的钱!那是我的钱!”周正宇急忙推着轮椅去抢自己父亲的支票,却连看都不看自己的父亲一眼。

    他的眼中闪烁着精芒,连忙给自己猪朋狗友打电话,道:“老朱,马上开车来我家借我,我们今晚去新开的那家赌场玩两手!”

    “周正宇,你疯了吗?那是给你爸爸治疗腿的钱!”寒儿母亲急得大叫道。

    “妈,我去玩两手,马上就回来了,我去搏一搏,三百万没准就成了三千万了。”周正宇还是死心不改的道。

    现在有了这么一大笔钱,够他挥霍很久了。

    说着,周正宇便推着轮椅走了出去,就算是现在双腿都没有了,但依旧阻止不了他那好赌的心,这就那可悲又可恨的赌徒心理。

    “逆子!逆子啊!”寒儿父亲瘫在地上大吼,再度气得吐出一口鲜血。

    ..........

    “停车!”

    林风开车送寒儿回住处,可到了半道上,寒儿却大吼了一声。

    林风顿时不解的望着她:“怎么了吗?”

    寒儿不说话,伸出手便开始脱衣服,等脱完了上衣之后,她便直接扑到了林风的怀里。

    林风都呆住了,道:“你这是怎么了?”

    “还债!”寒儿执着的道:“我知道我这辈子欠你太多,一时半会儿没办法还你,所以我想先还一部分!”

    寒儿不想欠林风太多,所以便打算先还给林风一部分。

    现在的她一无所有,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最宝贵的贞操了。

    但林风却按住了她的肩膀,摇头苦笑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发生了关系,那也不是因为我想要你还债,而是因为你喜欢上我。”

    “我不想以还债的名义,剥夺你最珍贵的东西,我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林风郑重其事的说道。

    “那如果说,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呢?”寒儿目光灼灼的盯着林风。

    林风为之一愣,而后面带邪笑的道:“那么,你会被ri死的我跟你讲!”

    而后,林风便将寒儿反压在身下,不一会儿林风的汽车就剧烈的晃动了起来。